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三章 落花无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水流云在 书名:洞房失宠妃
    书友QQ群:101707149

    见王爷无动于衷,孙新继续说道:“王爷,如今宁王的产业已经长成一颗大树了,他动一动,全王城都得摇一摇,倘若再不拔,恐怕会后患无穷。”

    风吹来,一片鲜红的梅瓣悄然落到唇边,仿佛她轻柔的吻。

    宋昱伸手轻轻拂去,缓缓睁开眼睛,勾起一个冷酷的笑,淡淡道:“急什么,自会有人替本王拔。”作为皇帝,宋晟恐怕比他更加忌惮宁王的势力吧。

    孙新怔住,略带困惑的看向他。

    宋昱优雅的起,白衣翻飞,抖落花雨片片,卓然而立,枝上红梅都为之失色。

    他看了孙新一眼,声音平平的道:“很晚了,回去歇息吧。”说完大步与他擦肩而过,梅香四溢。

    孙新急忙上前一步,不死心的叫道:“可是,王爷……”

    宋昱缓缓停住脚步,背对着他淡淡道:“一颗大树也需要另一棵大树的相互扶持,当其中的一棵过另一棵,它又岂会袖手旁观呢?”

    说完,便缓步离开。

    他的背影直而孤寂,却又坚强有力,仿佛什么都不会将他压倒一般。

    孙新怔怔看着,眼中流露出由衷的敬佩。

    安王,永远都是坚不可摧的,可是,他总觉得,似乎有什么地方和以前不一样了……

    这些天提天气异常的好,风和丽,地上的积雪也慢慢化去,院内梅花点点,清香幽幽。

    卫幽兰觉得自己很幸福,至少她告诉自己应该这样,屏去心中那股莫名的失落感,每天陪着许墨聊聊天,练练功,做些家事,子平和而宁静。

    院子里的梅开的很好,雪一般的颜色,冰一般剔透晶莹。

    有时候她会想**那如红一般的红梅,羞的花蕾,鲜红的色泽,在清风中静静绽放,嫩而美丽。

    可是不知道,那红梅树下的影,是否还是那样孤寂清冷?

    树上几滴雪珠洋洋洒洒的落下来,打到脸上,钻入领口,清凉彻骨。她猛然回神,一眼瞥见顶端一簇梅开的极好,探手去折,踮起脚却还是触不到。

    腕上的衫子顺势滑下来,露出里面层层窄袖,和空空如也的腕。

    那人的温柔面容毫无预警的闯进脑中,只觉得体里的某个位置痛的厉害,怔怔的收回手腕,望着眼前的梅瓣恍惚出神。

    许久,她才缓缓的回过神来,使劲儿的摇了摇头,想把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全都甩出去。

    头已经升得老高,忽然想起许墨还未起,调整了心绪来到他的房门前,却见门紧紧闭着,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只怕还没起来,不由敲了敲门,皱眉道:“快起了,太阳都晒股了!”

    敲了半天,里面还是没有动静,到了最后终于失了耐,不由吼道:“懒猪,再不起,我可要踹门了啊。”

    这一招果然管用,话音未落,门却果真开了。

    许墨的肩上松松披了一件白色衫子,光大露,睡眼惺忪的看着她,阳光透过窗子细碎的洒进来,他的颊边不自觉地浮着一抹自然的红晕,体态修长,慵懒的像只冬里的妖精。

    “什么事,兰儿?”

    他声音沙哑的开口,嗓音磁悦耳,眼神抚媚的让人随时都想扑上去。

    卫幽兰直直的看着他,不知他打的是什么主意。

    许墨的眼底闪过一抹得逞的笑,风万种的打了个呵欠,修长的臂在阳光下出金色的光晕,肩上的白衫摇摇坠,仿佛随时都要落下来。

    卫幽兰看了他半响,困惑的蹙起眉,往里屋看了看,淡淡问道:“你不觉得冷么?”

    许墨闻言突然愣住,脸上魅惑的笑有些挂不住,似怒似笑的极是滑稽,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了半晌,确认她不是在开玩笑,突然挫败的敛了笑容,绷着脸咬得银牙咯咯响:“坏丫头,你怎么这般不解风!”天,他可是在牺牲色相啊,怎么这丫头连一点脸红的痕迹都没有?

    卫幽兰无奈的白了他一眼,低头找了个空子闪进屋里,拎了他的衣服扔给他,淡淡道:“快点穿上,给我去折梅。”

    许墨冷着脸伸手去接那衣服,肩上披着的衫子却猛地滑落,罗出纤瘦精壮的修长子,双手接着卫幽兰扔过来的衣服,却远远遮不住大露的光。

    那衫子直直坠地,两人不由都愣住了,大眼瞪小眼瞪了半响,卫幽兰才觉尴尬,抿唇轻咳几声,支吾道:“我先出去了。”说完就要侧出去。

    许墨的脸上闪过一抹可疑的暗红,突然伸手拦住她,笑的灿烂却带着别样的羞涩与尴尬,只听得他道:“看都看遍了,你就想脚底抹油么?”

    卫幽兰猛地怔住,瞪了他一眼,困惑道:“不然你想怎样?”

    许墨很无辜的摊开手,楚楚可怜的道:“你要对我负责!”

    负责?有没有搞错,一个大男人竟然要她负责?

    卫幽兰皱眉看着他,“噗嗤”一下笑出声来,无奈的说道:“好吧,快些穿上衣服出来,我还等着你烧午饭给我吃呢。”说完抿着唇要走,还未走几步,后的衣服就被人拉住,回头,是眼眸中闪过黯然神色的许墨。

    许墨皱眉看她,说得有些赌气:“我的清白都被你玷污了,你必须负责!”

    卫幽兰有些哭笑不得,一眼扫到他眼底执拗的坚持,仿佛那暮霭沉沉中唯一闪烁的星光,脆弱而坚强的让人心痛,她突然无法拒绝,怔了怔,半玩笑半认真地笑道:“好吧,负责就负责,哪你倒是说说,我该怎么负责?”

    许墨的脸上这才缓缓浮起笑容,那笑璀璨绚丽,仿佛破茧而出的蝶,那一刹的短暂而凄美的笑容在他脸上静静绽放,笑得天地都失了颜色,他一手握住卫幽兰的手腕,平和而满足的说道:“兰儿,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人了,你可不能不要我哦。”

    从今天起,我的生命都是属于你的,我会用尽我的生命去保护你,只要,你一直陪在我边……

重要声明:小说《洞房失宠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