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 挑战摊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中中 书名:商界拳王
    书友QQ群:101707149

    书友论坛 http://bbs.fengwu.net

    惊慌失措的庄哥跟楞子在涵妮的隧道办公室晤了面。请用 WwW.x.Ne访问本站

    听完他俩的一通哭述涵妮燃了一棵纤白的韩烟。

    她背对着他俩默不作声,只有一团团云雾从她头顶阵阵散出。

    一种巨大的失望感——不!绝望感油然而生。

    是到了鱼死网破的时候了。

    她扔掉烟头狠狠地用皮靴一踩再一拧,然后回过头来两眼喷火:

    “知道我们的规矩吗?”

    楞子吓得肝胆俱裂,他非常明白丢失了一支枪的后果。

    涵妮一晃头,立即上来两个带黑色眼罩彪形大汉架起楞子就往隧道深处拖,这是他年轻的生命即将终结的地方。

    “不要……涵姐!……不要……”他向这个世界发出了最后的呐喊声。

    一台小型粉碎机前,楞子被蒙上眼睛扔进了乌咕隆咚的漏斗。

    电闸倏地合上,一股泛着桃红颜色的浆伴随着机器低沉的轰鸣流进一个大铁桶里。

    这些口味独特的“饲料”会马上被投入不远处的千叶湖中喂鱼。

    庄哥主动伸出右掌平铺在墙面上。

    一支小巧的手枪枪口抵在了上面。

    “砰……”

    庄哥的手心被洞穿了一个纽扣大的窟窿。

    他咬紧了牙关死命地忍住剧痛却不敢吭声,因为只要出一点声他也会顷刻会变成一堆‘食”喂鱼。

    “这把枪要是被天都市或省里的高层得到手,他们将会顺藤摸瓜把老爷子和姑我全部从暗处拽到前台,那时一切都完了……你明白下一步自己该怎么做吗?”涵妮依旧充满杀气地吟道。

    “是的董事长!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把它给抢回来……”庄哥捂着颤抖的右手信誓旦旦。

    “嗯,知道就好……另外注意,决不能伤了龙先生一根毫毛,要抓活的……必要时可请求老爷子派几个公安协助……”

    涵妮再一次面授机宜。

    自从村里发生了这件事后,龙吟宁静而鼓满干劲的子就被搅乱了。

    大槐树村产的第一批鲜菊被运到本,刚一到港便被抢购一空。

    “龙白”和“龙黄”两个品种以高于市场价十倍的价码被方的一个鲜花销售集团垄断收购,再经他们精心挑选包装后送入了皇宫和议会,成了这个岛国最高层的“御用”专供礼品。

    周秉钧企业的装修工程完工后,龙吟价已陡然跃跻于千万富豪之列。

    越是完美的结局越意味着盛极必衰。

    一种不祥之兆随着他财富的暴涨却与俱增。

    市区西山红岩寺里的钟声敲响——“当……”

    坚硬的木棍撞击青铜器后发出的悠扬节奏由远至近传入他的耳膜,只有闭上眼睛聆听一刻这声音才会让自己的心稍稍安静一会。

    小青蛙依旧心止如水地告诉他:一场残酷的决战即将到来,你切莫恐惧和失措,万死之后必是新生……

    龙吟痛苦地倾诉:“难道不能避免吗?”

    “不能,无论什么样的人无论他(她)处于何种地步,终究都要过这‘淬火’一关的——结局也是两种,要么心俱焚永远销了一切,要么化铁为钢从此坚不可摧——你现在其实只是一块普通的生铁……”

    龙吟沉思良久,终于睁开了眼睛。

    一线无比刚毅的光芒从他的两个深邃的瞳孔里出。

    从这一天起,龙吟忽然发现大槐树村的别墅旁和他在碧元大厦的公司不远处经常有一些人影出没晃动。

    这些人看外表个个绝非等闲之辈,都像是训练有素的黑社会打手。

    尤为奇怪的是,自己的行踪总是被它们摸个一清二楚。如果他在村里的别墅办事,那么远在市区的公司职工定会遭到不明人员的殴打;如果自己闻讯火速返回城里,那么在村里别墅内办公的人也会遭到另一群陌生汉子的围攻。

