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一章 决然离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水流云在 书名:洞房失宠妃
    书友QQ群:101707149

    孙新不怔住。

    这是他第一次认真的观察她,却见她面容冷淡,虽说他高高的坐在马上,她站在下面,可是她的脊背却倔强的得笔直,仿佛什么都压不倒她,又仿佛生什么事她都不会动容一分。

    一直以为她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女子,现在才现,眼前女子有一种不输男子的真

    她似乎真的和王爷很配啊,可是,谁让她偏偏生的不是地方呢,皇室里,怎会许有这种份低下、来路不明的女子,况且,他的安王爷,总有一天,是要一统江山的。

    他拉着缰绳,有些动摇,骏马迈动着碎步,原地逡巡不前。

    许墨淡笑着看着,一把环住了云锦诗的腰。

    孙新一眼扫到他的小动作,冷哼一声,别过头冷笑道:“放你们走可以,不过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许墨挑了挑眉,代云锦诗答道:“但说无妨。”

    孙新望着云锦诗的双眼,一字一顿的说着:“永远不要出现在王爷面前。”

    云锦诗微怔。

    永远不要出现在他面前,是啊,她这一走原本就没有打算在回来的,怕是再也见不到了。

    也好,相见……不如不见。

    眼前那人的模样就这样一点点随风逝去,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中。

    风吹乱了丝,她将凌乱的青丝别在耳后,然后听到了自己平静的不带一丝波澜的声音。

    “好,我答应你。”

    她的语气很干脆,平静的仿佛在诉说着和她无关的事

    许墨皱眉看着她,手臂环紧了她的腰肢,轻轻叹了口气。

    听到云锦诗的回答,孙新疑惑的看着她,随即又笑道:“在下怕王爷对姑娘****不忘,姑娘还是替王爷断了**想吧。”

    许墨皱了皱眉,突然冷了声音,冷笑道:“他断不断**想与我们何干?你不要欺人太甚!”

    孙新看他一眼,也冷笑道:“若是云姑娘不肯动手的话,那可就休怪在下不客气了。”

    他口口声声叫她姑娘,便是下了放他们走得决心,她何必独守着那一段温暖的子不放,不肯放手呢?

    她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

    想到这里,云锦诗猛地掳下腕上的玉镯。

    夜色中,那白玉剔透晶莹,在她手中泛着温润的光,如他温文尔雅的笑容一般。

    她还记得,他替她戴上时,说的语气霸道而又坚定:“一直带着,不要摘下来!”

    狠了狠心,她别过头,松了手,白色的美玉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弧线,碰触到地面,“啪”的一声,碎了。

    那是怎样轻脆的声音,轻脆的连她的心也跟着颤抖起来。

    许墨依然紧紧环住她,他感受到了她的挣扎与无力,不由得双眸中闪过几丝绝望。

    地上,那断断碎玉依然出夺人的光泽,仿佛在夜色中静静开放的寒梅。

    孙新没有想到她会那么决绝,看着二人转离开,目光穿过夜色,扫到云锦诗直的脊梁,他不喃喃自语:“你到底有没有对王爷动过真呢?”

    夜色,更浓了。

    两人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中,孙新下了马,捡起断玉,略有些呆。

    后传来一阵阵马蹄声,响声震天,仿佛大地都跟着震动起来。

    宋昱脸色沉的策马而来,一旁想拦着他的侍卫一上前就被他打下了马,摔到地上惨叫声声。

    他被侍卫故意带错了路,等他觉追上来,却现,原来已经晚了。

    宋昱一个翻下了马,大步走到孙新前,脸上是化不开的千年寒冰,厉声问道:“人呢?”

    孙新从没见过王爷过这么大的脾气,不由得,执拗的握紧了手中断玉。

    “我问你,人呢?”

    见他不语,宋昱的声音陡然上升,山雨来见满楼的慑人气势猛然攻来,让人几乎窒息,此时的宋昱,象一只怒的野兽。

    孙新心有所怯,索伸手将那断碎的手镯放进了他掌中,看他一眼,别过头道:“王爷,这是她自己摔碎的。”

    宋昱怔怔的看着手中的断玉,眼前猛然浮现她笑嫣如花的面容来,联想到她是用何种决绝的心摔碎这玉,只觉天旋地转,脚下也不稳,他缓缓退后几步,紧紧握住那玉,直到那玉断口处狠狠扎进里,渗出殷红血丝,觉出些许痛意,他才清醒许多,一眼扫到穿着白衫的孙新,目光陡然变冷,冷声问道:“你怎么也穿的白衫?”

    孙新不一怔,有着被揭穿的尴尬,故意转移话题,关心道:“王爷,你的手……”剩下的话被他寒冷目光堵在嘴中,只得老实承认:“请王爷恕罪,属下只想看看她现不是王爷会不会失望。”

    宋昱眯着眼看他,声音有些沙哑:“怎样?”

    孙新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想到当时云锦诗波澜不惊的表,心中忐忑不安,但碍于宋昱冰冷的目光,他本想撒谎却也立即遁形,只得摇了摇头,道:“没有。”

    宋昱怔了怔,突然扫到腕上随风飘动的丝带,暗夜中,它翠绿妖娆,仿佛那个罂粟般的女子。

    记得他曾说,她是罂粟一般的女子,处的越久,就仿佛上了瘾般,越离不开了。

    现在,他中毒已深,而罪魁祸却毫不留恋的潇洒离开,独剩他一人,他该怎么办呢?

    我不会就这么轻易放弃你的,云锦诗。

    宋昱突然转,优雅的翻上马,骏马长嘶,腾空而起,他居高临下的看向孙新:“朝哪个方向去了?”

    孙新不敢再有隐瞒,伸手指向他们离去的方向。

    宋昱看也不看他一眼,双腿一夹,骏马前蹄腾空而起,箭一般的冲向前方,很快,融入茫茫夜色中。

    几个未受伤的侍卫急忙上前,孙新扫了他们一眼,命令道:“暗中保护王爷。”

    侍卫们上马追去,响声震震,只留孙新一人。

    孙新叹了口气,俯将剩余的碎玉捡了,摊在手里,闭目不语。

    没想到最是冷酷无的安王爷,竟是个痴之人啊!

    风迎面吹来,仿佛带着刺一般,直直的扎向面门。

    暗夜中,两人共乘一骑,她体僵直的坐在马上,两旁事物飞快划过,她像是在飞翔。

    已经很久没有骑过马了,万物都被抛在后面,仿佛心中的烦闷都能一上瞬间随风而去,心畅快了许多。

    “好些了吧?”

    许墨将她护在怀中,悦耳声音从脑上空传下来,有着不一样的感官。

    云锦诗抿着唇,点了点头。

    不得不承认,与宋昱相比,许墨更加的了解她,也更加的细心。

    许墨两眼弯成月牙状,嘴角带着魅人的笑,像是在感叹也像是对她说:“再忍一忍,就快到了。”

    云锦诗怔了怔,到了,到哪里了呢,她人生的下一站将会是什么地方呢?

重要声明:小说《洞房失宠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