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八章 除夕之夜(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水流云在 书名:洞房失宠妃
    书友QQ群:101707149

    宫里又送了些糕点过来,宋昱强拉着她一一尝试,这些天他一直在监督着她吃饭,每每她吃饱了他还在一个劲的夹菜,不免让她哭笑不得。

    桌上是各种琳琅满目的精美点心。

    两个人的手牵在一起,他的腕上已经有些旧的绿丝带轻轻飘,不经意的闯进眼中,鲜活了视野。

    她的腕上,一只白色的玉镯出柔和的光芒,轻轻在纤细的手腕上,剔透晶莹。

    一白一绿,在握着的手旁交相辉映,深深的触动了她的心,只是不知,这是否代表着一种永久的誓言呢?

    云锦诗眼神黯然,她抬头看向正在抿着唇挑选食物的宋昱,见他看得专注,眉头微皱,黝黑的眼眸透出点点暖意,仿佛里融化的雪。

    这样的宋昱,让云锦诗愈加看不下去,心中被揪得难受,她缓缓勾起一个笑容,想要换一个话题,转移一下注意力,才会让自己心里好过一点:“听说皇上钦点的戏班子花样颇多,我们去看看好不好。”

    宋昱不由得微微一怔,看向她淡笑道:“你不是一向对那个不感兴趣么,怎么今天突然想起要看了?”

    云锦诗嗔他一眼,拉着他边走边说:“锦儿只是觉得新奇,想去看看,这些子都把我给闷坏了。”

    宋昱被她拉得有些被动,急忙放下手中的筷子,无奈的说道:“晚上才开戏,现在看个什么劲儿?”

    云锦诗睨他一眼,笑得诈:“王爷要是听锦儿抚琴,还是要看戏?”

    宋昱一怔,又好气又好笑,抿着唇伸手去弹她额头,却被她笑着躲开,叹了口气,怒笑道:“你呀……你这个坏丫头,什么时候竟会威胁本王了。”

    天很蓝,地上白茫茫一片。

    难得今天没有下雪,两人并肩走在扫的干干净净的小径上,踱着步,天地间是一派的安静祥和。

    她想,要是一直这样走下去该有多好呢?

    风吹得很轻柔,带着些许的凉意。

    她侧头深深的看着他,仿佛要将他的模样牢牢地印在脑中。

    他毫不知的转头看她,眼眸里满是溺人的温柔。

    风吹乱了髻边的,他俯下为她别再耳后,然后望着她,脸上露出戏谑的笑,她的眼睛突然有些酸涩,别过头,满眼的雪色漫漫。

    由于时间还没到,戏班子在后台准备行头,搬运道具,有的忙着吊嗓子,有的忙着画脸谱,咿咿呀呀的倒也闹的很。

    戏班子里的人显然没想到安王会到后台来,一大帮子人急忙俯行礼,宋昱手一抬,淡淡说道免了,班主忙上前问安。

    宋昱也不想让他们太拘谨,嘱咐了几句,班主也听得明白,招呼几声,众人散了,继续各忙各的。

    云锦诗随手挑了一件繁杂的行头,看得出神,见上面的绣样倒是新奇,可见是花了一阵心思的,不由向一旁正在化妆的角儿问道:“这可是绣的祥云纹,听说这种绣法极是难学,想不到这里竟能看到。”

    一旁的人不敢怠慢,急忙放下手中的家什,笑道:“王妃真是慧眼,这确实是祥云纹,这可是小的上一辈传下来的呢。”

    那戏子不知其中缘由,只见她穿的华贵,又和安王一道来的,便以为是府里的王妃,想着叫低了不如叫高了,也有着献媚的成分在里面,以为云锦诗会高兴,索就这么叫了。

    可是,云锦诗却觉得分外刺耳,怔怔的松了手,也不管是什么纹了,勉强笑了笑,转去了旁处。

    就在这时,一个打杂跑腿的突然端着一盆水低着头走过来,云锦诗有些恍惚,一时也没有注意。两人不由“砰”的一下撞在一起,那人手里端的一盆水“哗啦”一声倾了出来,溅了云锦诗一,云锦诗吃了一惊,那人也怕极了,一个劲地请罪,甚至由于慌乱,也忘了男女之防,伸手去拂云锦诗上的水。

    云锦诗怔了怔,忘了上**的急忙躲开,那人却又靠上来,他的手指冰凉修长,不经意的扫过她的手,突然将手心的一团纸塞进她手中。

    云锦诗猛地抬头看他,他却突然跪在了地上,一个劲地求饶,地上又湿又凉,那人穿的单薄,一件灰色短衫,头上罩了一个灰色小帽,看不清面容。

    宋昱听到声音急忙过来,见云锦诗满湿透,不由沉下脸来,将她揽进怀中,扫了一眼跪在地上忙着磕头的那人,眼神蓦然变得冰冷。

    “怎么回事?”

    宋昱脸色沉的正要作,云锦诗急忙拉住他,笑道:“爷,没事,是我不小心。”

    这时,已经有人把班主叫了来,班主一看,也吓得脸色白,边拱手边求道:“王爷请息怒,这厮是新来的不懂规矩,小的这就把他拖到后院去。”这样说着,一手揪了那人耳朵,骂道:“臭小子,又闯祸了吗,你胆子不小啊,连王爷都敢冲撞。”说完举手“啪”的一声在那人脸上打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那人一个劲地求饶,张嘴却是满口的关中口音:“班主你饶了俺吧,俺再也不敢了。”

    班主大怒,骂道:“你求我有什么用,你冲撞了谁,求谁去。”

    那人急忙跪着挪到云锦诗的脚边,一个劲儿地磕头:“女菩萨,您就饶了小的吧,小的再也不敢了……”

    云锦诗惊得急忙往后躲,目光追随着那人的面容,却见他也飞快扫了她一眼。

    那是一双很美的眼睛,里面雾气朦胧,暮霭重重。

    云锦诗的心“咯噔”跳了一下,再去看,那人却已经低下头。

    云锦诗的手隐约有些颤抖,她急忙拉了拉宋昱的衣袖,尽量语气平静的说道:“爷,我们回去吧,锦儿有些冷了。”

    宋昱依然沉着脸看了一眼跪在地上不断求饶的人,解了上的披风披在云锦诗的上,怜惜的将她揽进怀中,拉着她走了几步,似乎觉得太过轻饶了那人,停下脚步皱眉不语。

    云锦诗急忙摇了摇他的胳膊,楚楚可怜的说道:“王爷还不走么,锦儿想快些回去换衣服,不然锦儿可是快冻僵了!”

    宋昱见她脸色有些白,双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胳膊,指节都有些泛白,越显得柔弱,心头闪过一阵的不忍,在戏班众人惊诧的目光中,他一把将云锦诗横抱起来,大步出了后台。

重要声明:小说《洞房失宠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