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无言决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水流云在 书名:洞房失宠妃
    书友QQ群:101707149

    凌霄寒不想再隐瞒下去,他还不想鱼死网破,也不想卫幽兰做出太激烈的报复行为,而搞到自己丧命。他希望卫幽兰在听完他的计划后,能如他之前安排的那样只是在局外看。然后在结局的时候享受战果。毕竟,杀人并不一定要自己动手。

    “然后呢?”凌霄寒绝不会做没有收益的事,这一次他想必是要从中谋利了。这便是卫幽兰脑中过的第一反映。

    “我是不会让苏同文一伙得逞的。”

    “苏同文无非是想拿到兵马大权。”在权势上这确实会打击到苏同文,可是对于卫幽兰来说,这样的痛苦还远远不够。

    “不,这还只是第一步,失去了权利做支撑,也就等于他在朝廷里失了势,到时候我会安排一出挑拨离间的戏码,让那个一直重用他,信任他的皇帝也对他失去最后的信心。那么等待他的将会是牢狱之灾。就算不是凌迟处死,流放边疆也是一定的了。只要他深陷牢狱,下面的事我会安排妥当,让他把当年在你上造成的痛苦统统吃个遍,结果绝对会令你满意的。” 凌霄寒郑重的对卫幽兰承诺,而且最后的结果他有把握做的完美。

    “没想到你用的竟然是苏同文当年用过的把戏。” 卫幽兰的嘴角挂起一抹讽刺的弧度。

    “用什么手段并不重要,谁也没有规定什么样的人就要使用什么样特定的方法,只要能达到目的,而自己的损失又能降到最小,那就是上策。聪明的人和愚蠢的人区别就在于一个会使用大脑,而后者只会图一时痛快。”凌霄寒的语气中带着警告的味道。

    “那既然我只是个跑龙的,你何必在我上花费一年的时间,还有那么多人力、物力。”卫幽兰忽然有一种上当的感觉,她觉得自己被欺骗了。怒火在眼底聚集,她用力的推开凌霄寒,扭头就走。她不能忍受自己只做一个旁观者,她不能!

    手臂却被更强大的力量握住,一个拉扯,已被凌霄寒按在门上。凌霄寒的双臂把卫幽兰牢牢的锁在门与自己的体之间。

    “我帮你恢复武功只是以备不时之需,你难道不希望自己象女王一样看那只落水狗匍匐在你的脚边吗?不过显然,你现在的火候还不够,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冲动。”凌霄寒的眸子黑而深邃,他明白卫幽兰的愤怒和痛苦,可是那样是不理智的。既然当年他没有能力保护好她,那么现在就让他替她来报仇,就让他来保护她吧。

    “可是,我宁可冲动。”心底泛着酸楚的委屈,卫幽兰使出全的力气去推拒锁住自己的那双手臂,她不想听他的“聪明与愚蠢”的理论,她只想亲手去解决那些耻辱的报复。他怕也好,他要降低损失也好,去它的,她不靠他,她自己动手,她要那些报复的过程来弥补曾经在她上施加的耻辱,她要苏同文痛,她要苏同文在她的手里绝望恐惧。

    “冲动不能帮你达到目的!愚蠢只会让你丧命!”凌霄寒只觉得自己快要被眼前这个女人给疯了,他是她的啊,他现在所做的一切无非都是想弥补他当年的过失与愧疚,可是,她却不懂他的心。

    “我不在乎!”

    “可是,我在乎!”几乎是用吼的,凌霄寒终于失控的喊出了心声,他没办法压抑心底的慌乱。她不知道到今天为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她留在他边,幸福快乐的活着吗?他知道,只有她报仇以后,才能放下心中的仇恨,像一个正常人一样,过上平静的子。“你是我的。”凌霄寒霸道的宣布。他不想失去她,他连一想到失去的可能,心脏处的疼痛都让他窒息。

    “是,我很感激你去年能够把我从宁王那里就出来。我的这条命算是你的,你要的话随时可以拿去。可是如果你没有拿走,那我就要用自己的手去帮自己报仇。你可以不帮忙,可是请不要想阻止我。”

    “你如果继续冲动、固执的话,那我只有把你关起来。”凌霄寒威胁她。她现在这状况出去只会害死她自己。

    “你敢?!”卫幽兰吊起了眉头。

    “我为什么不敢?”

    “我会恨你的!”

    “你认为我会在乎吗?”凌霄寒苦笑,苦涩的味道从嘴巴一直蔓延到心底。

    “你想死我吗?你一定要让我连最后活下去的依靠也要拿走吗?”卫幽兰怒吼着,眼睛里被落的泪水象刀刺进凌霄寒的心脏,一再反抽旋转。狠狠的把拳头敲在门旁的墙壁上,凌霄寒第一次对面对的况束手无策。他眼睛里充满了血丝,怎样做都将失去她的无奈把他也进了死角。松开钳制,凌霄寒头也不回的冲出寝室,接着是大门被甩上的声音。

    她只是个女人,却一再迫出他深藏的各种绪。他在她面前的一切伪装就如桌上的那盆兰花一般脆弱、无助。乌龟一直认为自己的壳很安全,可是一旦壳从内部破裂,剩下的将不堪一击。

    大门甩上的声音在卫幽兰的耳朵里听来更多的象是一种无言的绝裂。

    瘫软的滑坐在地板上,起伏的怒意在哭泣里慢慢得到平复。收敛了绪,不得不承认刚才凌霄寒说的话也很有道理。她是要报仇,但并不是要自杀。可是按照凌霄寒的计划,实在太便宜苏同文了。所以凌霄寒的计划要实施,她自己的计划也要进行。不过有了凌霄寒的提醒,她下手时只怕要更仔细些。

    眼睛扫到桌子上那一盆孤独开放的紫色兰花,一时之间卫幽兰居然有些神思袅然,回想起刚才凌霄寒抵着自己额前崩溃的吼叫:我在乎!此刻那近乎绝望的声音还在耳畔重复的阵阵回响。冰冷的心底再次留下一丝震动的烧灼。

    许久,卫幽兰无力的从地上站起来,她已经出来很久了,时辰不早了,若是再不回去恐怕天就快要亮了。不管发生了什么事,生活总还是要继续的,既然已经选择了这条路,那么,就不能半途而废。

重要声明:小说《洞房失宠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