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水流云在(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水流云在 书名:洞房失宠妃
    书友QQ群:101707149

    口中是浓浓的血腥味道,宋昱看着她被泪水打湿的脸颊,心痛,愤怒,恼意一并涌了上来。

    她喘微微,脸上红晕未褪,一双眼眸恼怒的望着他,脸颊上泪迹斑斑,唇红肿的不成样子,仿佛绽开的妖艳花朵,肩上的衣服已经被他撕碎,露出雪白的肌肤,直直的刺激着他的感官。

    努力控制体上窜的**,他痛心得捏起她小巧的一颚,声音沙哑:“就算你不是她,就算你的心不是我的,你的体也应该是我的!”手一紧,他的眼眸中寒光乍现:“老三他,这次是彻底的做错了。”

    周围的气息也变得燥起来,他眼眸中的冷意却将这度生生地去散开来。

    卫幽兰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宋昱,是这样的冷酷,甚至可以说是无般的寒冷,她不喜欢这样的他,这样的他会让她觉得他是那样遥不可及,陌生得难以触摸。

    那冷冽同时又充满|的眼神让卫幽兰忘了恼怒,她紧张得拉住他的衣袖,平淡的脸颊上涌起惊慌:“你要做什么?”

    口被重重一激,他从眼眸中看到担忧,他攥紧手中的下颚,直到她痛得说不出话来。

    她是在担心宋旭么?

    似乎,你们的关系真的很亲密呢……

    松散的狼狈的垂落下来,遮住她清澈见底的眼眸。

    她的下颚被他捏的红痕一片。

    他抿着唇,心底一阵阵的剧痛。

    锦儿,真的是你吗,可是你为什么不和我相认?你知不知道你的下颚在痛得同时,我的心,也在不可遏制的痛着……

    冷冽的寒风直直的吹打着露的肌肤,卫幽兰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宋昱的怒意被她一**的挑起,目光扫到她略带颤抖的体,终于没有作出来。

    一直以来,他都不能真正的无视她,她是毒药,恨她,却也被她无止境的吸引着,哪怕眼前人只是一个替,他也深深的陷入了其中,不能自拔。

    他解下上的白色裘衣披在她上,遮住她露的肌肤,冬的寒风中,他只穿了一件白色单衫。

    卫幽兰抬眼看他,咬着唇,雪白的贝齿也染上猩红印记。

    他双手握住她单薄的肩,薄唇间的线条冷硬笔直。

    这时周围突然变得混乱起来。

    宋旭站在距离假山的不远处,黑色的形越显得冷酷邪魅。

    他一手扯过先前那个为卫幽兰领路的丫环,面色沉:“就是在这附近丢的?”

    那丫环体瑟瑟抖,惊恐的回答,声音颤:“回王爷,是。”

    “混蛋,她能跑到哪里去?”

    宋旭一手将那丫环甩到地上,宽袖一甩,暴露出他的急躁和不耐烦。

    “还愣着干吗?给本王找!”

    后的侍卫领命,散向各个方向,仿佛要将王府翻个底朝天。

    有几个侍卫向假山旁靠近。

    卫幽兰心中猛的一跳,若是让人当众抓到,他堂堂的安王爷该有多么难堪。

    再看宋昱,他却脸色依旧,只复杂的看她,仿佛外界一切都与他无关。

    “你怎么还不走?”

    听着那杂乱的脚步声越近了,卫幽兰比他还急。伸手去推他,只怕他真的被现。

    可是,宋昱却纹丝不动,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心已经痛的麻木,他只以为她赶他走是怕宋旭误会。

    她的唇红肿得如盛开的桃花,清澈的眼眸满是焦急。

    突然,宋昱抓了她的腕,拽着她就住假山深处走。

    卫幽兰就这样被他拉着踉踉跄跄的往前走,她伸出另一只手揪住肩上的裘衣不让它滑落,小声地问道:“你要带我去哪?”

    宋昱看也不看她一眼,口一起一伏的低喝道:“住嘴!”

    卫幽兰微微一怔,抿唇看了看他,果真不说话了。

    假山的深处昏暗清冷,渗出丝丝凉意。

    他的背宽阔直,曾给她无限的温柔沉静。

    有时候,只要一想到自己要亲手去利用他,伤害他,最后将再也见不到他,就会不可遏制的心痛。

    可是,这条路是她亲自选的,她,已经无法回头了。

    他看也不看她直视前方,手上的力道不知不觉小了下来,仿佛从前那般,他牵着她的手,没有任何芥蒂。

    他不肯回头,只是怕自己心软,他怕,一不小心,他又落入一个女人的掌心,傻子似的任她戏耍。

    两人出了假山,宋昱拉着她娴熟的在府内游走,避开每一处搜索的侍卫,仿佛像是在安王府一般。

    很快,他拉着她躲到一个小院的角落,目光越过整齐的青砖,可以看到精致的楼阁,和长长的走廊。

    园内假山石林,精致静雅,像是一个女子所住的闺房。

    “在这等着。”

    宋昱冷冷的扔下这一句话,谨慎的进了院子。

    明明是偷偷摸摸的行径,她却觉得他走的光明正大,直的脊梁,优雅沉稳的步伐和异常俊美的面容让他与一切猥琐的词汇远远的区分了开来,无论做什么,他总是那样冷静沉稳的让人心动。

    过了一会儿,宋昱才迈着沉稳的步伐走回来,面带恼意,手中拿了一件白色的裙衫。

    他把她拉到角落里,周围草枝掩映,洒下细碎投影。

    他背过,面无表的道:“换上。”

    那衣裙的领口镶了极贵重的貂皮,面料柔和舒服,卫幽兰掂在手中,怔怔的看了看,迟疑的开口:“这……”,这不是偷来的吧。

    宋昱很不耐烦地挑眉,突然转过,唇勾得冷酷没有温度:“你若想在我面前换衣服,本王会成全你。”

    冷冽的声音将二人生生拉回现实,陌生的气息在两人之间涌动,他皱了皱眉,狠着心不看她又转回了体。

    卫幽兰咬着唇默默地将碎裂的衣服换下来,理了理早已散落的丝,站在他后默默望着他。

    清雅山水间,他直的影卓然而立,白衣飘然,气宇轩昂。

    她怕她以后没有机会这样望他,她怕看到的始终是冰冷的双眸,所以,她宁愿看他的背影,默默地……着他。

    也许是感受到后人的视线,宋昱猛地回过,四目相对,却都仓促别开。

    没想到她穿白衣的样子更美,淳朴不失高贵,像一朵绽放在空谷之中的白兰花,远离尘世喧嚣,不食人间烟火。他不喜欢她穿红衣的样子,她妖娆的吸引别的男的眼球,只会让他的心被妒火焚的一丝不剩。

重要声明:小说《洞房失宠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