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离奇失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加工师 书名:超级意念分身
    搜寻何安的家,对萧白来说并不太难,因为意念体可以穿墙透壁,四处找人,而且这次他的运气还算不错,才找了两三家,就发现何安了。

    萧白进到何安房里的时候,看到他正在点着一沓钱,脸上挂着极为(阴yīn)险的表(情qíng)。

    “九千,九千一,九千二……九千八,九千九……一万……哈哈哈哈,一万块。”

    “杜峰啊杜峰,你也算是个冤大头了,在这广市,整人哪用得着花这么多钱?”何安一个人在那里瞎乐着,从那一沓钱里分出过半,紧紧地抓在手里,脸上神(情qíng)越发得意,“随便来个两三包烟,找几个要好的朋友,就能把人揍一顿了,不就对付个学生么,又不是黑帮火拼。”

    “这次我可赚大了,拿出几千块教训那小子都绰绰有余,其他的钱就全部归我。”他想了想,不满足地再抓一把,这才得意地(奸jiān)笑起来,“好,拿两千就足够办事了,不够再去要。”

    “原来这小子怂恿杜峰对付我,是为了钱。”萧白正好听到他的自言自语,不由气得暗自发笑。

    他环顾四周,打量起何安的房间,忽然发现,这小子的房间还(挺tǐng)整洁的,不像自己那里,什么东西都乱糟糟的堆成一团,看起来跟牛棚似的。

    这里电脑空调书柜等等一应俱全,也比自己房间宽敞不少,条件明显好了很多,萧白甚至还有些眼红地发现,一具栩栩如生的实体娃娃摆放在房间的角落,穿着漂亮的碎花睡裙,哀怨而凄迷的眼神对着大(床chuáng)。

    电脑桌旁的墙壁上,歪歪斜斜地贴着几张女星的海报,有刘奕菲、王心凌、曹颖、莉亚迪桑等等,但却没有一个男的。

    “何安这((贱jiàn)jiàn)人……”萧白见此,不由会心一笑。

    萧白带着批判的态度看了几眼,接着回过头,又有些郁闷地发现,他正把钱藏到枕头下,这个习惯,居然和自己一模一样。

    藏好钱后,何安拍了拍枕头,转(身shēn)在电脑上玩起了网络游戏。

    萧白第一次以意念出体夜游,对探视别人的**充满了好奇,于是跟过去看了一下,等他看清何安在玩的是什么后,不由得哑然失笑。

    画面中,一个(身shēn)穿“浩气正宗·瑶光”威望(套tào)装,手持轻舞蝶足剑的极品七秀正在南屏赤马山与人厮杀着,只见他狂按g键,鼠标上点下拽,刀光剑气飞来飞去,好不激烈,不一会儿便有三个前来做阵营(日rì)常任务的恶人倒在他的偷袭下。

    恶人天策怒骂道:“你妈个大**,又是你!”

    另一个天策骂道:“一天到晚都在守山,烦不烦啊你?”

    最后一个是剑纯阳,附和道:“垃圾!”

    “**,老娘就喜欢守山,你们不服就咬我啊。”何安劈里啪啦地打字,脸上露出了(淫yín)((荡dàng)dàng)的神(情qíng),“三个人都打不过老娘一个,菜((逼bī)bī)!”别人越骂,他玩得越起劲,越有成就感。

    没想到这小子还(挺tǐng)(爱ài)国的,玩的是国产武侠网游大作《剑侠(情qíng)缘网络版叁》,不过他选的是女(性xìng)职业“七秀”,而且还用一键宏((操cāo)cāo)作!萧白对他致以深深的鄙视,心里开始盘算该怎么收拾他。

    萧白本来是想胖捧何安一顿的,但现在却突然改了主意,因为他知道,就算把何安收拾了,也还有杜峰,两人只要神智还清醒,都有可能知道自己是被“隐形人”打的,难免生出许多事端。

    与其这样,倒不如把他们准备用来找人对付自己的钱给吞掉!这样既可以狠狠地发一笔横财,又能挑拨两人之间的关系,甚至闹得狗咬狗,满地掉毛!

