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 愿者上钩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水流云在 书名:洞房失宠妃
    书友QQ群:101707149

    清朗的月光下,那个女人的面孔让宋昱不由得大吃一惊。怎么会是她!

    不对!随即,宋昱便推翻了自己的想法,她不是她的锦儿,虽然乍一看去,她们有几分相似,可是她的面容比锦儿更加的精致美丽,她的眉心没有那一点红痣。那么这只是一个和那个倔强又清秀的女子长的比较象的女人了?

    是啊,前些子在宋旭的府上不是见过她的吗?

    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还好,并不烫。手臂上有挣扎的划伤,看样子伤的不算太重。会昏倒是因为惊吓或其他的原因吧。

    “好了,我们回府吧。”抱起那青色的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似曾相识的感觉作祟,宋昱居然下了带她回家的决定。可是,正是这个决定,在不久的将来,会让他后悔莫及。

    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的,宋昱竟将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女子带到了云锦诗曾经居住过的房间。他将她轻轻的放在铺上,又吩咐丫鬟倒来了一盆水。他亲自用软帕轻轻的抹干净那沾了湿泥的脸蛋。

    “嗯……”上的女子眼睛依旧闭着,子却有些微的挣扎。

    “怎么样,你醒了吗?”眼前的女子的脸色苍白,没有一点血色。宋昱下意识的上前扶着她坐起了子。

    “你是不是在路上遇见了歹人,被打劫了?”宋昱轻轻的开口询问道。那女子的眼睛缓缓睁开,她的眼神有些涣散,他可以清楚的看到眼泪正在她那美丽的大眼睛里打转。刚才他的手不经意的触碰到了她的皮肤,她立刻无措的缩起了子,看来受到的惊吓还不小。

    “我在路上看到你昏倒了,就把你接回了家。你现在醒了,我只想知道你是不是宁王宋旭府上的侍妾,若是的话,我便差人去他府上告知,然后叫他派人来接你,或者我直接让人送你回去也可以。”细细观察,那女子睁开眼睛的样子更让宋昱迷惑和心动,世上居然有那么相像的两个人。

    “你叫什么名字?”宋昱忍不住开口问道,声音中带着无法抑制的颤抖。

    “卫幽兰……”那女子轻轻的吐了口气,胆怯的,虚弱的,甚至有些卑微的回答。

    宋昱此时的心极为复杂,他不知道自己是该失落,还是释然。因为他几乎可以断定这的确是另一个人,虽然声音几乎是一样的,可是他的锦儿是绝对不会用这样的语气和态度对他说话的。/

    “要我送你回去吗?”鉴于她刚刚受了惊吓,宋昱尽量把声音放的轻些。

    眼前的女子有一双让人感觉无法承受任何负担的纤弱眼神,这与云锦诗是不一样的,云锦诗虽然出卑微,但是她是坚强的、阳光的,象向葵一样坚忍不拔。可是这女子给人的感觉却是压抑的灰色,象被巨大压力压弯了腰的豌豆花一般,脆弱、柔嫩。

    卫幽兰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像是默认了一般。她挣扎着子从上爬了下来,一副准备离开的样子。她的衣服被扯破了很多处,手腕上还有划伤和血痕,那有些畏缩的背,象一阵风就可以把她吹跑了。而那依旧慌乱闪躲的眼神就更让宋昱不自觉有些担心。

    “现在很晚了,要不就在这休息一夜,我明早再让人送你回去。”宋昱提议道。

    卫幽兰低着头,轻轻的摇着,宋昱看不到她脸上的表。只看到她环住自己的那双还有些发抖的双臂。

    “留下来吧。”宋昱帮她下了决定。

    然后他对旁边的丫鬟嘱咐了好好照顾她,就走出了房间,他怕他时间待的再长些,会让这个豌豆花一样的女子更加不安。

    人生多奇妙,居然让他碰到了两个那么相像,格却南辕北辙的女孩。脑子里同时印出那倔强的微微扬起下巴的小脸和那纤弱的、畏缩的急于把自己藏起的小脸。不知道为什么两张脸居然慢慢重合在一起。宋昱觉得自己简直要疯了!他用力的甩了下头。自己已经有了苏暮妍了,要是她未来的王妃知道他在这时候想的不是她,而是别的女人,一定会把那张小嘴翘很高吧。

    暮妍!暮妍!就快是他的王妃了。

    一想到苏暮妍,宋昱的思绪就回到了六年前与她初见时的景。当时,她的父亲苏同文还不是兵部尚书,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御林军统领,因为有一次出色的完成了先帝交给他的任务,所以才开始得到重用。记得第一次见到暮妍是在御花园里,她个子小小的,正站在一棵木棉花树下抬着头望着上面开的火红的木棉花。

    她看到宋昱朝这边走过来,便伸出白嫩的小手朝他招了招,“大哥哥,你能帮我摘到上面的花儿吗?”

    阳光下,她笑的比那木棉花还要灿烂。

    宋昱轻笑着点了点头,他施展轻功很轻松的就跃上枝头,折下一枝开的正盛的,交到苏暮妍的手里。

    “谢谢你!我叫苏暮妍,你呢?”

    “我叫宋昱。”宋昱淡笑着,忽然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孩是那么的干净,那么的美好,就像一抹阳光可以照进任何人心里最黑暗的地方一样。

    他抬手在花枝上摘下一朵最鲜艳的木棉花,戴在她的头上。那一刻,他忽然觉得,这样美丽的笑颜让他在宫廷中的争斗不再充满血腥,是她让他知道,这生活中还有很多的欢笑和希望。

    想到这里,宋昱躺在上,让自己不再去想今晚发生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就这样沉沉睡去。

    一觉醒来,窗外明亮的有些忧郁,这就是北方冬天的早晨,不像一天的开始,倒有些象一天要结束的傍晚。昨夜睡的晚了,宋昱极不愿的看了一眼放在墙角的铜壶滴漏,上面的时刻告诉他已经不能再在上赖下去了,轻轻的叹了口气,迅速的起,把候在门口的丫鬟唤进来,穿上一的朝服,宋昱便进宫早朝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洞房失宠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