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王府初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水流云在 书名:洞房失宠妃
    书友QQ群:101707149

    昨天,好端端的一场婚礼变成了闹剧,宋旭那可是亲眼所见,依照着宋昱的脾气,他知道这位安远公主一定没什么好果子吃。

    “怎么?你有什么意见吗?”宋昱一边说着,一边不慌不忙的穿好外,他冷冷的撇了撇一脸叹息的宋旭,深邃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厌恶的神,“我不介意你把人领回宁王府。”

    一听这话,宋旭忙不迭的直摆手,嘿嘿的干笑了两声,一只手搭在宋昱的肩膀上,“二哥,你别开玩笑了,好不好?那可是你新娶进门的侧妃,好不容易才从皇兄那儿求来的,我怎么敢夺人所呢。”

    哼,好小子,竟敢上门来取笑他,宋昱眼睛微眯,冰冷的目光扫过肩膀上那只跟女人的手一样白皙的爪子,勾起嘴角邪邪的一笑,“我不介意再折断一只手!”

    宋旭“嗖”的一下迅的收回了手,修长的影瞬间退出了一丈多远,“二哥,你真是越来越可怕了。”说着,他又十分同的看了看站在一旁沉默不语的孙新,感叹道:“哎,孙新啊孙新,我真是佩服你的定力呀,跟在我二哥后快十年了,竟然还能毫无损的站在这儿,不过你也不要老是这么沉默啊,偶尔的也学着顶撞他一下,不然他的脾气也真是大得快要没边儿了。”

    孙新只是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表夸张的宋旭,然后又低下头一动不动的继续在一旁充当“木桩”一样的角色。像这样的场景他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三皇子宁王爷宋旭生风流懒散,而二皇子安王爷宋昱却生冷漠残暴,这两兄弟表面上看上去是这么的和气,可是暗地里却是一直在较劲。毕竟,在这皇室之中又怎么会有亲可言呢?在这里人间最普遍的感却成为了一种最奢侈的感,从来就没有什么真,有的只不过是数不尽的虚假意和猜测嫉妒罢了。

    宋昱迈开大步朝前走,也不理他,宋旭自知没趣,甩了甩手说道:“哎呀,走了,走了,一大早上的到处都是哭声,哭丧一样的。”说罢,他朗声一笑,一个纵便轻松的翻过了高高的围墙,轻车熟路的向着一贯出府的老路走去,半路上再次经过那个传出惊天动地哭声的宅子。

    “主子,您真的确定您要出府吗?”冰儿猫着腰,藏在树丛后面,小心翼翼的从树后探出头,瞅了瞅站在后门外的带刀侍卫,立刻把头缩了回来。子惊慌的颤抖着,“哎呀,不行,不行,主子,这可使不得,他们都有刀,会不会直接把咱们咔嚓了啊?”她一边说还一边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云锦诗无奈的抬头望天,神那,真是老天爷要亡她吗?想出去一趟也这么难,要是她会轻功该多好,只要嗖的一下就可以轻轻松松的飞出这座牢笼了。而现在呢?她却和冰儿跟两个小贼一样猫着腰蹲在树丛里,绞尽脑汁想着出府的办法。

    “冰儿,我们去那边。”走大门不行,没想到走后门竟然也不行,云锦诗笑了笑,拉着冰儿的手快步朝着那高大的围墙走去。

    “主子,你要爬墙?”冰儿不缩了缩脖子,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她抬起头看着眼前那高耸的围墙,那么高,怎么爬的上去呢,就算爬上去了,万一摔下来那岂不是没命了吗?

    看着冰儿快要抖成一团的子,云锦诗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她用没有骨折的右手推了推冰儿,把她推到一棵大树下,然后不抬起头来,向上看去。

    “冰儿,不要怕,从这里爬出去,不会有人现我们的。”她们被丢进这僻静荒凉的院子里,谁还会去在意啊。

    “主子,我怕,我不敢爬,从小到大我都没爬过树。”冰儿拼命的缩着子,她不是小时候没爬过树,而是有一次从树上摔下来,在上一直躺了一个月才好,从此以后她就再也不敢爬树了。

    云锦诗再次无奈,“冰儿,你怎么胆子这么小啊。”对着冰儿摇了摇头,云锦诗便用手抱住树干,两脚用力一蹬,没几下就爬到了一根较为粗壮的树枝上,没想到她这副子还真是蛮轻盈的。再低头看看树下目瞪口呆的冰儿,云锦诗心里竟有一阵的得意,她兴奋的朝冰儿招了招手,“冰儿,快爬上来,我可以拉你一把。”

    “是,主子。”冰儿吞了吞口水,一脸的紧张,她也学着云锦诗的样子,十分卖力的往树上爬,只可惜爬了半天也没离地面有多远。

    天哪,这么笨的人是怎么当丫鬟的呀。云锦诗简直被她气得要翻白眼,她两腿交叉,紧紧的勾住树枝,然后手一松,整个人倒挂在树枝上,“冰儿,把手给我,我拉你一把,你再一使劲儿就上来了。”

    “主……主子……”神那,冰儿简直看的目瞪口呆,她一不留神,手一松,整个人又扑通一下,一股坐在了地上,主子呀,你怎么可以做出这么危险的动作来。

    云锦诗这下是彻底拿这个小丫鬟没办法了,此时,她依然倒挂在树上,朝着坐在地上的冰儿大声叫道:“冰儿,你真是有够笨,快起来呀,再爬上来。”

    正准备出府的宋旭听到这叫声不由得一愣,他停下脚步,飞越过围墙,只见一个一青衫的姑娘正双脚勾着树枝倒挂在大树上,而大树下,一个小丫鬟正跌坐在地上,死活都不起来,眼看着都快哭出来了。真是让宋旭看了以后更加的搞不清楚状况。

    “姑娘,您这练得是什么功?”宋旭双手抱在前轻笑着,没想到安王府里竟然还有这等有趣的人物,莫非是他那个二哥金屋藏了?

    突然传来的声音让云锦诗怔了怔,紧接着又听见树下的冰儿惊慌的叫道:“宁……宁王爷,奴婢见过宁王爷。”

    什么?什么猫王爷,狗王爷的,没一个好东西。一想起昨晚生的事,云锦诗心中的怒火噌噌的便涌了上来,特别是当她看到眼前这个男人的脸和昨晚那个禽兽的长相有几分相似的时候。

    一时气恼,云锦诗忘了此时自己正倒挂在大树上了,刹那间子迅的从树上坠了下来。

    “啊,主子!”冰儿再一次惊恐的尖叫,只可惜她想过去接住云锦诗已经来不及了。

重要声明:小说《洞房失宠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