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三章 老王头出山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中中 书名:商界拳王
    书友QQ群:101707149

    书友论坛 http://bbs.fengwu.net

    第二天中午,天都西郊的流云机场。请用 WwW.x.Ne访问本站

    一架波音空客缓缓地降落在跑道上。

    老华侨和龙吟早早地来到候机大厅的出站口准备接站。

    一股人流夹杂着一声声问候扑面而来,老华侨紧张地盯着大厅出口一刻也不眨眼。

    “惠子!”突然老华侨挥手喊道。

    “爷爷,呵呵呵……”一位个头不高的胖墩墩的女孩拖着一个行李箱疾步走来。

    龙吟也赶紧捧着一束鲜花迎了上去。

    “爷爷,我好想你哟……呵呵!”一头长发的惠子很是笑,见了老华侨就扑到在他怀里。

    “孙女啊,爷爷也很挂念你呐哈哈!来,我给你引见一下——这位是我的忘年交好友绿野装饰公司的龙吟先生……这位呢,就是我跟你提到过的井下惠子——我的宝贝孙女呵呵……”老华侨急忙给他们双方做着介绍。

    龙吟把那束芳香四溢的鲜花递了上去:“欢迎你惠子小姐!”

    惠子聪颖的大眼睛一眨,粉腮上绽开两个小酒窝:

    “谢谢你龙先生……”她的心里“咯噔”跳了一下,一阵莫名的羞怯涌到脸上。

    “惠子小姐中文说得不错呀!”龙吟拖起她的行李箱边走边夸道。

    “还不都是我爷爷的功劳,是吧爷爷!”惠子乖巧地转嫁了他的赞扬。

    “哈哈,其实都是我孙女勤奋好学的缘故……来来上车!”

    车子不一会儿便来到了老华侨的别墅。

    惠子又是蹦跳着赞叹了一阵,在院内各个房间欣喜地晃了一圈。

    “怎么样?爷爷给你准备的房子还可以吧?”老华侨自豪地掐着腰说。

    “太好了!我下半生打算就留在中国留在天都了呵呵……”

    “好啊那爷爷可有伴了!惠子呐,今天中午咱们不去酒店用餐了,一会去龙先生的老家吃地道的乡村美食,如何?”

    “嗯!我好向往啊……龙先生,你家在农村吗?”惠子撅起小嘴笑眯眯地问他。

    “是的,我从小就是在田间长大的。”

    “呵呵我也是!我从一出生起爷爷便把我接到了他在北海道乡村的花卉基地,打那时开始菊花就一年四季地伴我长大……”惠子眼望着屋顶上方,好像沉醉在对美好童年时光的回忆里。

    “好啦一会再唠——龙吟,咱现在可以动了吗?”老华侨打断孙女的话问他。

    “可以了,今天早晨我就跟家里人说好了惠子要来的事!他们说不定都在家等急了……”

    “那好赶紧快走……哎呀,我都好久没跟你爸喝一杯唠!”

