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一百六十六章 陈年往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水流云在 书名:洞房失宠妃
    “吴嬷嬷,你还记得何答应,也就是当年母后的贴丫鬟雨珍么?”

    吴嬷嬷的体猛的一抖,浑浊的双目瞪得斗大。

    宋昱的脸上闪过痛苦神色,别过头看向别处,艰难的开口:“她的妹妹还活着,当年她们姐妹两个一同入宫,本以为做个宫女熬过五年之期便可出宫还乡。可是,谁也没有想到父皇一夜的宠幸竟然让一个小小的宫女怀上了龙种。怎奈那宫女在生产之时难产而死,死后才被封了一个小小的答应。前些子本王手下的人找到她,才知道这些事三弟也是在她口中得知,这也便是他一直和我为敌的原因。我不怪他,甚至愧对他。吴嬷嬷,我会替母后赎罪,救他出来。”

    吴嬷嬷的脸色渐渐灰败,颤抖着唇想要说什么,却又言又止,半晌才道:“当年孝慈皇后也是迫不得已,王爷不该怪她。老想问王爷一句,难道您连王位也想让他么?那么老奴和孝慈皇后做的这些,算是什么呢?”她又看了卫幽兰一眼,笑得古怪:“况且,王爷若想保护要保护的人就不该这般儿女长!”

    宋昱脸色不变,眉头却是微微一皱,他抬眼看了卫幽兰一眼,淡淡开口道:“这些事就不劳吴嬷嬷再费心了,本王自有分寸。”

    “还请王爷切莫让孝慈皇后的在天之灵失望,既然王爷主意已定,老会按照府上的规矩自讨杖责以示对加害小世子的惩罚。”她说着看了卫幽兰一眼,低声道:“红颜易老,也请姑娘有所准备,莫要执拗,否则受伤的只是自己。”

    子矜微微一愣,抬头看向韩婆,韩婆却已经转过目光,对着安王福了福:“老会替王爷遣散那记名侍妾,明就此离开。”说着,声音竟有些生涩,略带哽咽,面容却是丝毫未变:“这也是老为王爷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说罢,她深深看了安王一眼,似乎想要把他印进脑子里,然后缓缓的转,脚步略略蹒跚却走的不卑不亢,渐渐消失浓浓夜色。

    卫幽兰望着她的背影心中突然萌生起一股敬意,领悟到她的意思却不由微微苦笑。

    红颜易老,容颜不再,她当真能抓住他的心一辈子么?她这可是在劝自己放弃执念,甘愿与别的的女人分享他。

    这个吴嬷嬷,倒是将她看的很是透彻呢!

    心中这样想着,她感慨的走到宋昱边,叹道:“爷,吴嬷嬷年纪大了,哪里经得起板子,王爷就替她免了吧。老家也别回了,让她留在府里岂不是更好?”

    抬头,却见宋昱眉头紧蹙,灯光中,眉宇间留下淡淡褶皱,黝黑的眸子蒙上一层读不懂的昏黄,幽深而不宜触摸。

    “王爷?”

    卫幽兰忍不住去拉他的衣袖。

    他微微回神,却突然抱住她,将头深深埋在她的肩窝,声音沙哑:“兰儿,叫我昱,以后都叫我昱。”

    桌上的烛火闪烁着跳动,卫幽兰伸出双手环住他,感受到他难以言语的悲伤绪,她的心颤起来,话也不由自主的说出了口:“昱……”

    他低低笑起来,温的气息喷吐在肌肤上,将每一片肌肤烫的灼

    “好,就听你的。”

    他没有抬头,闭上俊目声音沙哑的说着。

    卫幽兰没有动,她抬起一只手迟疑而轻柔的去轻拍他的背,猜想他是为母后杀害宁王母亲的事实而心痛,柔声安慰道:“孝慈皇后无论是对是错总是为了昱好,况且深宫似海,皇后娘娘又是众矢之的,面对诸多的勾心斗角,她这样做也是为了保全自己啊。过去的便叫它过去吧,何必再次追究,反倒自寻烦恼呢?”

    宋昱并没有说话,只是将卫幽兰抱得更紧,醇厚的男气息将她浓浓的包围着,一股暖流在两人之间无声的涌动,良久他才道:“母后是善良的,后宫尔虞我诈,我不怪她。可是兰儿,我不希望你也变成那个样子!我宋昱发誓,从此以后,无论我能否荣登大宝,我边的女人,都只有你一个。”

    他的声音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石子般的砸进心湖,激起层层涟漪。

    轻轻拍动的手蓦然滞住,搁放在宋昱肩头的下颚深深陷在衣衫里,看不到宋昱面容的卫幽兰,死死的咬住唇,眼眶微红。

    分不清感动还是感激,她只觉得满足。

    口涨得满满的,里面装满了无法描述的温暖。

    或许,有他这一句话便已足够。两个人从相遇相识到相知相,经历了太多的波折,其中有苦痛、有欢笑,有欺骗,也有信任,正是因为他们彼此都坚守着这份,才会有今天。

    良久,她抿着唇推开他,宋昱诧异的看她,她淡笑着踮起脚尖主动送上红唇。

    红唇辗转,若即若离,带着几分惑。他不自的擒住那唇,与之纠缠缠绵,气息交杂在一起,他的呼吸蓦然粗重起来。

    他吻得忘,正要撬开贝齿,深入索取,她却又将他推开了。

    宋昱口一起一伏,恼怒的看着她。

    卫幽兰笑得调皮,手心里的碧绿丝带妖娆魅惑,她低下头将它仔细的缠在他的左腕上,一圈一圈,用着与第一次不一样的心,她打了个死死的结,抬起头,她的笑在昏黄的烛光中温柔而坚定:“兰儿也定不负宋昱的意。”

    宋昱忽然笑起来,仿佛乍开的璀璨烟火,爽朗的笑声穿过云霄,天地都为之动容。

    “兰儿,你知道的,答应了我,便是一辈子……”这是一句陈述的话语,却不让她有丝毫反悔机会的言辞。

    在沉声说出之后,不再给她喘息的机会,他的唇,已经深深的烙上了她的樱红。

    烛火依然摇曳闪烁,昏黄的地面上,两个分开的投影缓缓靠近,终究重叠为一个,他一脸灿烂的笑容,紧紧的拥着她的子,翻让她在上,理解着她子的不便,自己一人支配着一切。

    上的人儿满脸通红,如此姿势,委实让人羞愧,却也不能奈何,只得随他轻轻摆动着子。

    一阵风吹来,烛火熄灭,只剩两人炽的呼吸,温暖了天地……

重要声明:小说《洞房失宠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