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九章 心潮翻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水流云在 书名:洞房失宠妃
    书友QQ群:101707149

    宋昱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却转过头目光投向台下,那里,一个青色影缓缓地从那出口出来,坐到了角落里一个位子上,她神色淡然,时而低声和一旁的人说话,时而抬头去看台上,却从不往这里看一眼。

    他心中变得莫名的不舒服,皱了皱眉,将心思勉强收回来,漫不经心的开口:“你叫什么?”

    冰儿脸色一红,羞赧的抿了抿唇,柔声回道:“回爷,妾冰儿。”

    “嗯。”宋昱懒懒的应了声,转头看向李总管:“赏。”

    楼下的香儿看着黎美人她们下了楼,随即转向一脸愤恨的羽美人,抿了抿唇却没有出声,羽美人几乎将手中的绢子揉裂了,美目直直的盯着黎美人的背影,待再也看不见才忿忿的撇了撇唇,骂道:“不就是个舞娘么,一样!”本以为自己的对手是柳美人,没想到却被平里不声不响的黎美人打败,羽美人自然是气不过。

    大多数女眷还在,况且柳美人还没走,她这样骂确实有**份,香儿不住拉了拉她的衣袖。

    羽美人回过神,口依然一起一伏的,将那帕子揉成一团,绷着脸道:“回去!”香儿不敢再多说,招呼了软轿将她扶上去,主仆二人这才回了兰趣苑。

    天色渐晚,宋晟起驾回宫了,众人也便66续续的散了。云锦诗漫无目的的走在回去的路上,旁时不时走过去一行行巡逻的侍卫,躲得远远的走着,目光投向那楼阁后面高高的围墙,叹了口气。

    什么时候,她才可以自由呢,她知道,最应该的就是从这安王府里出去,这里,容不下她……

    小路旁落了些许落叶,红红黄黄的残翼般的卧在地上,云锦诗看的皱了皱眉,循着一旁假山走了,一个没注意,迎头撞到一堵墙上,懊恼得揉了揉头部,睁眼却看到一小片雪白锦衣,上面的云纹丝丝缕缕,看得清晰异常。

    这衣服……

    云锦诗猛地抬头,映入眼帘的却是那张英俊异常的面容,篆刻般的线条略显冷硬,他看着她,剑眉微皱。

    他怎么会在这儿?

    略带疑惑的看了他一眼,这才意识到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急忙后退一步,理了理衣衫就要行礼,还未俯下就被他扶住。

    宋昱正要开口说话,却听得远处传来整齐的脚步声,那声音离这里越来越近,云锦诗还没有回过神就被他猛地勾住腰际,青衫飘动,白影一晃,两人齐齐躲到假山处,他环住她贴在假山上的体,一手撑住她后石壁,偏着头去看缓缓走过的巡逻侍卫。

    云锦诗僵直着体贴在冷硬的石壁上,一动不动,警惕而又疑惑的抿唇看他完美侧面,面如玉,如墨,剑眉醒目,直俊鼻,薄唇微抿,仅在那一刻,她扯掉心防去欣赏这么俊美的不似凡人的男子,慨叹着老天的不公,既然给他一副出众的相貌,为何还要赋予他显赫的家世,让,她与他,有了云泥之别。

    宋昱冷眼看着那些侍卫走过,不经意的转头,正好碰上她看过来的眼神,四目相对,竟都是不住一怔。

    一个清冷如冰,却犀利如剑,一个清澈如水,却平静无波。

    目光相遇,不经意的悸动,让两人心头一跳,一个诧,一个惊。

    “告诉本王,那曲子到底由谁弹奏!”宋昱别过眼掩去眼底惊诧,转过头又恢复原来冷冽,看向那清澈眼眸,脸上线条却柔和许多。

    云锦诗诧异看他一眼,低下眼帘笑道:“妾驽钝,不知王爷所指的那曲子?”

    竟敢在他面前装傻!

    宋昱皱了皱眉,觉出她略显僵硬的腰肢,只觉得越看不懂眼前这女子,若是旁人只怕早已贴上来,她却百般躲避,眼前这个女子,是擒故纵,还是果真对他没有心思?

    只是,他似乎更喜欢前面那个可能。

    勾起嘴角,他将她环的越紧了,那不盈一握的腰肢几乎与他贴在一起,一眼捕捉到她眼底一闪而过的惊慌,伏下,凑近尽量保持平静的面容,目光在精致五官上逡巡,扫到那樱红朱唇,不由蓦地转深。

    “本王最讨厌被骗,这件事,轻而易举的就可以查出来,现在给你一个机会,本王的意思你可明白?”

