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 梦醒时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水流云在 书名:洞房失宠妃
    书友QQ群:101707149

    其实,宋昱并没有睡着,他一向浅眠,心中有些恼怒为什么自己突善心让她留下,这对他说来是个麻烦,他不愿意在女子上花太多心思,所以他才将这些事都交给李总管,马马虎虎说的过去就可以了,用不着事事向他禀报,偏偏李总管却是一个十分忠心的主儿,什么事都要来询问一下才敢作决定,今让她留下,李总管肯定要来问他是否赏赐,是否晋升。

    微微皱了皱眉这才觉后那人蜷在角落里起抖来,小的子紧紧地用被子裹住,略带零乱的丝顺着丝织的被面柔顺的滑下,半脸埋进被子只露小片脸颊,浓密的睫毛轻轻颤抖着,修眉紧皱,面色痛苦。这样的她脆弱而无助,仿佛秋天漂泊在风中的瑟瑟抖的落叶,让他有种揽进怀中的冲动。

    宋昱对自己产生的这种**头吃了一惊,冷冷勾了勾嘴角,不耐烦地推了推那抖的子。

    云锦诗从噩梦中迷迷糊糊的醒来,睁眼就看到宋昱那冷冽的眼神,他皱眉看着她,语气有些烦躁:“你做恶梦了?”

    她猛地回过神,低下眼帘,略带恐慌的问道:“妾是不是吵到爷了?”

    眼前的女子低眉顺目,一言一行都十分符合他的侍妾们应有的标准,可他却感到莫名的恼意,冷冷的哼了声,回过又睡了。

    又眯了一会儿,云锦诗迷迷糊糊的感觉到宋昱起穿了衣裳,他举手投足里带着明显的小心翼翼,这让云锦诗莫名的心中一暖,她没有起,只是仍然闭着眼睛。可是她听到那人轻轻的打开了门,又轻轻的合上,轻的让她的心开始颤抖。

    过了一会,门被缓缓打开了,一个老嬷嬷缓缓走进来,灰白的头松松挽着,一只玉色簪斜斜插在髻上,她手里端了一个白瓷的药碗,面色严肃平板,看不出喜怒。云锦诗睁开眼直直看着那碗缓慢移动过来,为自己刚才心中那溢满的温感到好笑。

    “喝了吧。”

    那嬷嬷看也不看她,直接将那碗端到云锦诗面前,浓黑的色泽应着白瓷的细腻,强烈的对比刺痛了云锦诗的双眼。

    她们只是他的妾,只是他泄**的工具,却因为出,没有资格为他生孩子,原来,妾,竟是这么凄惨可怜,连做母亲的资格都没有,云锦诗望着那药竟有一丝的恍惚。

    她第一次的时候就喝过的,再喝一次又有何妨?

    况且她要离开就不能留下任何牵绊……

    想到这里,云锦诗冷冷一笑,伸手端过,一饮而尽。

    “可以了吧。”

    云锦诗擦了擦嘴角残留的汁液,将那碗递给那嬷嬷,尽量端平的碗还是带着些许颤抖。

    “姑娘,认命吧。”

    嬷嬷怜悯的看了她一眼,接过碗,这时进来一个梳着大辫子的丫鬟,她将手中托盘放在桌上,看了看那嬷嬷,嬷嬷对她轻轻颔,她便下去了。

    “你也算是个特别的,王爷可从来没有让女人从这张上睡过一晚的。其实,你本来可以有何王爷同共枕的权利的,这又是何苦呢?”那嬷嬷将那托盘里样样齐全的衣服平放到她手里:“穿上就快些离开吧,王爷准你一次,可没有再准二次的时候。可千万不要把王爷一时对你的骄纵当做是恃宠而骄的资本。”

    原来嬷嬷是怕她赖着不走。

    云锦诗冷冷一笑:“嬷嬷请放心,锦儿这就离开。”

    “你也算是个聪明的。”嬷嬷看了她一眼,没再说什么,转出去了。

    那是一件上好丝绸做成的裙衫,轻若鸿毛,美若霓裳。

    云锦诗却没有心去欣赏这衣服有多美,一件件穿在上,疲惫的出了宋昱的卧房。回去的路上,在她旁经过的丫鬟小厮们均都诧异看她,她也不予理会,只是走着,面无表

    “姐姐……”

    不远处传来一声悦耳呼唤,云锦诗从纷飞的思绪中回过神,转,无焦距的目光投向那声音来源,待看清来人竟是一怔。

重要声明:小说《洞房失宠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