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遭到误解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水流云在 书名:洞房失宠妃
    书友QQ群:101707149

    云锦诗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哎呦,我的肩膀!”

    “主子,主子,你怎么样啊?”冰儿在地上连滚带爬的扑了上去,泪眼汪汪的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云锦诗。

    “放心,一时半会儿我还死不了。”说实话,连云锦诗自己都在佩服自己的生命力,两只手腕已经没有完好的了,又流了那么多的血,刚才又从高处摔了下来,却还是没事。不过,这一下确实摔得很痛,云锦诗努力的从地上拍拍股爬了起来,每动一下都牵动着全跟着痛。

    “主子,都是冰儿不好,冰儿太笨了,不会爬树,还害得主子跟着摔了下来。”冰儿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歉疚的说道。

    “没事,冰儿,别哭了,这也不能怪你,要怪就怪那个该死的男人刚才偏偏出声吓了我一跳。”云锦诗一边拍着粘在股上的泥土,一边恶狠狠的瞪着宋旭说道。

    “这位姑娘,请问在下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吗?还是你在怪我刚才没有英雄救美?”宋旭对于云锦诗的目光丝毫不以为意,反倒是淡淡一笑,刚刚他只不过是因为第一次看见倒挂在树上的女子,所以看得呆了,一时间忘记英雄救美而已。

    “没听说过有一句话叫非礼勿视吗?谁要你突然跑出来偷看的?”从昨晚开始压抑在云锦诗心里的怒气和委屈似乎要在这一刻迸出来。宋家的男人都是这么差劲的吗?眼睁睁的看着她从树上掉下来却不出手相救。

    冰儿猛地回过神来,看着自己的主子正恶狠狠的朝着宁王爷步步近,她一下子嘴巴张了老大,都忘记合上了。天啊,那可是堂堂的王爷呀,主子不过是一个新婚不得宠的下堂妃,怎么可以对王爷如此不敬,王爷怪罪下来她们岂不是更没好果子吃了?

    也顾不得什么礼数、尊卑的了,冰儿用膝盖在地上移动,一下子扑了上去,死死的抱住云锦诗的腿,苦苦的哀求着,“主子,您是王爷的侧妃,可千万不能冲撞了宁王爷啊!”

    云锦诗本来刚向前迈出一步,突然被后面的力量拉住,导致她一下子重心不稳向前摔了出去,刚好重重的、不偏不斜的摔在了宋旭的怀里。

    “啊,云主子!”听到冰儿刚才的话,宋旭不觉一愣,错愕的看着那个跌倒在他怀里的人儿,那就是那个青岩国送给皇上的礼物?结果却被二哥求做侧妃,花轿里割腕自杀,洞房花烛夜惨遭**。

    “你们在干什么?”森冰冷的声音忽然从后响起,宋昱厌恶的看了一眼正趴在宋旭怀里的云锦诗。娶她本是因为要她做个替代品,可是没想到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让他颜面扫地,一夜之间成为整个赤宇国茶余饭后的笑柄,他会让她生不如死,会让她一点一点后悔她昨天所作的一切!

    听着背后那个如同从地狱中传来的声音,云锦诗从宋旭的怀里缓缓的站直子,狠狠的瞪着此时正笑得云淡风轻的他,心中对宋旭的厌恶不觉又增加了几分。

    “这么迫不及待的就开始勾引男人了?难道还嫌本王不能满足你吗?”森森的声音再次在云锦诗的背后响起,单薄的子不由得一愣,忽然感觉到手腕上传来一股像是被铁钳夹住一般的剧痛。

    “你要干什么?放开我!”此时,云锦诗已顾不得眼前的宋旭,她猛地回看向正死死钳制住她的宋昱。那力道大得像是要捏碎她刚刚接好的手腕,宋昱一点一点的慢慢用力挤压着,甚至可以听见骨头相互摩擦粉碎的声音。

    云锦诗疼的脸色苍白,滴滴冷汗从额头冒出,但是她只是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倔强的抬起下巴,看了一眼正在被宋昱捏着的手腕,抬起脚来迅而大力的踩了下去。这一下用力之猛,让她瘦弱的子因重心不稳险些摔倒,摇晃了几下,云锦诗才站好,然后抬起头来冷冷的看着一脸沉的宋昱。

    “人!”宋昱脚下吃痛,眼里闪过一丝狠绝,他的手一下子猛地摔了出去,毫无防备的云锦诗像一块破布一样被狠狠的摔在了一旁的墙壁上,然后又反弹到地上。

    混蛋!云锦诗感觉口火烧火燎般的剧痛,眼前一黑,险些昏厥过去,她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感觉眼前有一个黑影压了上来,无力抬起的手腕,再一次无的被一只大脚残忍的踩住。

    “啊!”撕心裂肺的叫声响彻整个安王府,早上才刚刚接好的骨头就这样再一次硬生生的被踩成脱臼,一口鲜血从云锦诗的嘴角流了出来,只可惜这痛还没来得及散去,手腕却继续的在厚重的鞋底底下摩擦着,一点一点,脱臼的手腕被捻的变形,眼看就快要粉碎。

    残暴过后,宋昱终于慢慢的抬起脚,轻蔑不屑的眼神看着在地上蜷曲着的瘦弱的子,一字一句从他的嘴里吐出,“下一次,再不守妇道,勾引男人,我让你的手彻底残废,生不如死!”

    刚才被吓得呆若木鸡的冰儿终于回过神来,她看着口中不停吐血的云锦诗,“哇”的一声又哭了起来,一下子扑了过去,抱住宋昱的腿,一个劲儿的磕头,不住的哀号着,“王爷,求求你放过我家主子吧,求求你救救她吧,她伤的那么重……”

    “冰儿,快起来,不要给这种畜生磕头,这只会轻了自己。”云锦诗轻咳了一声,又吐出来一口鲜血,她用那只没有折断的手慢慢的支撑着自己坐了起来,她静静的喘息着,高傲的目光毫不示弱的与宋昱对视着。

    如果说昨夜的残暴是因为她这副子自杀而惹怒了他,这还有可原,可是今天,她并没有得罪他,却平白无故遭到虐打,这果真是个连畜生还不如的男人,完全不分是非黑白,只会用拳头说话。

    “真是没想到,青岩国的安远公主竟然这么有骨气,要是你们那个皇帝也有几分你这样的傲骨,那你也不会被当做礼物送到我们赤宇国来了。”宋昱居高临下的看着朝他高傲的抬起头颅的云锦诗,他的嘴角不由得泛起一抹冷的笑,那冷酷无的笑容,让他的脸此刻看起来更加的森骇人,似乎随时都会将眼前这个瘦小的影吞噬。

重要声明:小说《洞房失宠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