    三个人又上了车往大槐树村奔去。

    龙唐田一家早就备好了酒菜在等着老华侨他们。

    经过一段时间地忙碌,一百亩菊花已经种下。绿油油的嫩苗从泥土里探出头来,争相好奇地打量着这个陌生的地方。

    有两亩地被特殊地用篱笆墙保护了起来,一亩种着“龙白”一亩种着“龙黄”。

    林间别墅里的几个大学生除了常办公也没闲着,不是练功便是去种植基地除草施肥捉虫浇花,这是成为一个称职的“花农”必修的课程。

    小芬更是忙碌,她不光负责公司的财务、内勤事务,还每天跟方的几位经销商或传真或网上不间断地沟通交流,以便为几个月后基地生产的第一批菊花上市做好诸项前期准备工作。

    听说小龙哥今天要回来,她还专门瞅了个空去自己的卧室化了个淡妆。

    这间卧室是老华侨和龙吟特地给自己安排的,因为公司里其他三个同事都是男青年,故她得到了独居一室的优待条件。

    在卧室房间的一张案桌上,一个支起的相框内装了一幅龙吟在习武的七寸彩照,那飒爽的英姿咄咄人,每给了她几多仰慕和安慰。

    这张照片是她在翻阅龙吟的相册时特地向他讨要的。

    一瓶菊花灿然地开放在桌子上的一角。

    龙吟每个月大约回这儿一趟,每次过来两人都要在这间屋里单独谈一会话。

    然后他就去了三楼的练功室锻炼一阵,接着再跟那只鱼缸内的小青蛙一同进行无声地交流和能量地转换。

    随后便回到他的卧室悄无声息地睡下。

    他的这个习惯她早已习以为常,所以都会在他来时主动去做一些侍候他的“家务活”——比如把先前给他洗好并熨平的衣服送给他,送来一壶开水泡茶,清扫一下他的卧室整理一下被褥……不经意间,她发现自己好像已经进入了“龙夫人”的角色。

    一切来得那么无声无息水到渠成,没有一丝勉强的过度环节。

    小龙哥的影已在她心底像那些刚种下不久的菊花一样发芽生根,且呈愈长愈浓之态。

    她感觉自己再也不能离开他了。

    龙吟的爹娘今天特意准备了两桌饭菜,还专门去山里把村里的养羊大户老王头请到家里掌勺。老王头别看其貌不扬土了吧唧,却做得一手风味地道的全羊大餐,犹以大锅全羊和烤全羊最为拿手。

    这门手艺是其祖上秘传的,只是这老头平比较懒散且很贪杯,否则他早就可以凭此在乡里或城里开起一家远近闻名的全羊馆了。

    所以大槐树乡的一般百姓要想品到他的抗鼎之作很不容易,就是乡里的干部招待贵宾或上级领导都难以请得动他。

    老子我不缺吃不缺穿,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去那份闲心干嘛?

    谁也甭打算使钱换得老子为他忙得团团乱转。

    我白云悠悠阳光艳艳,更好闲哉散哉啸唱世间。

    但他也不是闭门锁户绝不出山,乡里村里的邻里邻居遇有红白之事或重大场合他还是愿意献上一手博个满堂喝彩的。

    这种荣耀令他无比陶醉,这种快意的根源只有四个字可以解释——无则刚。

    你想要得到真正的欢喜吗?那就要学会把自己的**之水放得最低,最好能达到海纳百川的水平。

    如此一来你必将无所不容。

    这个哲理在此不跟老王头去分析,只说说他的全羊大餐。

    不管去哪儿露一手,这原材料首先必须选用他自己散养的小黑山羊。这些小羊每爬坡上峁啃野草啜山泉,过着跟它们主人一样的悠哉子,如此的豢养的方式和生活环境必造就一种口味绝伦的纯正食材,是全市其它地方或养殖方法拼死也捣鼓不出来的独特一绝。

    而且这羊请他去做时他也从来不讲价钱,事毕自己看着给个红包再送两瓶好酒便成。

    龙吟小时候常来这村外的山坡上打猪草,每次见了老王头都毕恭毕敬地喊一嗓子:“爷爷好!”

    有时还把爹娘给自己的两块月饼或一个苹果之类的零食送给这个老鳏夫吃,感动得老家伙涕泪纵横不住地抚摸着他的小脑袋连连说:“好孩子好孩子……”

    工作了之后的龙吟碰到老王头时也经常塞给他些零用钱花。

    故龙唐田这次找到他说家里要招待龙吟请来的贵宾要他去帮帮忙时,老王头二话没说撂下饭碗便去羊圈里挑羊去了。

    这次他暗下决心一定要把自己的绝技亮出来,不为别的就为了龙吟多年来对自己的那份好那份善。

    那份不图任何回报的发自人本能的关

    屋内一桌院外一桌,连在别墅内上班的几个公司员工都被邀请了来。

    龙吟在前引路,后跟着挽着老华侨胳膊同行的款款惠子。

    还没进大院门呢,一阵扑鼻的烤羊异香所特有的孜然味道便随着空气钻到每一个来客的鼻孔深处。

    老王头今天特地打扮一新,着素洁干净的厨师服头戴高高的雪色厨师帽,显得既利落又有些可

    一口大锅在院内临时搭建的灶台上沸腾,浓白的汤汁偎拥着酥烂的大块羊气里跳舞。

    一架结实黑亮的自制烤炉被安置在大锅的一侧,一只肥嫩焦黄的小羊张开四肢在随着猩红炭火上的穿轴不停地转动,一滴滴油落到火堆里不时冒出一股股短瞬即逝的青烟。

    “哎呀太香了!哈哈哈……”老华侨爽朗的笑声回在院内四周。

    龙唐田和妻子赶紧迎了上前握手:“老哥我可真想你了……这是就是你的孙女惠子小姐吧,真漂亮啊!”

