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章 谁修理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加工师 书名:超级意念分身
    书友QQ群:101707149

    花格衫和鸭舌帽两人盯着萧白,一路来到了公交车站的北边,但却没有见他上车,而是拐进了一条比较偏僻的街道。最新章节,最快更新尽在 WWW.x.Ne

    花格衫拍了拍蹲坐在地上抽烟的鸭舌帽,道:“我们跟上去。”

    “别急,那条路没什么躲人的地方,他走不远。”鸭舌帽贪婪地吸了几口,这才弹弹烟灰,不紧不慢地道。

    花格衫想了想,也觉得对,于是便也掏出根烟抽了起来。一会儿过后,两人才开始往里走,果然见萧白在远处的拐角,并没有消失在视线中。

    他们并不知道,这里不是萧白回家的路。

    “这个地方不错啊,没什么人。”花格衫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发现这里已经远离外街,有些僻静了。

    “那就在这里动手吧,打到他老妈都认不出。”鸭舌帽扔掉烟头道。

    花格衫点头道:“下手注意点,不要闹出人命,也不要打成残疾了,不然不好收场。”

    “靠,这还用你教?”鸭舌帽哂道。

    两人快步走上前去,不久以后便离萧白只有几十步了,不知道的人见了,还以为他们只是自己赶路,和走在前面的萧白并没有任何联系。

    “喂,前面穿白衫的靓仔,等一下。”花格衫把手里的烟头扔掉,叫了一声。这几步路,他们也懒得赶了,干脆开口叫他停下来。

    萧白果然停了下来,面带惊诧地回头问道:“叫我吗?”

    “没错,就是你……来来,过来,哥们有事找你谈谈。”花格衫面带笑意地招手道。

    萧白露出了恍然的神,走了过来。

    “这个**还真的过来啊。”两人都有些无语,心里暗自好笑的同时,也随时准备好了动手。

    鸭舌帽像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样,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靓仔,想不想爽一下?我们给你介绍个好地方。”

    “爽什么?”萧白有些小白地问道。

    “当然就是那个了。”花格衫露出了非常的笑容,用手比了个下流的手势,搞得好像跟拉皮条似的。

    萧白兴奋地道:“嘿嘿,我明白了,原来你们是介绍那个的。”

    两人不置可否,指了指旁边的小巷,对萧白道:“这儿说话不大方便,我们进去谈好不好?”街上面做事毕竟不大方便,他们打算把萧白拖进去痛打一顿,当然,能让他自己走进去最好。

    “好啊好啊。”萧白一副猪哥像地走了进去。

    两人心里都快乐翻天了,他们整过的人也不少了,还真少见到这么傻的呆瓜,于是对视一眼,也跟着走了进去。

    萧白笑眯眯地问道:“两位大哥,我们怎么爽好呢,你们是喜欢断手,还是喜欢断脚?”

    “什么?”两人呆了一下,愣是没有反应过来。

    这跟开始的设想不符啊,这个家伙怎么一点也不傻的样子?

    就在这时候,异变陡生!

    这个巷子的四周都是工地,因为广市将要举办一场国际的大型运动会,市政府为了改变城市面貌,提高国际形象,搞起了一个名为“穿衣戴帽”的工程,所以在城市的大街小巷里,随处都可以见到正在施工的栅架和材料,萧白走过的路上,就有不少砖石放在那里。

    没有任何人发现的是,其中两块砖头好像被无形的大手抓住,从天而降,不偏不斜地砸到了花格衫和鸭舌帽两人的脑门上。

    萧白用意念控制物体简直比自力气还大,所以这两记板砖拍得非常重。

    “哎哟……”两人同时捂着脑袋惨叫起来,应声而倒。

    “就这怂样也敢来替别人来‘修理’我?”萧白愣了一下,本以为这两个家伙是什么金牌打手,有功夫在的那种,但却没想到警觉这么差,连砖头落下的风声都没有听到。当然,这也跟自己用意念控有关。

    他也不客气,抬起脚就使劲踹向两人。

    萧白知道这两个不是什么好人,所以出脚毫不留,几下就把他们踹得嗷嗷直叫,差点没吐血。

    花格衫大怒,想要跳起来打萧白,却见萧白灵巧地退了一步,一脚蹬在他脸门上,鼻血像不要钱似的喷出来,再次仰面朝天地摔倒在地。

    “妈的!”鸭舌男又惊又怒,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刀子。

    萧白见到刀子也吓了一跳,不过转念一想,却又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俩**,你们看看后面是谁?”

    鸭舌帽下意识地偏了偏头,但却很快省悟:“,竟然敢戏弄老子。”他看到萧白喊了一声过后,便飞也似的往前跑了,不由狰狞吼道:“老子弄死你!”

    但还没有等到他爬起,又有一块砖头从后面重重地拍了下来。

    “啊……”鸭舌帽惨叫。

    萧白一脚踩在他拿刀的手上,另一只脚朝他肚子猛踢。

    萧白穿的是运动鞋,没有什么尖锐坚硬的地方,但踢人也很痛,鸭舌帽差点没把昨天吃的东西都吐出人。

    花格衫好不容易才缓过气来,抹了一把脸,见手上全是血,顿时吓了一跳,又见萧白正在痛殴伙伴,顿时惊得冷汗冒起。

    “大哥,别打了。”花格衫惊惶地求饶。

    其实他和鸭舌帽只是杜峰找来的两个小混混,欺压良善的事做得不少,但却不是什么硬汉,这下终于意识到自己踢到铁板了。

    “你说不打就不打,我岂不是很没面子?”萧白没好气地道。

    “大哥,求求你放过我吧。”鸭舌帽连忙哭丧道,既然萧白说要面子,他也只好放低姿态了,他可比花格衫惨多了。

    “这还差不多。”萧白停了下来,当然不是被两人的求饶所感动,只是不想捅娄子而已。教训人归教训人,要是把自己也搭进去,那就太傻了。

    萧白记得,去年有一个很要好的死党就是因为捅伤人,被学校开除了,也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么样。

    “看在你还算有点诚意的分上,我就放过你好了,不过,你要给我说清楚,为什么在后边跟着我。”萧白突然问道。

    “有人叫我们打你一顿。”花格衫连忙解释道:“真的不关我们的事啊,我们也只是替别人做事而已。”

    萧白道:“别把所有责任都撇得一干二净,你们的行为给我的心造成了极大的伤害,想想看该怎么赔偿我吧。”

    听到这句似曾相识的话,花格衫顿时成了苦瓜脸:这不是自己敲诈勒索那些小摊贩和中小学生时常说的台词嘛?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意念分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