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章 诉尽离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水流云在 书名:洞房失宠妃
    书友QQ群:101707149

    宋昱不知道那路有多长,他只知道当她的影消失眼前时,他有种快要失去她的恐慌,似乎过了很久,就在他沉不住气想要起追去的时候,空气中才响起若有若无的琴声。

    琴声缠绵婉转,或喜或笑或怒或悲,仿佛她就在眼前,对他轻声笑语,对他温柔关怀。

    她的一笑一颦在脑中一一展现,一点一滴落入心中,琼酿般甘甜滋润。

    他抿着唇静静听着,脸上带着淡定的喜悦。

    尽头的小亭中,她仿佛与他遥遥相望,眼眸似水,带着他看不懂的不舍和柔

    突然觉得,他们便是银河相隔的牛郎和织女,她纤手弄琴,他静静聆听。

    盈盈水一间,脉脉不得语。

    不知为何,桌上的酒杯突然倒下,醇香的美酒洒了一桌,滴滴嗒嗒流到桌下,溅湿了他雪白的衣襟。

    酒香四溢,花影斑驳。

    突然觉得,生命中有一种极其珍贵的事物正悄悄逝去,想伸手去抓,却如同这滴落的美酒一般怎样也无法抓住。

    琴声渐小,这种感觉也越来越强烈。

    宋昱突然站起,那酒壶也怦然倒下,洒了一桌,小瑶猛然回神,急忙过来收拾,宋昱却浑然未觉,目光看向尽头。

    琴音消失,她静静站在远处,望着他,恬静的一笑。

    然后,她转,消失在他的视野中。

    宋昱惶惶不安的离了桌子,却因想到她的嘱托而止住脚步。

    她灿笑如花,声音如珍珠与玉盘相碰:“王爷一定要等锦儿回来,若是锦儿在路上耽搁了,一定不要去找锦儿。”

    他在等,他在等她出现在他的眼前,那么他一定奏请皇上,再给她一个名正言顺的名分。

    他在等,他在等她对着他温柔的笑,那么他会紧紧地拥住她,再也不放开她。

    他在等,他在等她温柔的在他耳旁轻语,那么他会用尽他一生去护她,不会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可是,过了很久很久,她始终没有出现在他眼前。

    小瑶收拾好桌子,看到一向镇定自若的王爷满面惊慌,一时吓得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后传来断断续续的脚步声。

    一个侍卫突然闯进来,一眼扫到怔怔站着的宋昱,眼眸中闪过诧异,但很快恢复常色,双手合拢,拱手道:“王爷,在王府附近现一队不明人马。”

    宋昱却似没有听到一般,没有一点反应,那侍卫不由抬头轻问道:“王爷?”

    听到声音,宋昱的体微微晃了晃,仿佛用尽所有力气,冷吼出声:“来人,给本王备马,追!”

    说完,却大步跑向枝蔓处,一路上疏影横斜,却哪里有她的影子。

    她骗了他!

    她骗了他!

    他大步跑着,后的侍卫已经追上来,他却置若罔闻,脑中一直闪着这几个字。

    她在骗他。

    他用尽力气去宠她,而她却在骗他。

    小亭孤寂而立,一把瑶琴静静放在桌上,一旁的香炉余烟袅袅。

    余香尤在,却是人去楼空。

    “哗啦”一声,宋昱猛地打翻桌子,那琴砰然落地,琴弦抖动,奏出一连串没有曲调的音符。香炉斜斜倒下,在空中划出一道绝然的弧度。

    他愤怒的狠狠踢向那把琴,看着那琴在脚下化为两段,再也忍不住,拳头紧紧握起,他咬牙切齿的恨声怒吼:“云锦诗!”

    白雪皑皑,声音冲向云霄,消失在天际尽头。

    这时,侍卫已经牵来了马。孙新闻讯也赶了过来,他一眼扫到地上狼藉和脸色沉的骇人的宋昱,不由吃惊问道:“王爷,生了什么事?”

    宋昱额前的青筋隐约暴起,他一把抢过缰绳,翻上马,双腿一夹,马声嘶吼,狂奔而去。

    孙新不由得大惊,见他要出府,跃去拦,可哪里拦得住,马蹄声声,白色影早已消失不见,他不由愤怒的朝一旁的侍卫吼道:“还不去追,王爷在足,是万万出不了府的!”

    说完也不管那侍卫反映,大步向府外跑去,边跑边怒道:“愣着做什么,还不赶快去备马,追人!”

    云锦诗,你若是坏了王爷的大事,我是绝不会放过你的。

    月光皎洁,手中纸条上的文字清晰可见。

    云锦诗按照纸条上写得路线走了很久,很久。

    膝盖走得有些疼,她的脸上,早已泪流满面。

    远远的,她看到一人一马静静而立。

    擦掉脸上的泪水,眼前清晰了许多。

    那人一白衣,含笑望着她,那笑好似绽开的璀璨烟花。

    他朝她伸出手,乌黑的眼眸中是升起地点点星辰。

    她望着他不语,警惕的皱起眉头,直视着他问道:“我们要去哪里?”

    “我要带你离开,我们去一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我知道这些话现在说可能太迟了,但是我希望你能够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好好的你。”云锦诗的不信任深深的刺痛了许墨的心,什么时候他们竟然用这种方式来说话了,看来这一次他是真的错了,他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得到她的原谅。

    这时,远处却传来一阵马蹄声。

    万籁俱寂,那声音极为响亮急促。

    而云锦诗的脸上已经不自觉地浮起一抹惊喜,抬眼看去,暗夜中,一抹白色影正策马而来……

    马蹄声近,那人的面容也清晰了。

    一白衫,对云锦诗怒目而视,来人却是安王的贴侍卫孙新。

    云锦诗没有注意他含怒的双眼,却只觉得心一下子都沉了下去,“啪”的一声落到地上,支离破碎,她仿佛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原来,一直以来都是她自作多了。

    他没有来。

    是啊,他怎么可能会来呢?他在足,出了府就是抗旨,他怎么可能为了她,而放弃他的事业呢……

    这样想着,她幽幽的叹了口气,别过头,却看也不看孙新一眼。

    许墨却笑起来煞有介事的朝他拱手道:“这不是孙侍卫么,如此大动干戈不知有何贵干。”

    孙新拉住缰绳,飞快地扫了一眼周围,却并不理会笑脸相迎的许墨,对着云锦诗冷冷道:“你若现在随我回去还来得及,我保证王爷不会追究。”

    云锦诗怔了怔,突然笑起来,转头对孙新淡淡说道:“你就不怕你家王爷对我动了真,连大事也忘了么,你放我走,对你对他不是都好?”

重要声明:小说《洞房失宠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