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二章 君心难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水流云在 书名:洞房失宠妃
    书友QQ群:101707149

    秋意浓浓,落叶火红。

    三,云锦诗足不出户,足足抄了三整天,从那以后每每看到“规则”二字,她都有想吐的冲动。

    当晚,她抄的厚厚一摞纸就被送了回来,每张上都写了一个“阅”字,一张张字迹由工整变为枉草,云锦诗想着宋昱不耐烦的一直写着这个字,笑得肚子疼。

    只是她没有想到他真的会去查阅,还煞有介事的去批。

    ……………要花花,要票票………………………………………………………

    安王府书房内

    墙壁之上悬挂着的一位佳人的画像,宋昱修长的手指缓缓的拂过画中人,一丝苦笑蔓延在嘴角,低声说道:“我好像很久都没有想过你了。”

    自从云锦诗再次进入他的视线,她在他脑海中的印象就越来越淡,他几乎快要忘记她了,若不是,今天突然出现在他眼前与她梳着同样型的侍妾,他可能不会再想起她,暮妍,你究竟在哪里?

    “王爷,门外跪着的冰儿不停的在请罪,您看,此事如何处理。”李总管打断了宋昱的思绪,开口提醒道。她已经跪在烈阳之下两个时辰了,若是再继续下去,她一定会体力不支而晕倒的。

    宋昱缓缓的转过,望着李总管,冷声说道:“既然她愿意跪就让她继续跪着!明天再起来!”

    李总管闻言,没有任何异议,若是王爷不处置冰儿的话,那才叫怪了!如今只是让她再跪一个晚上,已经算是王爷在心还算好的况下的决定的了,如实以往,早就要了她的命了!也不知道这个冰儿在那里打听到苏暮妍喜欢穿什么样的衣服,喜欢梳什么样的髻,前几侍寝之时,竟然自作主张梳了和苏暮妍一样的髻,还特别穿了一件苏暮妍最喜欢的蓝色的衣裙。结果弄巧成拙,王爷勃然大怒,一气之下想将她逐出王府,冰儿为了能够让王爷息怒,这几每天就一直跪在书房的门口请罪。

    世人都道,女人心海底针,可是有些时候,男人的心思却是更难揣摩,就像冰儿一样,前一阵子风头正劲,一不小心却触怒了王爷,结果落得现在这个下场。

    “她在干什么?”只不过短短的几未见,他突然想知道她在干什么,是不是同他一样矛盾?心中想要见她,却碍于面子不愿先低头。

    李总管自然知道他问的是谁,直接回道:“回王爷,她这几就一直房里呆着,除了抄写侍妾规则之外,就再未出房间了。”他很奇怪,云锦诗的年纪也就只有十五岁,为何却像一个五十岁老妇人一般的生活,一天到晚安静的呆着,从未出过房门半步?

    宋昱也不挑眉,那个女人未免也活的太沉闷了吧?看来得给她找点事做了。

    过了几,吴嬷嬷奇怪的把云锦诗安排到了书房,云锦诗不有些疑惑,她从侍妾一下子又变成了端茶倒水的丫头,她这份已经是一降再降了。

    书房里一直是由安王的贴侍卫孙新来照应着的,如今好端端的把她给安**去,这算什么呢。

    云锦诗愣愣的站在一旁看着,觉得自己颇为多余,况且,书房里宋昱一直埋头批折子,看都不曾看她一眼,她僵直着站在角落里,双腿打颤。

    宋昱有意无意往角落里瞟一眼,时不时勾勾嘴角,似乎很开心,孙新看到不由有点疑惑,王爷这几天似乎心很好的样子。

    花几上的雏菊开的灿烂,若有若无的散着淡淡清香,她站在古琴旁,花一侧,粉若桃花,朱唇滴,活脱一幅美人图。

    宋昱眯了眼,放下了手中的笔,孙新站在一旁专心致志的磨墨,一圈一圈黑色的涟漪轻轻漾。

    秋风瑟瑟,吹进屋里,留下一阵清香。

    “茶!”

    一个上午一直沉默的宋昱突然开口,打破了屋内寂静,孙新和云锦诗都是一怔。

    孙新没有动,依然在磨墨,他朝愣在角落里的云锦诗使了个眼色。

    云锦诗这才反应过来,急忙沏了茶端了放在宋昱手边。

    宋昱气定神闲得写着字,看也没有看一旁茶香袅袅的茶盅,薄唇微启,迸出一个字,“烫!”