    他的意思……像他这般的精明,恐怕早知道曲子不是冰儿所弹,可是若是说了,冰儿该怎么办?黎美人该怎么办?况且就算她承认了,这件事对她,也不一定是什么好事,而且,他在这里等她,就是为了问这事么?

    似乎,太过不可思议!

    云锦诗僵直着体疑惑看他一眼,越觉得这其中有什么隐,可是说不得,若是说了,冰儿和黎美人就毁了,咬着唇恭敬答道:“王爷可是说的冰儿弹的那《女人心》么,妾也是极喜欢的,改天还想找她弹一给妾听呢?”

    还是不承认么?

    宋昱冰冷的眼神不自觉地染上一层愠色,他的脸色逐渐变冷,看她半晌才沉声开口:“本王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可想好了。”

    你若说了真话,本王会给你万千的宠,我惜你琴技了得,你若再百般推拖,就难免不识抬举了,这样想着手上不自觉地用力,云锦诗微微皱眉,背后墙壁冷硬,冷意侵进肌肤,连心都变得冷起来。

    两人间气氛变得凝重,他紧紧环着她,犀利的目光在她微低的面容上逡巡,等待着她的回答,却也带着他不曾察觉的紧张。

    云锦诗被他无形散气势压得喘不过气来,心中百转柔肠,她知道只要今天承认她必会一步登天,享尽荣华,可是这等殊荣不是她所期望的,它属于冰儿,属于黎美人,属于那些痴痴恋着他的女子,自嘲的笑了笑,暗暗叹了口气。

    抿了抿唇,云锦诗笑道:“爷说的,妾听不懂。”

    “你……”

    宋昱脸色彻底变寒,盯着她无波的面容,那双美目低着形成优美的弧度,毫不怜惜的捏住她雪白下颚,迫她抬头,探向那双湖水般的清澈眼眸,略带怒意的开口:“你可知道你说得这句话,轻易的舍去了别人梦寐以求的东西!”看着她痛得微微皱眉,不由放轻手上力道,冷冷的将她推到石壁上,扫了一眼那雪白上留下的粉嫩红痕,平息了一下心中怒火,负手而立,半晌,讽刺的勾了勾嘴角:“你那个好姐妹叫什么?”

    脊背贴在壁上带着微微凉意,云锦诗怔了怔,似乎没有听清他说什么,疑惑的看他一眼,却又怕他对冰儿做些什么,沉默着,不说话。

    宋昱看她一眼,似乎看出她的担忧、,讽刺一笑:“放心,本王会好好待她,这是她想要的吧,本王给她就是,说吧。”

    给她,给她什么呢,心,还是外表的光鲜呢?

    云锦诗叹了口气,冰儿,我只能做到这一步,以后的就要靠你自己,我们相依为命的那段恩已报,我也不欠你什么了,这样想着,柔柔开口:“回爷,妾那姐妹叫做冰儿。”

    宋昱冷哼一声,举步想走,却又负气似的冷冷抛下一句:“本王今晚就会招她侍寝。”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假山,修长影沿路前行,慢慢消失在视野中,他只是以为在陈述心中所想,也只以为在讽刺她失了这次机会,却没有想过,有谁侍寝本就由他决定,根本没有向她诉说的必要,也没有想过,若是仅仅因为惜才,又为何有这样大的怒气,这负气一说,可不就是为了气她么?

    当晚,宋昱果然宠幸了冰儿,当那轻纱小轿穿过内院时,羽美人的房间灯亮了一夜,而柳美人也是辗转反侧,无法入眠。

    第二,冰儿便被安置到了黎美人所住房间的对面,一时,安王府不再有三个得宠的妾,而是由三个变成四个,而且冰儿还是最得宠的一个。

    也许,黎美人当时只是想借着中秋宴的机会露个脸,让王爷不要忘了她,却没有想到那曲子会给安王留下如此大的影响,到头来却只是为他人作嫁衣裳,一夜之间,冰儿集万千宠于一,绫罗绸缎,金珠玉钗,什么都有了。

    黎美人大病一场,过后,便又没事人一般,对冰儿妹妹长,妹妹短的叫着,恍若从前。

    自那起,冰儿差人叫云锦诗过去过几次,她都委婉的拒绝了,她只告诉冰儿,那个秘密,她不会说,此后,冰儿就再也没有派人过去,她也依旧在伏虎苑按原先的子那样过着。

    只是她不知道,自那登台一曲后,就什么也不一样了。

重要声明:小说《洞房失宠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