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神秘老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加工师 书名:超级意念分身
    “萧白,你给我站住!”

    一个饱含怒意,但却又透着些许无奈的甜美声音响起在(身shēn)后,差点没把正在偷偷往外溜的萧白给吓瘫。

    他回过头,看到了一个漂亮的女生。

    “下午三节课,你这才上了一节就想着逃课了,你这么做对得起姑妈吗?再这样下去,不要说广商大,就连专科b线你也考不上了。”

    女生拥有着一头洋娃娃般的微卷黑发,在空中轻舞飞扬,那浓淡适宜的秀眉,秀气可(爱ài)的琼鼻,微粉的香腮,构成了一副绝美的容颜,配上玲珑的(身shēn)姿,浑(身shēn)上下,无处不散发着十八少女特有的浪漫与青(春chūn),萧白嗅着她(身shēn)上发出的香气,早已脑子一片空白,不知反驳。

    这个女生名叫萧月,是萧白所在高三五班的班花,同时也是级花,校花。

    萧月自幼丧了双亲,被萧白的舅舅收养,所以两人是干姐弟的关系,又正好在同一所学校读书,萧白的妈妈叫萧月“看着他点儿”,萧月便天天点卯查到,比老师还要勤快。

    “不要抓着鸡毛当令箭好么,我就上个厕所而已,连这都要管。”好不容易才回过神,萧白弱弱地抱怨道。

    “什么,我抓着鸡毛当令箭!真是气死我了,我这么辛苦的管你,还不是为了你好?还有,上什么厕所,你明明就是想往外跑,上厕所应该走那边才对。”萧月一指走廊,拆穿了萧白的谎言。

    “喂,小妞你够了啊,我妈又不给你发工资,再这样下去我可翻脸了。”萧白被当面拆穿,顿时有种恼羞成怒的感觉。

    然而他还没横上几秒,便见萧月眼圈迅速转红,眸子里也泛起了一阵水花:“你,你……竟然凶我……”

    萧白一阵恶寒,连忙看了看四周,趁着其他同学没有注意到这边,把她拉了进来。

    “好了好了,月月姐,我错了还不行吗,你就别弄出这么楚楚可怜的样子好不好,别人看到还以为我在欺负你呢,等下英雄救美把我教训一顿就惨了。”萧白无奈求饶道。

    “那你要答应我,以后不准迟到,不准早退,不准旷课,不准打架,不准去网吧。”萧月闪着泪花儿道。

    “好好,不准就不准……嗯,不对,你这是在得寸进尺啊。”萧白呆呆地看着双手叉腰,一脸剽悍气息的萧月,感觉她实在太狠了,简直就是个管家婆啊。

    “呜……”

    “停停停,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啊,对了,我刚才的确想要上厕所啊,很急,先闪了。”萧白连忙败退而逃。

    再这样下去,他怀疑自己就要被忽悠回教室了。

    算了,厕所就厕所吧,反正爬窗又不是第一回了,虽然有可能暴露自己的秘密通道,但那小妞还能钻进男厕里面来抓人不成?

    带着些许无奈,萧白进了厕所。

    五班所在的楼层是二楼,这里最里面的男厕窗口,正好有一块铁网坏了,但却只有少数几个经常逃课的人才知道,萧白也是其中之一,他进里面发了一会儿呆,直到上课铃声响起,厕所里没有其他人了,这才走上前去,熟练地拔出几根螺丝,然后顺着墙根溜了下来。

    “搞定。”

    萧白拍拍手,背在(身shēn)后晃悠着离开,这种事(情qíng)他经常干,所以熟练无比。

    其实萧白小时候成绩并不差,也遵守纪律,是个十足的乖学生,但后来父亲意外去世,颓废了一阵子,成绩便慢慢跟不上了。

    他便索(性xìng)破罐子破摔,打架逃学,抽烟喝酒,各种不良习(性xìng)都慢慢沾上。

    这或许是少年幼稚的表现,而当他慢慢成长,看到母亲为了养育自己而((操cāo)cāo)劳奔波,开始懂得心疼和后悔时,已经太迟了,愧疚和无奈慢慢取代了早年的叛逆,成为了他的心病,所以萧月一提到姑妈,就抓住了他的软肋。

    他已经不再忍心令母亲伤心,可老是呆在课堂里,又感到无聊之极,总是想着出来,无论是去网吧玩也好,到处瞎逛也行,都比沉闷的教室让他感到舒服。

    突然,萧白看见街边有一个地摊,正在卖着各色的饰品和小玩意儿,有钥匙扣,水晶雕塑,毛线公仔,扑克牌,圆珠笔等等杂七杂八的东西。

    这样的杂货摊档,在学校门口很常见,不过萧白看到的却有些不同,摆摊的小贩是一个白发老人,驼着背,看起来很可怜的样子。

    “你个死老头,没交保护费还敢来这里摆摊,你以为我龙哥是吃素的?信不信老子打断你双腿?”萧白从旁边走过的时候,有一个染着黄毛,耳朵穿孔,(身shēn)上衣服闪闪烁烁极为耀眼的小混混正在恶狠狠地喝骂摆摊的老头,后面跟着个穿皮夹的长发妖男。两个人凶神恶煞地抓住老头,一副要打人的样子。