    惠子今天一副本女学生的打扮,洁白的上衣靛蓝的短裙,衣领后飘着一块类似海魂衫样式的方巾,丰满的小腿上了一双高筒棕色皮靴,整个人看起来是那么的乖巧纯真。

    龙吟抚着惠子的肩头给大家一一介绍,看到这一幕小芬的心里登时像打翻了调料瓶一样五味杂陈。

    当惠子来到小芬边时龙吟大声地说:

    “惠子小姐,这位是我的女朋友小芬——小芬,这是南先生的孙女井下惠子小姐……”

    听到这话小芬愣住了,龙唐田老两口也愣住了,公司的几个员工都愣住了。

    没听谁说起过龙吟有女朋友呀!

    老华侨和惠子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尴尬表,但很快就被落落大方的惠子的笑容所湮没:

    “啊,您好我是惠子!今后还请多多关照……”说罢弯腰轻鞠一躬。

    小芬回过神来也急忙点头回礼,还顺便拽住她的小手拉她在自己边坐下。

    老华侨和龙吟一起走到正在忙碌的老王头边亲切地说:“辛苦了王师傅,今天我们可是要大饱口福了呵呵!”

    老王头有些矜持地笑笑:“哎呀献丑了……都快去坐好,可以开宴啦——”他拉着长音高声宣布。

    于是又一番手忙脚乱——斟酒添菜拉凳子,不一会儿大家都安然落座。

    龙唐田端着一只盛满了苞谷烧的阔口小碗站了起来发言:

    “各位尊敬的朋友,今天大家欢聚一堂,共同为欢迎我们的南董事长及她的孙女井下惠子小姐举杯——这苞谷烧酒是王师傅自个酿的,这羊也是他自己在山上放的,这蔬菜和鸡鸭呢是小龙师傅的老母亲小宝亲自种植喂养的……呵呵,没什么山珍海味,但都是地道的农家菜,还请大家放开肚皮吃好喝好啊……来,干杯!”

    “干杯!哎呀这烤羊贼香呐……”

    “嗯!这羊汤也真鲜……”

    “别光说羊,这鸡鸭味道跟在饭店里吃得感觉就是不一样……”

    “喝了喝了……这酒跟那些勾兑的也没得比……”

    众人大碗喝酒大块吃,好像是一帮绿林英雄在聚会欢庆般闹爽气。

    惠子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吃到如此丰盛的山村美味,第一次见到如此纯朴率直的中国百姓,不住酒兴大发喝了一碗又一碗,丰润的小嘴也沾满了啃羊排的油渍,让人看了又怜又好笑。

    小芬心复杂地吃着这顿饭,跟谁说话都心不在焉。她在心底兀自偷偷地琢磨:小龙哥不会撇下他转而将这个本女孩搂进怀里吧……

    正胡思乱想间,惠子忽然端着一碗酒有些微醺地走到龙吟边说:“龙先生,我听爷爷说你的功夫十分了得……我在本从小也开始接受空手道极真会门下的严格训练,今天能否借着这机会咱俩比试一场给大家助助兴呀……”

    龙吟一听不知该如何回答,老华侨代他说比就比!——龙吟,今天你可要给我个面子,我很想看看大本最狠的极真会门派空手功夫和中国的少林功夫过招哪个更胜一筹……惠子,你想怎么个比法呀?

    “爷爷,找人牵一头牛来吧!”惠子大声说。

    “牵牛?牵头牛来作甚……”龙吟更糊涂了。


    

重要声明:小说《商界拳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