    想到这里,萧白也不由得暗自(阴yīn)笑起来。他发现何安有几分小聪明,并不全完全甘心于做杜峰的走狗和奴才,这从何安经常欺骗杜峰,中饱私囊就可以看出来。

    看来,要对付杜峰,还得从这人着手才行。

    “阿安,阿安,出来洗澡了。”玩了一会儿后,一个疑似何安妈妈的声音叫了起来。广市这边的人称呼自家孩子,习惯在名字前加个“小”或“阿”字。

    “就来了。”何安应了一声,有些不(情qíng)愿地退到角色选择界面,走了出去。

    机会终于来了!萧白一把翻开枕头,将里面的一万块钱取了出来,然后卷着它从窗口飞了出去。

    ※※

    过了一会儿,何安哼着歌,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他的心(情qíng)简直畅快之极,因为今天从杜峰那里忽悠来了一万块,发了笔横财,他决定等会儿好好爽一把,慰劳慰劳自己。

    他关好房门,打开电脑里收藏的精彩影片,抱着自己那昂贵的实体娃娃欣赏起来,看着看着,(欲yù)火也上来了,就准备提枪上马——

    结果,他看到了自己的枕头被翻到一边,枕头底下的钱早已不翼而飞。

    “啊!”何安惨叫起来:“怎么会这样?”

    “阿安,阿安,怎么了?”

    何安的眼珠瞪得血红,颤声道:“妈,你刚才有没有进我房间?”他慌忙把播放器关掉,实体娃娃藏好,穿好衣服跑了出去。

    何母正在客厅里看电视,见他出来,奇怪地问道:“没有啊,怎么了?”何安的房门一直紧锁着,她也进不了。

    “那刚才是谁进我房间了?”何安问道。

    “你爸爸出去应酬了,我刚才又在洗衣服,哪会有人进你房间?你究竟怎么了?”何母非常不解。

    “那就一定是有贼进来了,我丢钱了!”何安哭丧着脸道。

    “什么?有贼进来了?”何母听到也吓了一跳。

    她不由得想起了最近附近小区发生的几起入室抢劫,杀人的恶(性xìng)案件,心里顿时慌了:“快检查一下门窗。”说着连忙找来两根拖把,一根自己抓着,一根交给了何安,战战兢兢地四处搜索起来。

    结果找了许久,都没有发现贼人进来的痕迹。

    何安又慌又乱,简直都要哭了:“这可怎么办啊。”

    “阿安,你到底怎么了?”何母紧张地问道。

    “妈,你老实告诉我,究竟是不是你拿了我的钱?”他开始怀疑自己的老妈。

    何母微怒道:“你这孩子,怎么连妈妈也不相信了,我说没有就没有,难道我还要偷你的钱不成?”

    “可是……可是我的钱不见了。”何安涨红了脸道。

    “你会不会记错了?”何母问道。

    “不可能,这才洗个澡的功夫,怎么会记错,我明明记得是放在枕头下面了。”何安辩解道。这是多年的习惯,再怎么样也不可能记错的,所以他非常确定这一点,根本不用再到其他地方寻找了。

    何母想想也是,她知道,自己这孩子向来喜欢把刚得到的钱藏在枕头底下,垫着睡觉才安心,第二天了,才会放到其他安全的地方锁起来。而且这孩子向来记(性xìng)不错,不会丢三落四的。

    突然,她奇怪地问道:“你哪来的钱?你这个月不是刚买了新手机吗?”

    何安结舌:“我……”

    这下可好,有冤无处申了。何安不敢对母亲坦白说那钱是从杜峰那里拿来的,嚅嚅了许久,也没说出个一二来。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意念分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