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八章 后院惊雷(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水流云在 书名:洞房失宠妃
    书友QQ群:101707149

    “王爷,最近京城里突然出现了两股来历不明的势力,好像都是其他两国的人,暂时还不知道他们是何目的。”孙新将腾龙阁上报的消息一字不差的向宋昱汇报道。

    “来历不明的势力?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赤宇国?”难道其他两国对他赤宇国贼心不死?

    “据腾龙阁得来的消息是,他们像是在寻人。”孙新也很是纳闷,他们寻找的究竟是什么人,能够让他们不远千里的到赤宇国寻人。

    “寻人?是什么人?”宋昱疑惑渐深,也很好奇,他们寻找的究竟是什么人。

    “王爷,最近京城里突然出现了两股来历不明的势力,好像都是其他两国的人,暂时还不知道他们是何目的。”孙新将腾龙阁上报的消息一字不差的向宋昱汇报道。

    “来历不明的势力?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赤宇国?”难道其他两国对他赤宇国贼心不死?

    “据腾龙阁得来的消息是,他们像是在寻人。”孙新野很是纳闷,他们寻找的究竟是什么人,能够让他们不远千里的到赤宇国寻人。

    “寻人?是什么人?”宋昱疑惑渐深,也很好奇,他们寻找的究竟是什么人。

    “回王爷,好像是一个女人。但具体份,现在不能确定。”

    一个女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脑中灵光一闪,既然他们主动来赤宇国,若是不回礼一下,岂不太便宜他们了,“追查他们要寻找的人,先下手为强,将那人抓到。”也许他们要找的那个女人会对他有用。

    “是。王爷,今年的中秋还有您的生辰,还是像往年一样布置吗?”

    经孙新这么一提,宋昱这才想起,他的生辰宴已经被宋晟给决定了,他沉声说道:“这两皇上会派人过来布置,你只需要安排人协助即可。今年我的生辰和中秋一起办了。”

    “是。那属下告退了。”

    孙新刚走到门口,宋昱突然叫住他,“等一下。”然后低着头有些犹豫的问道:“云锦诗这几天是什么况。”

    孙新不满脸疑惑,莫非王爷这次真的对她动心了?他小心翼翼的回道:“回王爷,这几后院一切都好,没有生什么事,您大可放心。”

    或许没有消息便是最好的消息,他可不希望再看见那白嫩的肌肤上出现什么伤痕。想到这里,宋昱的嘴角不升起一抹微笑,抬起头时,现孙新正在看着他,他有些不自然的说道:“嗯。”

    “王爷,今夜是否让云锦诗侍寝?”孙新试探着问道,看王爷的样子,应该很喜欢那个清秀的稚嫩的女子。

    宋昱却好像被人戳破了心事一般,有些难堪,虽然他心里是非常想让她侍寝的,可是碍于面子,还有他以往的坚持,他不能让一个女人左右他的想法,想到这里,他看向孙新,口气有些不善的说道:“不用了。叫李总管随便找个人来吧。”

    “你说她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秋水从云锦诗那里离开之后连忙的赶去找伊人和柳美人,然后她将刚才她与云锦诗的对话对她们两个一字不差的说了。

    柳美人不皱起眉头,暗想,那个不美丽但却有着甚好的气质的女人,究竟是真的有心计还是没有,或者说,她是否想得到王爷的宠

    “不管她是不是有那个心,我们都必须除掉她,王爷对她的关注已经出了我们所能接受的范围。”柳美人想来想去,最后有了这个决定。

    伊人一听,也点了点头,道:“刚才我也是这样想的,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哼!那还不简单吗?别忘了,我手里还有一张牌没出来呢!”柳美人的嘴角挂上一抹残忍狠毒的微笑。“把那个小蹄子放进来吧。”喝了杯茶,柳美人这才想起门外还有一个人。

    房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一个弱小的影,带着些许的怯懦,也带着一些不易被人察觉的狡黠,走进了房间。

    软蹋上的女子优雅的坐着,华丽的指轻轻的按住那上好茶杯,却还是轻轻的晃了一下,溅到指上,一旁的小丫头急忙上前将那茶杯接过去,却不想柳美人对着那小丫头就是一巴掌,“啪”的一声清脆,小丫头的脸颊上立即浮现出一抹红痕。

    她似乎还不解气,对着那小丫头就是一推,怒骂道:“不听话的小蹄子,骑到你头上来了。”