    “唉,两位小哥,老头儿只不过是赚点生活费罢了,你们又何必为难我。”老头叹了一口气,语气中充满了落寞与无奈。

    “为难你?妈的,你是新来的?不知道规矩还是看不起我们?我们来收保护费是看得起你!识相的就乖乖的交出来,不然让你连摊也摆不成。”

    “就是,老头,你不知道这一片都是我们‘绝代双骄’罩的吧?”

    萧白从旁边经过,忍不住讥诮道:“真是两个**,毛都没长齐就出来学人收保护费,连老人也不放过,怎么不回家找你妈收去。”

    “草,**说什么?我们收保护费关你毛事?”黄毛混混听到萧白的话,转头怒骂道。

    “龙哥,这小子欠揍,我帮你修理修理他。”长发妖男比黄毛混混还凶恶,二话不说便一拳打来。这厮也精明得很,殴打老人容易把事(情qíng)闹大,正好抓个人来揍,杀鸡儆猴!

    萧白连忙侧(身shēn)闪开,骂道:“妈的,你敢动我?”

    他常年厮混在外,倒也不怕打架。

    “动你又怎么了,老子揍死你。”长发妖男见萧白躲开自己的拳头,不由有些意外,但却没有多想,又再次冲了上来。

    萧白大怒,伸出手往那长发妖男脸上扇去,然后快速无比地一把扯住他的头发,用力一扯,那长发妖男便鬼哭狼嚎般地大叫起来,萧白没放过他,一个膝盖顶在肚子上,把他痛得弯下了腰。

    黄毛混混见同伴被打,又急又怒,放开老头扑了上来,可萧白早就防备着他,灵巧地转了个(身shēn),正好用肩头顶在他(胸xiōng)前,一个漂亮的过肩摔。

    “哎哟,我草你妈……”黄毛混混重重地摔倒在地,仰面朝天。

    “草,敢骂我妈?”萧白上前一脚就把长发妖男踹倒在地,痛得他嗷嗷直叫,然后把出口成脏的黄毛提起来,狠狠地刮了几个大耳光,黄毛顿时成了猪头。

    “哎哟,小子你有种……老子记住你了,给老子等着!”两人终于意识到萧白并不是好惹的主,心里也慌了,嘴巴却不肯示弱。

    “记你妈的,我是高三五班的萧白,有种就来。”萧白不屑地道。

    “什么,你就是萧白……白哥?”两人听到,脸上的神(情qíng)顿时变得精彩无比。

    萧白这一批高三学生,当年也曾经是名号响亮的学校霸王,只是升到毕业班以后,学校和家长对他们的管束严格了许多,也不敢轻易惹事了,但他们这一届的问题学生,严格说起来还是这些低年级小混混的“前辈”,多多少少有些名气。

    这就好像是某个班有全级名次排得上号的尖子生,其他班的学生也会有所耳闻。好学生有好学生的圈子,“坏学生”自然也有“坏学生”的圈子。

    得知对方是同一所学校里的前辈后,两人也不敢横了,一来是打不过萧白,怕吃眼前亏,二来也是怕萧白人面比他们还广,事后报复也没用,毕竟高年级的人混得比他们久,就算认识一些真正的“大哥”也不足为奇。

    “对不起,白哥,请饶了我们吧。”黄毛连忙说道,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滚,别让我再看到你们欺负老人,否则打断你们的腿。”萧白冷冷地道。

    “是是,我们再也不敢了。”两人如蒙大赦,相互搀扶着落荒而逃。

    “呸,两个垃圾,欺软怕硬。”萧白暗啐了一声,也要离开。

    “小哥请留步。”摆摊的老头突然叫住了他。

    萧白不耐烦地道:“老头,什么事?”

    老头感激地道:“你是叫萧白吧?多谢你了。”

    萧白皱了皱眉,他教训那两个小毛头,一来是自己看他们不顺眼,二来也是替这老头解围,但却从来没想过要人感谢,所以他不在意地道:“这没什么,废话就不用说了。”

    “我这是感谢你,哪是废话呢?”老头认真地说道。

    萧白没理他,就要离开,结果老头忙道:“哎,小哥你先别急着走啊,我看你为人不错,所以想赠你一样礼物表示感谢,不知你可愿意接受?”

    萧白愣了一下,下意识地问:“什么?”老头说话文绉绉的,他愣是没反应过来。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意念分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