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一百五十六章 如泣如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水流云在 书名:洞房失宠妃
    小思锦对宋昱送给她的玉佩产生了很大的兴趣,胖乎乎的小手指捧着那玉佩,口中咿咿呀呀,突然歪了歪小脑袋,张嘴在宋昱的俊脸上啃了一口,“吧唧”一声,宋昱的脸上顿时沾满粘稠口水,阳光照过来,那口水闪着莹莹的光。

    在场的人都忍不住笑起来,宋昱也是忍俊不,抬眼看到卫幽兰正望着他向往的笑,竟不由一怔,阳光明媚,她的脸上泛着柔和的光芒,一如初见时,倔强而不服输的她,艳若桃李。

    就在这时,却忽然感觉上一股湿,低头一看下摆不知为何湿了一片,马上明白了什么,脸上不由微微变色,卫幽兰也已发现,急忙接过他怀中的小思锦,抬眼一看,他前雪白的锦缎上已经留下参差的山水画,湿嗒嗒的贴在上,甚至顺着下摆顺流而下。

    卫幽兰不由“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再看别人也是极力憋着不敢笑出来,小瑶脸色通红的抱过小思锦急急的下去换尿布。

    宋昱黑着脸看了一眼卫幽兰,声音依然冷冽却多了几丝溺宠的无奈,淡淡说道:“随本王去换衣服。”说着径直转进了里屋。

    卫幽兰急忙跟进去关了门,却见宋昱已经熟练的脱了上衣,弄脏的衣服随意扔在一旁,着上在衣柜中不耐烦地翻着衣服。

    明媚的光晕打在他麦色的肌肤上,浮起一层柔和的光晕,他背对着她,肩上的线条刚硬优美,这是力量的象征,同时也描摹出男子完美的材。

    卫幽兰突然觉得今天的天气特别的好,没有了冬的寒冷,天已经来临,洋洋洒洒的光晕打进屋内,划出一圈圈五彩的光圈,照在雕花的格子上,在地上投下斑驳的光影。

    她走到一旁润湿了一块帕子,外面的阳光进来,水盆中的水波光粼粼,金色漾,仿佛镀上一层金箔。

    “爷,先擦一下子吧。”

    卫幽兰走到他边,将冒着气的帕子递到他跟前,见他额上依然挂着细细的汗珠,忍不住踮起脚为他仔细的擦起来,他体微微一僵,见她擦的专注,浓密的睫毛在他眼前微微颤抖,仿佛展翅的蝶翼,阳光在她脸上投下清淡的影,她抬眸看向他的额头,没有注意到他眼眸中冰雪般怦然化开的刹那,梨雪翻飞,美的不可思议。

    她的腕上依然系着那根绿色的丝带,鲜艳的颜色衬得她的腕白皙如雪,剔透的仿佛没有一丝杂质的羊脂玉。

    “本王今天审问了许墨。”

    他望着她,淡淡的开口。

    卫幽兰的手微微僵住,她怔了怔收回高举的手,微微迟疑才抬头看他,捏着帕子的手不由自主地抓紧,尽力平静的问道:“他……说什么了?”

    “他是一个很让人敬佩的男子,你有这样好的师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宋昱淡淡看她一眼,声音突然有些沙哑,他随手扯了一条衫子披在上,转坐到圆桌旁,径自沏了壶茶,皱了皱眉却又想到今见到许墨时的景。

    那时,他说:“草民自当如实相告,王爷尽管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至于刺杀皇上的原因,草民是不会说的,这一切的事兰儿都不曾知晓,王爷也不必去为难她,总之,一直以来,魅影都是以草民的意愿为主,刺杀皇上的事也一直是我的主意,可是,我却忘了做兄长的责任,将兰儿疏忽了,兰儿她从小就活的苦,还请王爷好好待她吧,一切的责任由我来担便是。”

    听到这些话的他,那时是何等的震撼呢!

    “王爷?”

    卫幽兰一直在观察着宋昱的面部表,见他的脸突然沉的厉害,只怕许墨出了什么差错,不由紧张的出声询问。

    宋昱这才抬起头看她,眼眸中的绪忽明忽灭,他皱眉看她,中却是汹涌澎湃,似在极力挣扎,又似在期盼着什么。

    “许墨告诉我,你心中一直是有本王的,你可不可以告诉我,许墨说的是真是假呢?”

    他突然开口,凌厉的眼神直直望她,仿佛想将她看个透彻,不放过一丝一毫。

    卫幽兰猛然怔住,被他的目光所,她躲闪着,慌乱的后退,不知该如何作答。

    伪装了这么长的时,面具突然被撕裂,她不知道,她该喜还是悲呢?

    仿佛偷东西的毛贼,作案已久,却终于被抓住,人证俱在的况下,她该极力否认还是该承认呢?

    可是,她所预料的不是这样的,在这样的况下,许墨的生命危在旦夕,他却来问她,她的心里有没有他,他,又是打得什么主意呢?

    “告诉本王,你不是一直都敢作敢为的么?”

    他站起来一步步近她,黝黑的俊目凌厉似剑,直直的探入心底。

    她**到墙角,再也无路可退,想起往种种,犹觉酸楚,怔怔抬头看他,眼中已经不自觉渗出泪意:“那么你呢,你前告诉我已不再信我,现在又来苦苦相,这是为什么,许墨说的是真是假对王爷能有什么意义,还是王爷想趁机再侮辱我一番,好让我的心痛的更厉害?”

    她如泣如诉,双眸中是闪闪的泪光。

    宋昱果真停下了脚步,耳畔传来的是她的声声质问,自己心中也觉得恍然起来,他恨了她那么久,一直在想着该去如何报复,今有人告诉他,她其实是着他的,只觉被带错了方向,却也不知道是该欣喜还是可悲,只觉得可笑,可是,她曾那么无的伤害他,把他当成小丑一样利用他,那些伤疤深深的刻在心中无法抹去,现在的他们,又该如何面对这个可笑的笑话?

    外面的阳光依然照得明媚,卫幽兰怔怔的望着他,手不自觉地抚向小腹,幽幽的叹着气,她以为,她今就可以告诉他,他们那还未出世的孩子的存在,现在这个当口,她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也许冥冥之中,她希望他告诉她,他其实也是一样的,他的心里,同样,也是有她的。

    可是,就算心中有她又能如何呢?她伤他那样的深,他终究还是会恨她的啊……

重要声明:小说《洞房失宠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