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章 大战序幕拉开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中中 书名:商界拳王
    书友QQ群:101707149

    书友论坛 http://bbs.fengwu.net

    屋内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最新章节,最快更新尽在 WWW.x.Ne

    庄哥毕竟见过些世面,他为了急于脱便“委曲求全”地说:

    “哎呀是龙先生,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呀哈哈……”

    龙吟横眉竖目:“你少给我近乎,说吧——那十万元钱和那把手枪是怎么回事?”

    楞子在一旁装傻:“什么钱啊枪啊的,您误会了呵呵……”

    龙吟一声不吭走进屋里,把喜宝旁边柜子上放着的那个鼓囊囊的黑色塑料袋唰地扔到青砖地上,然后以极快的速度掀开楞子的衣角将他腰间掖着的一把国产“五四”式手枪夺在手中。

    这俩家伙脸都绿了。

    铁证如山,一切都毋容辩驳。

    庄哥终于露出了庐山真面目,他恶狠狠地对龙吟说:“这些都是我们董事长的安排,希望你理解她的一番苦心!”

    龙吟很痛心,她没想到昔豪爽重义的涵妮怎么会沦丧到如此地步。

    真是格决定命运。

    “请转告你们懂事长,强扭的瓜不甜——这钱请你俩拿走,枪呢……嘿嘿不好意思我先代为保管了。”

    说着龙吟便把这只手枪揣进怀里。

    这都是后清算恩怨的物证。

    楞子急了,他知道这把枪要是落在龙吟手里不但涵妮饶不了他,而且郑少虹更不会放过他。

    因为这些子这位局长的子很不好过。

    他一为涵妮的桀骜不驯胆大包天忧心忡忡,二为自己的前途山雨来担惊受怕。

    因为有种种迹象表明天都市纪委已经开始搜集他假公济私饱填私囊的证据。

    如果一旦事败露,自己必将面临党纪国法地严惩。

    女儿涵妮的小命也将不保。

    他本就是司法干部,对国家的法律和侦查手段了如指掌。

    每当想起这些这位平素在下属面前威严刚直的领导便夜不能寐,只有对着亡妻的遗照一根接一根地抽烟解闷。

    如果能以自己的一死换来涵妮的重生,纵然让他死上百次又有何妨?

    后悔呀!为何他这个做父亲的从小就没有严格地管教好自己的女儿呢?

    嗅到风声的郑少虹开始深居简出,不动声色地到处转移财产,并准备择时从中越边境在阮崇武的协助下偷渡出国。

    从此永别家乡不再回来。

    他还抽空把涵妮叫唤到家里严厉地呵斥了一顿,让她把秘密隧道里私藏的军火尽快处理掉。

    涵妮虽说从父亲冷峻的眼神里读懂了问题的严重,但她还想最后赌上一把将龙吟搞到手然后携巨款远走高飞。

    在几年的苦心经营中,不但自己手里迅速积聚了大量的资金,而且她还在中缅边境利用各种网络关系极度保密地拉起了一支装备精良的私人武装——“血棉之花”。

    广东云南一带有一种遍地栽种的高大植物树种木棉花,每到花开时节满眼尽是一片血红。

    这种花是英雄的象征。

    她的偶像只有一位——代父从军的花木兰。

    为了捍卫自己的和财富,她已经做好了不惜拼死一战的准备,甚至必要时退到中缅、中泰边境去打游击。

    这个组织的名字是她苦思冥想良久才起好的——“血棉”,既代表了本人无畏的气概,更诠释了她决心我以我血荐信仰的悲壮豪。“之花”,则把自己比喻成英勇善战的北魏女将花木兰,只是自己比她更有男儿的血气质而已。

    “血棉之花”这个准军事组织目前共有成员32人,其中一多半人员是她从泰国边远山区花重金请来的拳术高手,再经过阮崇武严酷规范的军事训练后分批集中到她的名下的。这些汉子不光脑瓜一根筋,而且个个功夫超群枪法精湛;不仅熟练掌握汉语,还对各种枪械及车辆的使用和驾驶技术也是相当娴熟,其战斗力远非国内的一个地方派出所的警力所能对抗的。

    这些人平时有的隐匿于“血棉之花”在中缅边境原始大森林里的基地中休养待命,有的则以各种合法份出没于中国、泰国、马来西亚及新加坡等国为涵妮的军火走私生意送货接头搜集报。

    涵妮现在感觉自己无比的强大,如果龙吟胆敢不从了她的心愿,她就会用非常之手段把他“掳掠”到自己的闺室,然后亲自上阵夺去他的处男之

    谁说这个世界上只许男人强暴女人,我一样可以像男人一样“强”我最钟的男人。

    为此她甚至从美国秘密购进了一种高效催针剂,只要给任何男人注上一支,他必将**高涨抓狂地扑向一个最丑最老的女人。

    她曾经拿这种针剂给自己手下的一个有些功能障碍的泰国男人做过一次实验,结果基地的一个女佣被他一晚上折磨地第二天都爬不起来。

    哼哼……别怪老娘不择手段不留面!谁让你如此不识抬举一再令我绝望?

    ……

    楞子还不知道龙吟的厉害,竟挥拳上前打趴他然后再把那只手枪给抢回来。

    龙吟根本就不躲避的楞子的来拳,只是轻轻抬手一把攥住他的拳头往后一扳,只听“咔吧”一声脆响他这只手腕算是终残废了。

    庄哥不顾楞子的嚎叫也飞起一脚向龙吟踢来,却被他迎头一腿给蹬出去有三米多远。

    这两人一看大事不好便没命地向村外冲去。

    几个公司别墅的员工拔腿就要去追。

    “不要理他们!让他俩去报信好了……”龙吟望着两个连滚带爬逐渐消失的影自语道。

    喜宝惊魂未定地看着小芬:

    “走,跟我出去我有话说……”

    爷俩来到了屋外的一个小树丛里。

    “闺女,听爹的话,不要再跟小龙来往了……”喜宝哀求道。

    “……为什么?”小芬惊讶地问。

    “你没看见吗?那些人会要你命的!”喜宝声音大了起来。

    “爸,我不怕!我相信小龙哥会保护我的……”

    “你……”喜宝又哆嗦起来。

    “是的大叔,小芬的生命就是我的生命,我会以我的命来保护好我未来的妻子的!”

    龙吟不知何时走了过来搂住小芬的肩头坚毅地说。

    “嗨……那你们要当心呀!”

    喜宝无奈地扫了他俩一眼摇着头离去。

    小芬慢慢地把头靠近龙吟的怀里:

    “小龙哥,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我不会离开你的,永远不会!”

    龙吟也仅仅地拥住了小芬,眼望着沉沉夜色在思考着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商界拳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