    孙新的手突然颤了一下,小小的墨花溅到了石砚上,小心的擦了去,继续没事似的磨墨。他十分了解自己的主子,看来今天的况不简单。

    云锦诗一下子怔住了。

    带着气的清香蜿蜒而上,散在空气中。

    宋昱的眉皱起来,似乎是怒的前兆。

    云锦诗在心里送了宋昱一个大大的白眼,但是无奈,她还是要解决眼前这个棘手的问题。

    只见她小心翼翼的端起茶盅,揭开盖子,放在嘴边,嘟起红嫩粉唇吹起来,吐气如兰,朦胧气中,她的唇散着人的色泽,仿佛熟透果子,让人忍不住去尝试。

    孙新不目瞪口呆,手中的墨“啪哒”一声,从手中掉了出来,倒进石砚,激烈的墨花溅了出来,撒到桌上。

    宋昱不耐烦的抬头,冷冷的看了孙新一眼。

    孙新讪讪的擦掉桌上的墨迹,继续磨墨。

    而云锦诗并未有所觉,觉得似乎差不多了,重新放到桌上,福了福,抿唇笑道:“爷,请用茶。”

    宋昱挑了挑眉,修长的手指端起茶盅,优雅的抿了口,黝黑的眸子像是冬里化开的雪,透着点占暖意。

    墨已经磨了很长时间,孙新放下手中的墨,站在了一旁。

    云锦诗已经站了很久,从早晨站到中午,今天是她第一天过来书房伺候,宋昱一向勤政,很早便会起来审阅公文,为了避免迟到,云锦诗连早饭也没赶上,她看着安王被茶水润过的薄唇,淡淡茶香若有若无的飘散过来,突然觉得有些饿,一声奇怪的响声从腹部传出来。

    “咕噜……”

    她的脸蓦地红了。

    宋昱似乎没有听见,放下了手中的茶盅,重新拿起了笔,孙新还是像往常一样,面无表的站在一旁。

    云锦诗心中暗暗的松了口气,在王爷面前失仪,一不小心可是又要把侍妾规则抄上个几百遍的。

    只是,她没看见宋昱拿笔的手紧紧握住笔杆,似乎在压抑什么,然后又轻咳了几声。

    茶上余闻淡淡散去,洋洋洒洒的茶香袅袅。

    金黄花蕊吞吐芳香,外面阳光照进来,在地上投下淡淡的雕花形状。

    阳光强烈起来,似乎快到晌午了。

    “本王饿了。”

    宋昱看了孙新一眼,淡淡的开口道:“你去端些昨宫里赐的点心过来。”

    孙新微微怔了怔,心道王爷不是才吃过么,怎么还吃,可是嘴上却不敢多言,点点头出去吩咐了下去。不一会,外面传来敲门声,孙新开门接了,小心的放到了桌上。

    雪白剔透的瓷盘上放着几块精致的糕点,闻着味道像是酸枣糕。

    云锦诗觉得口中唾液飞快地分泌。

    宋昱抬头看了看,朝云锦诗勾了勾手指。

    云锦诗走过去,低下眼帘问道:“爷有什么吩咐?”

    “试毒。”

    宋昱皱了皱眉,一脸的不耐烦。

    云锦诗轻轻的应了一声,不解的看着宋昱,又看了看孙新。孙新眉头紧锁,眼睛在云锦诗和宋昱的上转来转去,最后,抵不住云锦诗疑惑的眼神,干咳了几声才道:“云姑娘,这是在王爷边伺候着的规矩,做奴才的往往先吃,替主子试毒。”

    云锦诗又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家伙狗规矩还真多,心中暗暗骂着,拿了放在托盘上的刀具,切了放在口中,尝了尝,入口即化,酸甜爽口,好吃极了。可是这样一小口,对她渴求食物的胃来说,似乎是大海中的一滴水,解不了饥渴。

    宋昱勾着嘴角看了她一眼,尝了她送到嘴边的点心,慢慢咀嚼,优雅咽下,看她又送了一块过来,伸手挡住她的手,淡淡说道:“本王饱了,你们用了吧。”

    云锦诗和孙新面面相觑,孙新不笑的有些为难:“爷,属下才吃过。”

    宋昱点了点头,不耐烦地看了云锦诗一眼,冷冷开口道:“快点,怎么这么磨磨蹭蹭的。”

    云锦诗苦苦一笑,她确实很饿不错,可是守着安王吃饭是不是太过不雅?

    罢了,管它呢。先填饱肚子再说吧。

    云锦诗抿了抿唇,拿过盘子,一口一口优雅吃起来。

    温香漫漫,黄蕊依旧。

    宋昱眯着俊目,深不可测的眼眸仿佛搅乱了的一池水,望着那优雅吃食的女子,失了神……

重要声明:小说《洞房失宠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