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一百二十八章 逢场作戏(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水流云在 书名:洞房失宠妃
    就在卫幽兰回转子的刹那,她却看到了立在园子门边的凌霄寒。他正看着她,脸上一贯的淡漠冷凝,眼底深邃不明。

    莫名的心里有些怒气,凭什么是自己那么紧张,那么慌乱,而他居然可以一味淡漠相对。子微微前倾,她已倒在宋昱愕然的怀里。抬起头,她寻找他的唇。她的手把宋昱的颈子拉低。

    “爷,吻我好吗?”她抵着他的唇轻语。

    宋昱不有些发怔,可是还是照做了。他越来越不懂她,也越来越离不开她。这已不是单纯的恋,已几近痴迷。

    宋昱的吻和之前的完全不同。以前,以他强势的格,他的吻带着索,他给,你就要反应。相对的,现在他的吻温柔、细致也更缠绵。这样的珍惜激起了卫幽兰心里的那把火。原本她只是想做个样子给凌霄寒看,可是,现在她却控制不了自己的心,她恨自己,为什么要选择和他做戏,如果自己真的不在乎他,又何苦如此为难自己。而如今,面对着他的温柔,心里酸涩的味道只有自己知道。闭上眼,就让自己沉沦在这一刻吧。可是,她却没看到凌霄寒眼里划过的激狂与哀伤。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卫幽兰非常不适应孤零零的一个人在思念,明明一想就痛,却压抑不住的宁愿疼痛也去享受。

    一直待到宴会结束,卫幽兰都没有再看到凌霄寒。那个淡漠冷凝的男子果然对自己视如弃履。一个意外让他又看到了她,而她居然想利用宋昱来让他对自己断了念想。很傻!连自己都觉得自己做了一件蠢事。自己根本就不在他的心里,又何来念想一说呢。

    浑浑噩噩的回到了自己的小房间,开门,关门。

    卫幽兰没有点灯,只有她一个人。点了灯也就只看得到自己,而且她有些痛恨光明。现在,她只想洗一个舒服的水澡,然后睡觉。折腾了一个晚上,无论体还是精神都有些疲惫。

    似乎有些什么东西不太对劲儿,卫幽兰犹豫的回头,空气里飘散着兰花清幽的雅致,耳畔有很轻很轻的呼吸,可是这个呼吸不是自己的。卫幽兰的脊背泛起凉意,就在铺的旁边,她感到一丝压迫,那是危险的气息。

    思绪间,已动。

    如鬼魅一般,卫幽兰借着窗外的月色朝上的人影展开攻击。手刀斜劈而出,动作利落干净。

    不过显然对方也不是“软柿子”,刚才那一掌劈空了。手腕反而落入了对方的掌握,抽拉反锁,另一只手已抵上卫幽兰的脖颈,只要轻轻一扭就能折断,可是对方只是捏握着。

    卫幽兰显然不会就这样被制住,手势随对方的抽拉,子也跟着反转,另一只手已朝那人面门劈了下去,却依然只是劈在空挡上。被反锁的手腕却乘机收了回来。

    皱了皱眉,卫幽兰的心里有些了然。手下的攻击却并没有停止,反而加大了进攻的力度。不再防守只是攻击。手刀劈出的速度越来越快,一招紧似一招,一招快似一招,可是依旧摸不到对方一片衣角。心里一发狠,手刀在攻击的半途突然转了方向,直劈向桌上的那盆紫色兰花。她快,对方的速度更快。那一掌在离花盆寸许的地方已被截住,然后腰间一紧,脚下一滑,整个人已被抛到了上。一付修长的躯带着她熟悉的味道已压制住她预挣扎的四肢。带着惩罚的味道,她的唇也在同一时间被掠夺。

    紧绷的子在狂怒的需索下只能瘫软。

    “安静了?”黑暗中,他的声音带着挑畔。他的呼吸就在她的唇齿之间。

    愤怒和委屈化成酸楚却象海浪一般冲上卫幽兰的眼,倔强的咬着下唇,努力的吞咽喉咙里的唔咽,子不自觉的在他的怀里颤抖战栗。

    无奈的叹息,凌霄寒终于伸出了手,轻轻拭去她眼角不断溢出的泪滴。

    “我该拿你怎么办?”叹息中他的唇贴在她的眼角,那么细致的去湿意。另一只手臂把努力压抑泪意的温软用力的搂进了怀里。只有这样靠近,只有这样感觉到她的呼吸,心中那空掉的冰冷才逐渐有了温度。

    黑暗里,他再次叹息,嘴唇找上她的,感受她的气息和温度。也想抹掉那不属于她的味道。

    没有任何男人可以忍受这女人今晚在他面前做的事。他也不能,可是他为了她,却只有忍下。他了解她,所以他宠溺她的方式只有如此。

    “离开这里,离开宋昱,剩下的事交给我来做。”凌霄寒要求道,不,或许应该说是几近哀求。

    “不要!”卫幽兰还是一如既往的固执。

    凌霄寒不皱眉,虽然来之前已知道结果只怕并不如自己所想,可是他还是提了。听到答案依旧无法接受。卫幽兰心里打什么主意他太清楚,她的子他也了解。可是没有一个男人可以忍受自己心的女人做这样的事。

    “你想怎么折磨苏同文一家,我都帮你。我甚至可以绑了他们到你面前任你宰割。”

    “我不会要他们的命。”卫幽兰冷笑道。

    “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

    黑暗中,月光下卫幽兰寻找到他的眼眸,“你在担心我吗?”现在变她来勒索他的感

    抿紧的薄唇带着淡淡的怒意咬在她的肩膀上,他的反应象个孩子。咬的不深那麻麻痛痛的感觉却让卫幽兰笑出了声。

    笑!

    凌霄寒忡怔的看着怀里那泛开了笑意的小脸。月光幽柔空灵,却不及她笑颜的万分之一。兰花芬芳馥郁却在她的笑颜下也失了气息。眉眼间柔妩媚,唇畔勾带着一个深深的酒窝。这样放松毫无顾及的笑让原本苍白的脸颊和皮肤都染上妖娆的绯色。在他怀里的女子不似凡人,更似月的仙子般勾人心魄。

    这是她在他面前的第一次笑,却已带着魔力深深烙印在心底。

    手指抚上那颊旁的酒窝,仿佛要把那笑装进指腹永远携带在灵魂深处。凌霄寒深深叹息,他不愿意她恨,她伤心,她挣扎。如果可能,他只想让她永远如此刻般快乐。可是他终究不是主宰一切的天神。

重要声明:小说《洞房失宠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