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一百三十七章 借酒消愁(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水流云在 书名:洞房失宠妃
    卫幽兰一杯接一杯的喝着,直到那酒壶没有了先前的重量,稍稍一碰,“啪”的一声倒向桌面,却一滴也未洒出来。

    中仿佛燃烧着一把火,她怔怔看着那酒壶,喃喃道:“没了……”

    一只大手夺过她手中的酒杯,声音冷硬:“别喝了!”

    她抬眼看他,不知何时眼前的宋昱变成两个,交错的重叠在一起,他黝黑的眼眸像极了天空中灼亮的星光。

    “若我是天空中最飘渺的那颗星,你会为我驻足么?”

    她抓住他的手,紧紧地扣住,神激动地问。

    他的体一僵,深深的看她,半晌才从薄唇中迸出一个字:“会。”

    她笑起来,笑得万物都失了颜色,她起俯过去,俏鼻贴近他的脸颊,双眼迷离氤氲,两颊浮上一抹线润,伴随着清淡的酒香,她吐气如兰:“那么你愿意为我抛却苍穹所有星光么,纵使我是这般渺小,这般不值一提!”

    她的唇红润似刚开的桃花,尖尖的下巴优美的连接着洁白的脖颈,因喝了酒而浮上粉嫩的红色。

    他挑着眉,呼吸开始变得粗重。

    酒不醉人人自醉,他看着妖娆的她,只觉他自己也醉了。

    见他不回答,她伸出细长的葱指,轻佻的勾起他冷硬的下巴,眯了双眼,雾气四:“回答我!”

    他深深看着她,眼眸深沉四海,压抑心暗涌的**,他挑开她的手,声音沙哑的开口:“怎么,这又是老三安排的美人计么?”

    心被重重撕裂,她睁大水汽朦胧的双眸,惊愕的看着他。

    他的笑勾得冷酷,哑着嗓子继续道:“你太习惯擒故纵,让我对你产生兴趣后再毫不怜惜的走开,怎么这次又故技重施么,让我在决定为你甚至要放弃苏暮妍的时候,再从我的怀里转而投靠到宋旭的怀里,那么,你这次的目的看来不止是让我放弃苏暮妍那么简单,是想让我为你放弃一切么?”

    酒香浓浓,他的眼眸痛楚而残酷。

    她不可置信的望着他,只觉酒意浓浓的泛上来,头脑昏昏沉沉,脸颊似火,心冷如冰。

    也许,她是真的醉了,说了不该说的胡话。

    良久,她坐回怔怔笑起来,笑得眼角都溢出泪来,脸笑得抽搐,她终于抬起头望他,眼底湿意暗涌,她妩媚看他,自嘲的问道:“就算是真的,你会答应么?”

    她望着他,醉眼迷离,水汽涌上来,琉璃一般的灼亮,她张着唇,眉宇间带着连她都不易察觉的希翼。

    他也深深看着她,口微微起伏,强自压制莫名涌起的空洞与怜惜,桌下袖中的手紧紧握起酒杯,指节泛白,唇紧紧抿着,用他自己都觉残忍的话语说道:“不会!”

    其实,她不知道,他想告诉她,无论他的天多大,那里也只有她一颗星光,他不仅为她驻足,还会为她痴迷,生生世世都不愿再看别人一眼。

    它们是两个想汲取温暖的刺猬,靠的越近,便伤得越重。等他们学会了自我保护,远远的离开对方,才知道那颗刺已经扎进心里,拔不掉,触不到,生生地化作心中不可遏制的煎熬。

    她咬着唇,眼中水光跳跃,勾着笑,泪水终于笑得溢出来,她吃吃的抬手擦去,体坐的直,一只手紧紧抓了桌沿,只抓的那桌上留下褐色指痕,她风轻云淡的道:“王爷进步了,没想到才一天就进步如此之快,不会因为儿女私而烦心苦恼了。”

    宋昱的脸瞬间变得铁青,手中的酒杯终于承受不住他的怒意,“砰”的碎裂,参差不齐的碎片深深刺进皮肤,流出汩汩鲜血,殷红的血迹顺着掌心流下来,落到雪白的袍上,仿佛冬里开放的血色红梅。

    他却毫无察觉,手握的越发紧,口剧烈起伏着,喉间沙哑的发出嗓音:“看来本王应该谢谢施公子的褒奖。”

    卫幽兰怔怔的看了看他,困难的开合樱唇:“王爷客气了。”脸上淡淡的笑容僵硬的保持着,仿佛一放下笑容,某种坚持就会崩溃。

    时间突然静止了般,两人就那样坐着,似乎在望着对方,又似乎不是。

    一阵冷风尖锐的从背后吹进来,刺骨的直袭脊背,卫幽兰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酒意也散去许多。

    宋昱也觉察到帐内突来的冷意,抬头看去,却见营帐门口宋旭挑着厚重的帐帘一脸寒冰的站在那里,突袭的冷意从他后长驱直入。

    他松开手,扯了后一块雪白干净的帕子覆在鲜血直流的手上,脸上面无表的道:“原来是三弟来了。”

    卫幽兰浓密的睫毛轻轻颤抖一下,缓缓松开依然握着桌沿的手,轻轻地动了动早已僵直的指节,又慢慢握起拳头,没有回头。

    宋旭放下帐帘大步走进来,带来一风雪,凉凉的袭进来,驱散了屋内浓浓的温暖。

    “臣弟听说二哥需要人手整理书籍,便想赶过来帮把手。”他一手揽起卫幽兰的腰,紧紧捏着,脸上挂着邪魅的笑。

    卫幽兰微微皱眉,却没有说话。

    宋昱看了二人一眼,目光努力的从他握着卫幽兰腰际的手上别开,淡淡道:“难为三弟费心了。”

    宋旭冷冷一笑,扫了一眼凌乱的桌上,笑道:“看来二哥并不打算整理书啊,那臣弟便带施公子回去了。”说着,故意将卫幽兰往怀中带了带,强制揽着她转朝外大步走去。

    “站住!”

    冷风从被挑起的帐帘外直直的吹进来,后宋昱的声音便也和这风一般寒冷。

    宋旭刚刚迈出去的脚又收回来,他转过邪笑道:“二哥还有什么吩咐么?”

    长长的帕子覆在他手上,直直附落,挡住上刺目的猩红,宋昱面无表的望着他,一字一句的道:“她留下。”

    宋旭咧嘴一笑,握紧了卫幽兰的肩头,满不在乎的问道:“如果不呢?”

    宋昱深深看他一眼,冷冷开口:“留下她,咱们兄弟的谊到此为止,你再也不欠我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洞房失宠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