    小丫头不明白她说的什么,也不敢问只得跪在地上,一个劲儿的磕头,口中不停的喊着:“美人饶命,美人饶命,奴婢再也不敢了……”

    一个大些丫头急忙上前接了她手中的茶杯,献媚的笑道:“美人,别让外人看了笑话。”说着已有所指的看了看站在门边的那个影。

    柳美人的气似乎也消得差不多了,低头戴正了纤细手指上的指,这才抬起头对着地上还在磕头的小丫头道:“下去吧,今天本美人心好,暂且放过你一码。”

    小丫头这才颤颤巍巍的退了下去,柳美人看向站在门旁的那个影,冷冷笑道:“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那影也是讽刺一笑,软软的开口:“美人请放心,奴婢自然知道,不过还请美人也不要食言,事成之后,就送奴婢离开这里。”

    “这个自然记得。”柳美人险一笑,不着痕迹的摆了摆手,“你下去吧。”

    那影也不拖沓,微微一福,开门出去了。

    “美人,你觉得那云锦诗当真是个有本事的么?”秋水向前探了探子,略带疑惑的问。

    柳美人冷哼一声,淡淡的开口:“她以为在我面前装傻我就会放过她么,既然不能收为己用,那她也只有死路一条。”说到最后,柳美人话音有些滞重,近乎咬牙切齿,一旁的秋水抿了抿唇没有说话,倒是伊人一句话打了圆场。“天色也不早了,美人还是早点歇着吧,范不着为了那个女人如此劳心劳力的。”说罢,她便拉着秋水退了下去。

    站在一旁的大丫头,识趣的走过去吹了大厅里依然燃着的灯,然后扶着柳美人进了内室,“美人该休息了。”

    大厅里一片昏暗,仿佛又恢复黑夜的本色,只是不知道,这夜能够掩盖多少不为人知的事,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罪恶。

    这,忙了一天,却没有见到小瑶的半个影,眼看太阳就要落山了,云锦诗不有些奇怪,扔了手上的针线活,出了房间去找香儿,却见她正指挥着小丫头们抱着一大堆单什么的走来走去,枕,缦帐什么的,搬家似的。

    云锦诗很是奇怪的走过去,问道:“香儿姐姐,可是有新人要来么?”

    香儿似有深意的看她一眼,却没了平里的倨傲,看见一个小丫头不小心将单掉到了地上,不由怒道:“干什么呢,拿去洗,今天晚上要用的。”那小丫头急急忙忙扯了掉到地上的单,慌张的往洗衣坊跑去。

    香儿回过头见云锦诗还站在一旁,皱了皱眉,似乎又想到什么,回过头淡淡道:“旧人去,新人来,可不就是这么一个理么?”

    云锦诗微微一怔,也没有多想,笑着点了点头,又道:“香儿姐姐说的是。”

    香儿讶异的看了她一眼,勉强咧了咧嘴,见收拾得差不多了,提了裙裾举步走,抬眼却见她又跟了上来,愈加不耐烦:“还有什么事么?”

    云锦诗连忙陪笑着上前问道:“香儿姐姐可知道小瑶到了什么去处么?”

    “小瑶?”香儿闻言冷哼一声,凝神看了她几眼,略带讽刺的道:“难为你还替她担心。”朝她摆了摆手,道:“去青石井打水了。”

    “青石井?”云锦诗不由自主的拉住她,疑惑的问道:“什么井不好去,偏偏去青石井?”

    香儿一把扯开云锦诗的手,冷笑道:“自然是点名让她去的,虽说那里不干净,她自己干干净净的难道还被人害了不成!”

    云锦诗不由得怔了怔,心中暗暗寻思着可是她得罪了羽美人了么,那地方荒无人烟的,而且听说那井里又死过人,什么地方不好去,偏偏去那里,这样想着,也顾不得和香儿道别,提了裙裾,急急得像青石井的方向跑去。

    香儿看着那青色的影渐渐消失在视线里,不惋惜的叹了口,回头看着小厮们把东西从云锦诗的屋子里都搬了出来,换了新的进去,又是一叹,一个小厮觉得奇怪,凑上来笑道:“这屋子里的主人好像不知道过冬了要换新被褥呢。”

    香儿没有说话,过了一会才轻声道:“她以后都不会回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洞房失宠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