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一百三十六章 借酒消愁(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水流云在 书名:洞房失宠妃
    卫幽兰回过神,看了看他,轻叹口气,淡淡开口道:“走吧。”说着转了朝宁王营帐走去。

    走了没几步,后面却传来脚步声,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后响起。

    “施公子请留步。”

    那声音带着略略的沙哑,却依然那般磁低沉,仿佛带了魔力般,让她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

    回,看到他缓步走过来,他看了一眼正要施礼的那人,冷冷道:“你去一旁候着。”那人微微错讹,终究一言不发的站在不远处。

    他后,孙新也赶了过来,他站到宋昱边,看了一眼卫幽兰,绷着脸不说话。

    髻边的发丝北风吹得零乱,海藻似的在眼前乱舞,她伸手将细碎的发别在耳后,淡淡道:“见过王爷。”

    宋昱深深看她一眼,目光扫到她清瘦的脸,微微失神,见她疑惑看他,这才冷了声道:“本王带了些书籍过来,需要找人帮忙整理,不知施公子能否赏光帮本王这个忙?”

    卫幽兰微微一愣,扫到他陌生冷淡的面容,心中一阵抽搐,敛了眼帘笑道:“经过方才的事,王爷不怕施某坏了王爷的名声么?”

    闻言,宋昱目光深沉似海,他定定望着卫幽兰,声音沙哑的冷声问道:“施公子就不拍败坏了三弟的名声?”

    卫幽兰微微一怔,好笑的道:“王爷此话怎讲?”

    宋昱怒意上涌,口一起一伏,半响才道:“三弟安排你和他同住一个营帐,施公子竟然不知道么?”

    卫幽兰稍稍愣了一下,随即又归于平静,淡淡笑道:“在下是宁王爷的手下,自然要听他的安排,王爷若想找在下帮忙便向宁王爷请示吧。”说完,飞快扫他一眼,转走。

    腕突然被握住,他猛地拉回她,脸上云密布,近她冷冷的道:“你如今是我的女人是改变不了的事实,既然是我的就永久是我的,我不管你以前是谁,但我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别的男人动我的女人,这里面,无关,这是一个男人最起码的尊严,你懂么?”

    说完也不等她回答,猛地将她扛到肩上,黑衫闪动,他的肩头宽阔冷硬,将她的胯骨被硌得生痛,她又惊又恼,手脚并用的在他上又吹捶又踢,只在他雪白的衣上留下几个泥印。

    他却只黑着脸往前走,对她不痛不痒的拳打脚踢置若罔闻。

    孙新看得目瞪口呆,半响才回过神,转眼看到站在远处的那随从也是目瞪口呆,干咳一声,走过去冷声吩咐:“施公子病了,安王爷仁厚带他去看病,明白了么?”

    那人这才回神,低头哈腰的应了,见孙新走,急忙问道:“大人,小的该怎么回复宁王爷才好?”

    孙新止住脚步,迟疑片刻才道:“你就说安王爷找施公子过去整理书籍,今晚就不回去了。”顿了顿,又补充道:“不,估计以后就从那里歇下了。”冷冷看了他一眼,问道:“明白了?”

    那人急忙应了,孙新这才回吸了口气离开。

    每个皇子的营帐靠的并不太近,宋昱这一路走回去,却也没遇到什么人,一进帐篷,见她还不痛不痒的挣扎着,猛地将她扔到铺好的铺上,那板远远不比他府里的软,卫幽兰猛地被摔上去,正好撞到脊梁骨,只疼的蜷着子轻声呻吟。

    宋昱皱眉看了看,生生忍住了过去探望的**,竟自做到一旁的矮桌前,不再理她。

    卫幽兰缓了一会才缓缓坐起来,见他坐在那里埋头看书只坐到沿上发呆。

    营帐里放了通红冒着气的火盆,红色透明的炭火在透明跳跃的火焰下月发显得艳丽,仿佛火山喷发出的岩浆,纵横交错,灼烫滚滚。

    帐帘被掩的牢牢地,一丝风也透不进来,里面还是想对暖和,周暖暖的裹了一层气,只包的上暖洋洋的。

    他斜看书,正好让后脑对着她,乌黑的发被整齐的绾上去,他的颈优美修长。

    卫幽兰突然有从后面抱住他的冲动,想看看他的面容是否如他的背影一般陌生冷硬。

    这时,一个随从进了账,端了几盘饭菜进来,宋昱这才放下书,那随从将饭菜摆到桌上,添置了两双筷子,又躬下去了。

    他拿了筷子放在手中,却并不去夹菜,筷条在空中迟疑半响,他“啪”的放下筷子,头也不回,冷声道:“过来用膳。”

    确实,方才那场晚宴她并没有吃多少,生了一顿闷气,早把吃饭的事忘得一干二净,现在被他一提,果真觉出饿来了。

    饿就饿了,卫幽兰也不推辞,起做到他对面,往桌上扫了一眼,见只有几盘精致菜肴,她面前一碗白花花的米饭。

    “王爷赏脸和在下喝一杯可好?”

    卫幽兰望着他淡淡的笑。

    宋昱皱眉冷冷盯着她,唇紧紧抿着,线条僵硬冷冽。

    别开头避开他的目光,卫幽兰看向别处,勾着唇无表的笑:“我想喝酒!”

    她只是在逃避,她以为,醉了就可以不用去真正面对他,让真实的自己溺死在酒精里,任何一切伪装被撕碎的后的尴尬,都可以用醉酒来推脱,那样她不用去费心的表演,脸上带笑,心却在默默吞咽泪水。

    宋昱看她良久,这才声音低沉的开口:“来人!”

    一个侍卫掀了厚厚的帐帘探进子,宋昱沉声吩咐:“去一壶酒来。”

    酒很快就被端上来,闹着气的酒壶散发这浓浓酒香,溢满了整个帐篷。

    渴望醉酒后的轻松,卫幽兰独自给自己到上,端起酒杯就要喝。

    宋昱却突然伸手按住她的腕,脸上晓得古怪冷酷:“酒能乱,施公子若是喝醉了发生什么事,本王可概不负责!”

    淡淡灯光中,他的眼眸寒冰一般的没有温度,下巴的线条优美而冷硬。

    他修长的指不轻不重的按在她的腕上,指尖微凉清润。

    卫幽兰一手打开他,举杯一仰而尽。

    酒温而辛辣,火一般的灼烧着她的胃,也灼烧着她煎熬的心。

重要声明:小说《洞房失宠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