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梦的点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水流云在 书名:洞房失宠妃
    书友QQ群:101707149

    云锦诗上酸软无力,偏偏又很痛,滑到沿上,双臂撑在两旁,想要下

    不知是该怪单太过细滑,还是她的肌肤太过水嫩,云锦诗刚刚将腿放下,便觉子一滑,心中暗道不好,心想自己这个样子跌到地上不摔的头破血流才怪,正在暗叫倒霉,腰间却被一只健臂勾住,肌肤相碰,一个温,一个冰凉,激起阵阵战栗,抬头便看见一双幽深的不见底的眸子。

    “嘭……”

    云锦诗还没来得及看出那黑眸中隐藏着怎样的绪,就被他毫不怜惜的振臂一勾,狼狈的摔回到了上。

    虽然要比地面软许多,可是猛然被摔,云锦诗还是轻微的呻吟了一声。

    “谁许你离开了?”

    云锦诗也并不害怕,只是没有抬眼看宋昱的表,低着头自顾自的说道:“妾只不过是遵守规矩而已。”

    “规矩?”宋昱这才猛然间想起,凡是给他侍寝的侍妾,侍寝过后必须立即离开,任何人都不许停留。而此时此刻,他却不想让这个女人离开。这是他第一次对一个女人产生这种感觉,这不令宋昱感到有些难堪。可是,他的内心里却有着浓浓的不舍,不知为何,他贪恋她上的温暖。

    “本王许你睡到天明。”

    宋昱扫了一眼她白嫩的体,随手拽了被子扔到她上,背过再也不看她,倒头就睡。

    能一觉睡到天明,对一个侍寝的侍妾来说是一个莫大的荣幸,云锦诗却感觉心中惴惴不安,她扯过被子盖住露的体,将体蜷成团,靠着柱看着他乌黑的如水墨画般的渲染在素色的单上,此时,他背对着她,几缕黑色的搭在麦色的肤上,薄薄的被子遮住下半,将男特有的阳刚线条展露无疑,麦色的肌肤在暗黑的夜里越显得细致精壮。

    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极俊美的男子,云锦诗的心中暗暗赞叹着,可是这样俊美的男子却不会对女人温柔相待,他若再温和些,只怕自己也会不住上他吧。

    想到这里云锦诗不自嘲的笑起来,?她会么?这辈子,她的生命里还会出现这个字吗?她还有权利去别人吗?还会有人上她这种人吗?六年前既然决定走上那条路,就注定了她这辈子和这个字无缘。

    上下眼皮开始打架,云锦诗在心里默默告诉自己就睡一会,体早已疲惫不堪,尽管这样提醒着自己,结果还是沉沉的睡着了。

    梦里,她又看到那群山贼用鞭子恶狠狠的打她,她的体那么小,那么薄弱,那鞭子一下一下的打在上,留下一道道血红的痕迹。

    “别打了,别打了……”

    她死命的用双手护住头,将体蜷成团,拼命的躲着那鞭子,透过指间缝隙,她可以看到那些男人猥琐而狠的面容,和她后正撕心裂肺的哭喊着的母亲。

    上每一处都在痛,她却没有哭,她冷冷看着那男人,直到上血模糊。

    那时她才九岁,一个不懂事的小丫头,却有这样清冷的眼神,着实让那几个男人吃了一惊,而她却不知正是她这样的反应,反而更加激起了那些猥琐男的兴趣。当时她看到山贼领笑着指着她,转头对披头散的母亲说:“这小妞儿够劲儿,我都等不急想要尝尝她的滋味了。”

    母亲哭得更厉害,她几近疯狂的扑过去趴在那个男人脚边一个劲的磕头:“求求你不要,她还小,你让她做丫鬟,做牛做马,做什么都可以,求求你别让她一辈子呆在这里。”

    那男人一脚踢开母亲,冷冷笑着开口:“你说不尝就不尝么,总要有人替她。”

    母亲倏的抬起头,她绝望的看了云锦诗一眼,转过头站起来,对着那男人咬了咬牙:“今晚我来陪你们便是。”

    那时候,她觉得母亲是用尽了毕生的力气说出那几个字的,因为就在那一夜,母亲选择了和山贼同归于尽,来保全她的清白和自由……

    记得那一晚,母亲熬了她最喜欢喝的皮蛋瘦粥,她一边喝,母亲一边告诉她,逃亡的子不好过,以后不一定还会遇到什么样凶险的况,但是你要学会保全自己,最重要的是,不要轻易失了心。

    她记得那时候的母亲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美艳而凄凉。

    她一直记得这话的,所以她从不轻易的展现自己,只是努力的完成主子交给她的每一项任务。

    其实,她要的不多,她只想离开,离开那个如同地狱一般黑暗的地方,离开这里,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好好过自己的生活,她不要再整天提心吊胆的过着行走在刀尖上的子,也不要像现在这样过这种虚假的子……

重要声明:小说《洞房失宠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