    就是连爹娘和老华侨及众村民辛苦栽种的菊花都会在夜间被一伙不速之客无辜地铲平踩踏。

    老华侨愤怒了,岳山乡政府和派出所知晓此事影响恶劣,在接到报案后立即组织所里全体民警昼夜出击展开了一系列的侦破行动,但每当案刚有一点线索时破案工作便会莫名地戈然而止。

    天都市公安局刑侦大队也接到了龙吟的报警,不过对方接案后却总是推三脱四迟迟没有给他个合理的交待。

    如此再三地敷衍数次,龙吟便知这些袭击背后的主谋肯定会是一个人——涵妮。

    对,涵妮就是准备先采用麻雀战术不间断扰的办法迫使他主动来找她谈判。

    你报案也没用,这些案材料一汇总到局里就被老爸给扣押了下来。

    他们都相信龙吟为了大槐树村以及他自己公司的利益肯定会屈服的。

    为了顾全大局,龙吟决定亲自找涵妮谈一谈。

    那把手枪他找了城里最有名的摄影师给全方位地拍了照,并请了一个翻砂匠仿照此枪样式给翻造了一个真的模型。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证据还是要妥善保存的。

    在天都市里的一家高档宾馆,涵妮终于盼到了心上人地如约来访。

    这次她决定无论如何也要把宝贵的贞献给他,哪怕完事后能让自己怀上他的孩子,就算是龙吟还是不跟她走她也认了,决不会再去扰他的任何生活。

    她只想守着这个孩子和之共度一生,这样也就死而无憾了。

    其实对涵妮来说这已经算是她做了最大限度的让步了,但问题的关键是龙吟会领这个吗?会满足她这个看起来微不足道的心愿吗?

    龙吟怀着复杂的心来到了涵妮早已预定好的房间,他此次前来最大的愿望就是劝她揭发老爸郑少虹并带他一起去省城的公安厅投案自首。如果她能接受他的这番苦心,那么他也愿就此把自己的后半生交给她作为挽救家乡父老的最高筹码。

    今晚的涵妮打扮得格外感,低的衬衣和高高的短裙把自己能露的部分最大程度地全露了出来。

    而且她连鞋袜都脱了,光着一双柔长洁嫩的玉足为龙吟倒了满满的一杯葡萄酒。

    卧房内光线暧昧色调朦胧,一首摄人魂魄的英文歌曲在房间内柔柔地回响个不停。

    两个各怀重重心事的老校友终于难得地又相聚。

    龙吟掏出那把手枪递给了涵妮。

    涵妮感激地看了龙吟一眼。

    其实如果龙吟无绝义,他只需在第一时间押着楞子和庄哥去省里的公安部门揭发他们父子,那么今晚的这场聚会将永远是个梦想。

    涵妮端起酒杯含脉脉地盯着他看,并站起来坐到了龙吟的双腿上用一只胳膊拢住了他的脖子。

    她呷了一小口溢着芳香的美酒把嘴巴凑到了龙吟面前,她要把这口酒亲自喂给他喝。

    龙吟本能地想拒绝她,但一想到自己此次前来的使命便强忍住不快被迫张开了嘴。

    涵妮冲动起来,搂住他的后颈拼命地亲吻起他来。

    龙吟闭上眼睛无奈地任她摆布。

    涵妮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把抱起他将他压在宽大柔软的席梦思上。

    龙吟无意间一瞥大吃一惊,原来涵妮下居然一丝不挂,一丛黑亮柔顺的毛发在隐约的光线下透着一种令人无法抗拒的惑。

    她亟不可待地要解开他的裆部拉链,两只小手却被一双大手按住了动弹不得。

    龙吟严肃地扶她坐稳,起在房间里踱起步来。

    “涵妮,你和你爸的行为已经严重触犯了国法,逃跑和抗拒都不是上策,唯有向上级司法机关主动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才会洗清你们的罪孽!”

