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一百五十三章 无聊家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水流云在 书名:洞房失宠妃
    树木的枝丫开出嫩绿的芽来,昭示着新的到来,迎花那鲜嫩的黄色随风抖动,在橘黄的微光里越发温馨鲜活。/

    腕上的绿色随风飘动,蝶翅般的飞舞盘旋,宛如时拂动的枝条。

    她曾经用这丝带缠住他,今,他以同样的方式回报她,一圈一圈,青丝绕,难辩,双双被网网住,便像那粘在网上的蝶,苦苦挣扎,望不到天

    今,前院传话来,说是王爷叫她去用膳。

    这让卫幽兰多少感到有些意外,穿戴好,还是往前院去了。

    长廊空寂,庭院宽阔华丽,厅堂里,宋昱居首而坐,旁边坐的正是艳美丽的苏暮妍。

    “兰儿妹妹,你来啦。”苏暮妍温柔的开口,主人般的离座招呼她,亲昵地拉过她的手,将她按坐在了她旁边的位子上。

    卫幽兰无表的坐下。

    苏暮妍朝卫幽兰微微一笑,转头对宋昱笑道:“昱,今天兰儿妹妹来晚了,罚她喝酒好不好?”说着她起优雅的给卫幽兰倒了一杯酒,卫幽兰怔了怔,怕影响腹中胎儿,只淡淡笑道:“多谢苏小姐美意,只是兰儿今子不舒服,便以茶代酒吧。”这样说着,她抬手将桌上茶杯端起,抿了一口,又缓缓地放到了桌上。

    苏暮妍的脸色微微一滞,随即又浮上温柔的微笑,关心的问道:“妹妹子哪里不舒服,可有传大夫看过么?若是有什么不适便对我讲也行,都是自家姐妹,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么?”

    卫幽兰微微摇头,淡淡开口道:“不碍事的。”

    宋昱面无表听着,面容渐露不耐烦,皱了皱眉,声音冷漠的说道:“用膳吧。”

    卫幽兰毫无食,只吃了几筷,便再也吃不下,苏暮妍看在眼里,不由奇怪的笑道:“原来兰儿妹妹也喜欢吃酸的啊,这点倒是和我很像呢。”

    说到这里,随即了一块糖醋排骨放在她碗中,嘱咐道:“你倒是越发瘦了,吃这么少怎么行,这糖醋排骨味道不错,快趁尝尝吧。”

    卫幽兰微微笑了笑,望了一眼碗中那块油腻的排骨只是皱眉,她突然觉得无奈而悲哀,她以为她可以忍受,可是,她发现她真的不适合呆在他边,与他的女人争宠,这没有硝烟的战场,太过残酷,也太过无

    这顿饭气氛古怪而沉闷,卫幽兰受不了这种气氛,不由自主地向宋昱望去,不知他能否忍受这种气氛,却见他也朝这边扫过来,只是云淡风轻般的划过,轻微的不留痕迹,卫幽兰微微一怔,越发觉得煎熬,放了筷淡笑道:“王爷,兰儿有些累了,可否许兰儿早些离席?”

    宋昱面无表的看她一眼,微微颔首,不再说话。

    月色朦胧,时总是过得很快,转眼间,闪电般的闪过,青去了,岁月去了,只剩斑驳岁月,很快,化作的痕迹也烟消云散了。

    皎月转过楼檐,照到屋内支撑房屋的漆柱上,洒下淡淡银光,轻纱漫舞,静逸的不真实。

    这几在安王府,因为担心许墨的安危,每晚卫幽兰都睡得极不安稳。半夜里,卫幽兰翻了个,总觉得房间里有些不对劲儿,睁开眼仔细一看,重重纱帐的背后隐约出现一抹淡淡影,卫幽兰不经意的扫过,猛然紧了心弦,急忙起,抽出了放在枕头下面的匕首。就在这时,那人却从轻纱后走了出来,高高瘦瘦的量,脸上线条如篆刻般冷硬,却是一正气,让人无法与佞之人结合起来。

    “你是谁?”

    卫幽兰皱了皱眉,黑暗中这才发现他穿的是府内侍卫的服饰,抓紧了手中的匕首,心中却隐隐的放松了许多。

    “姑娘莫怕。”

    那人朝四周望了望,见只有卫幽兰一人,便放了心,低声开口道:“在下是潜伏在安王府的探子,我本是许堂主手下的一名杀手,名叫秦七,两年前奉许堂主之命潜伏在安王府,为的就是打探关于姑娘的消息。如今堂主遇难,在下无法与堂主联络,所以只好来寻姑娘。”

    卫幽兰皱眉,淡笑道:“空口无凭,阁下既然是魅影的人,那总会知道堂中的暗语吧?”

    那人抿紧的唇突然微微裂开一个口子,露出雪白牙齿,他淡笑道:“自是知道的,姑娘一试便知。”

    卫幽兰看了他一眼,以前,她做堂主之时便知道这些堂中的规矩,只是这魅影中明的暗的总共加起来有几千人,她不可能记住每一张脸,在江湖上行走,最怕的就是留下证据,所以用暗语是最安全的办法。

    卫幽兰低头思索片刻,才低声道:“水流心不竞。”

    “云在意俱迟。”

    那人低声接下句,欣喜笑道:“果然是姑娘了。”

    卫幽兰听他接的对了,不由放下心来,低声问道:“堂里人可好么?”

    秦七道:“安王还算守信用,只不过各座首领仍被困在一起,他这么做大多是怕我们东山再起了,在下已经私下联系了被遣散的兄弟,大家齐心协力打算将堂主救出去。”

    卫幽兰闻言不由苦笑:“许堂主本是为了救你们,现在你们又去救他,万物循环如此,果真让人猜不透,你且先去吧,万事小心。”

    秦七不由看她一眼,态度坚决:“请姑娘不要犹豫,吾等誓死要把堂主救出来。”

    卫幽兰抬眼看了看他,微微摇头,转望向当空明月,说道:“你退下吧,千万不要轻举妄动,我自有打算。”

    秦七皱了皱眉,眼眸中闪过疑惑,却不再说话,隐入层层罗帐中,消失在浓浓暗影中。

    为了一个人,再牺牲那么多无辜之人的命,对还是不对呢?

    他对她固然是最重要之人,可是,对于那些手下的亲人来说,又何尝希望看着自己的亲人去送死呢?

    眼前隐约浮现一张绝美脸庞,眼角带笑,对她温柔的笑。

    她曾说过,要努力的他的啊,可是……

重要声明:小说《洞房失宠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