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章 诗情画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水流云在 书名:洞房失宠妃
    书友QQ群:101707149

    云锦诗不笑着摇了摇头,今天这是怎么了,偏偏生了这么多烦恼。是触景伤吗?还是这渐萧索的秋天就会给人平添几分忧愁?

    手上用力一挥,落叶借着力道洋洋洒洒的上扬,雪花般的飘落,仿佛将脑中不该有的想法远远的抛走,不留一丝痕迹。

    不料这样大的动作却牵了伤口,咬着唇拂着口吸了口气,睁眼,却不期然的扫到一双黑色的麒麟皂靴。

    靴面是上好的云纹锦缎,却沾了碎碎枯叶,红黄点点,立于其中,白色的衣摆随风浮动,衣角翩然。

    云锦诗不由得吃了一惊,头都未抬就扔了手中扫帚施礼:“妾见过王爷。”

    宋昱一向有起早散步的习惯,今无意进了戏园,在远处瞧了她一会儿,心中一动便走了过来,却不想刚刚过来就被她扫了满落叶,洋洋洒洒的漫布下来,惹了一细碎。

    他眯眼看着眼前女子,见她螓微低,腮上浮红一片,便若那三月桃花,润烂漫,小巧锁骨若隐若现的藏在领口,不由得心头微微一动,半晌才沉声开口:“免了吧。”

    云锦诗这才抬眼看他,却见他乌轻拢,面容如玉,剑眉入鬓,清冷的目光看着她,一白衣胜雪,本来出尘冷冽的气质被上细碎落叶破坏,多了几丝人味,徒增了几份亲切感,让云锦诗不由抿嘴勾了勾嘴角。

    宋昱自然将她细微的笑看在眼里,扫了一眼上落叶,抬手攥了云锦诗的下颚,微微皱眉:“你觉得很好笑么?”

    云锦诗一惊,急忙低下眼帘,乖巧说道:“王爷恕罪,妾这就给爷拭了去。”说着小心挣脱钳制,抓了袖口帮他轻轻擦拭那上好锦缎上的落叶碎片。

    宋昱却也没有拒绝,冷冷的收回了手。

    两人靠的很近,她可以清晰地闻到他上淡淡的清香,像是山中飘来的阵阵茶香,冷润清新。

    清风徐徐,落叶纷纷,靓男俊女,这戏园突然诗意起来,一时间,暗香涌动,如歌似画。

    旁传来女子上特有的幽兰体香,乌松松挽着,睫毛轻颤,一只白嫩的小手专注的在他雪白衫子上游移,螓蛾眉,朱唇滴,让他不由想去尝试那唇会是什么味道。

    将衫子上的碎叶细细的除了去,云锦诗又蹲下来去擦拭衣角和那双长靴。态度专注,却不卑不亢,若是别的女子,只怕早就粘上来了。

    心中倏的划过一道亮光,顿时清明许多。

    宋昱勾了勾嘴角,俯视蹲着的影,淡淡开口:“云锦诗?”

    靴子上的胳膊轻轻一顿,没有抬头,却听她恭敬的开口:“爷您有何吩咐?”说着手又动了起来,声音如玉珠相碰,清润好听。

    云锦诗万万没有想到宋昱会将他记在心上,心中不免半喜半忧,有人记得你总是件好事,可是这人是她唯恐避之不及的主儿,以后怎样,便更加难测。这样想着,下颚一凉,却又被勾了起来,不自觉地抬头,对上放大的英俊脸庞和黑潭般幽深的眸子。

    四目相对,只听他淡淡开口:“本王赐你的衣服呢,怎么没穿?”

    云锦诗一听不由笑起来,见他俊眼不悦的一眯,急忙收了笑,敛了眼帘,恭敬说道:“回爷,妾在做差事,若穿了那衣服岂不糟踏了。”

    她未施粉黛,髻松挽却清丽可人,恍若出水芙蓉,方才不自觉地一笑,倒让宋昱有那么一时的恍惚,听她这样说不由一笑,想松了她,却又舍不得手上滑嫩触感,心中不由纳闷以前怎么没现,扫了她一眼,考虑着晚上要不要再让她侍寝。

    云锦诗低着眼帘不知他在想什么,只是,下颚被她勾着,脖子变得僵硬,扯得口刺痛,不由微微皱了皱眉。

重要声明:小说《洞房失宠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