    龙吟铿锵的话语把正处在**高峰中的涵妮给一下子拉下马来,她非常失望地逐句反驳:

    “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好像是替公安部门做起说客来了?”

    “不是替公安部门做说客!我是替天理做说客,是替良心做说客……”龙吟转过脸来瞪着她。

    “哈哈哈哈……如果我们自首了就算不判死刑恐怕这辈子都要把牢底坐穿了,亏你想得出来!”涵妮咬牙切齿地说。

    “唉……”

    龙吟长叹了一口气凑近她旁大声地说:

    “这就叫自作自受!你知道你们父女的行为给世上善良的人们带来了多少灾难,你们手里积累的每一张钞票都浸透了多少人的血泪……尽管在狱中你们失去了自由,但却换来了良知的安宁和精神上的抚慰,而人活在世间最幸福的感受是什么——就是心地坦平静安心地活着……”

    “那样我宁愿去死……财富没有了,地位没有了,感没有了——那样我啥都会失去的!明白吗?!”

    涵妮歇斯底里地吼叫起来。

    “不!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你会换来公道对你的褒奖,你会换来我对你的尊重,甚至会换来你渴慕已久的……”

    龙吟终于亮出了底牌。

    涵妮咬住嘴唇流出几滴泪水:

    “为何非到这地步你才答应娶我……为什么!”他抓住龙吟的衣领发疯似地扯着。

    龙吟低下头喃喃道:“我也说不清楚……”

    “呜……”涵妮痛哭起来。

    龙吟抬起英俊的脸庞第一次深地注视着她,并用两手抹去了她眼角的泪水。

    涵妮抱住她哭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我……我是……多么地你……你为何总躲着我……我今天……走到这步你没有……责任吗?呜呜……”

    龙吟又长叹了一口气——难道自己真得做错了?

    “我答应去自首……但你放过我爸吧……他……他体不好年龄又大了……他是这世上我唯一的亲人了……”涵妮张开泪眼哀求似地说。

    “不是我不想放过他,即使我放过他法理也不会放过他的——公安部门一定会来找我调查……我不能作伪证包庇犯罪份子呀!”

    龙吟痛苦地揪住头发蹲在地上。

    “那好吧……我有一事相求——今天你让我怀上你的孩子,然后我和我爸远走高飞,决不会再干扰你公司和你们村里的任何事……这孩子生下后我会一个人把他抚养大,并且终不会再嫁的……”

    涵妮擦干了眼泪心平气和地说出了最后的想法。

    龙吟顿时陷入巨大的矛盾之中,他几乎马上就准备答应她的这个要求。

    突然他的脑海一阵波涛汹涌,小青蛙的话语竟然又激起来:

    “涵妮500年前是九天魔洞里的一只毒蝎的化投胎,如果你从了她她必先让你享尽人间的所有至福,然后会和她的父亲一道再拉你走上万恶不赦之邪路,最终吸尽你的全部功力让你悲惨至极而死……所以,你且不可接受他们父女的引和帮助——你每从他们上得到一分收获,你势必将会付出十倍的代价……”

    他忽然打了一个冷战。

    他的目光居然变得无比犀利起来,他发现在他面前头上坐着的媚无比的涵妮渐渐幻化成了一只张牙舞爪的巨大毒蝎,正狞笑着等着他自投罗网。

    天呐!难道自己跟小青蛙修炼多年真地到了开启了天眼的地步?

    他再一次微闭上双眼紧盯着涵妮,发现这次自己连她的五脏都瞧了个一清二楚,一股股威力无比的毒液正在她体内的血管里畅通地循环着。

    涵妮被他盯得发蒙:“你……你怎么啦龙吟?答不答应我呀……”

    龙吟收起目光坚定地说:

    “不可能!我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出生于一个占满罪恶的女人腹中……”

    涵妮彻底地没戏了狂叫道:“龙吟,算你狠!接下去我会平你们村子剿平你的一切……而且你还得必须让我怀上你的孩子……哈哈哈哈!”

    说着她癫笑着穿上内裤靴袜然后揣起那把手枪飘然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商界拳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