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推心置腹的谈话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中中 书名:商界拳王
    书友QQ群:101707149

    第十八章推心置腹的谈话

    小宝有惊无险地被解救出来,龙吟遭受了蹂躏的心境也逐渐恢复了平静。最新章节,最快更新尽在 WWW.x.Ne

    应郑少虹之约,龙吟和这位在天都市警界炙手可的人物正面交谈了一次。

    在天都东郊的采薇茶室,郑少虹跟他相对而坐,一副古色古香的茶案横卧在他俩之间。

    茶室的房间全是按中国古代房间的样式设计装修的,几扇绘有梅兰竹菊四条屏的雕花屏风将茶室的空间一隔为二。墙面中间的位置上挂了一幅极似当代国画大师范增手笔的人物图画《采薇图》,一首古典乐曲《高山流水》在房间内抑扬顿挫地起伏着。

    “龙吟,你对《高山流水》这一古曲有何见地?”郑少虹熟练地起茶道功夫冲了一杯铁观音递给了他。

    “谢谢局长,晚辈见解浅薄,说话有不当之处还请您多多指教……”

    “哎——在这个地方我俩可以叔侄相称,不要叫什么局长局长的。”郑少虹眯起眼吸着气品味起名茶的香馥来。

    “那我就献丑了——《高山流水》是距今2000多年前秋时期的一首名曲,其作者为当时楚国首都湖北江陵的一书生伯牙。伯牙学琴三载却深感自己无法通过几根琴弦表达出自己内心的感受,故受恩师指点来到一山清水秀飞泉流瀑之地师法自然,在面对绮丽的美景时触景生,便一气呵成了这首千古绝唱……”

    “师法自然……嗯,此言颇有说道啊!”郑少虹微微点头首肯。

    “对,后来伯牙为官后在去晋国例行公事的路上,于一广袤渡口候船间隙又弹起此曲,被一樵夫子期听到,便忍不住大声称赞起来。伯牙于此处巧逢知音大喜,遂与他结成莫逆之交。后子期不幸亡故,伯牙也将此琴摔断,从此终生不再复奏一回此曲,皆因其深知自己的知音已永不会再来……”

    一气说完这些,龙吟也捧起杯盏啜了一口香茗。

    “呵呵后生可畏也!所谓高山流水遇知音,可见人生确实得一知己足矣……”一白色唐装打扮的郑少虹感慨地说。

    “是的伯父,不过您居要职,边的知音一定不会少吧?”

    “哈哈哈哈……”郑少虹仰天大笑:“你不在官场有所不知啊,你的官做的越大知音便越少,边围绕的不过是一群趋炎附势的凡夫俗子也!”

    “这个晚辈我的确难以体会……”

    “你也不须体会,最好永远也不要体会——居高位而不由己,这种孤独痛苦和无奈真是令自己的心灵一生不得安宁呀……”

    这番话使龙吟颇为吃惊,他看了正低头沉思的大局长一眼百思不解其意。

    “呵呵,如果有可能,我倒愿意放下一切的荣耀学习伯夷、叔齐于首阳山采薇而食的壮举,只要不饿死就行……可惜呀!”

    龙吟望着慨叹连连的郑少虹更加发蒙了,也实在猜不出他跟自己说这些话的背后含义。

    “唉,我快老了,现在最放心不下的是我的女儿涵妮。她从小随我长大,任而直爽,心急而口快,若此生找不到如意郎君我是无颜面对她死去多年的母亲呀……”郑少虹的话锋开始一转。

    “伯父,感婚姻大事全乃天缘,我相信她会把握好自己的。”龙吟好言抚慰这位有些伤感的父亲。

    “可是直觉告诉我,他现在最喜欢的人就是你,而不是一直在苦苦追她的刘东剑……对此你有何看法呀?”郑少虹忽然打开天窗亮出了谈话主题。

    “这……”龙吟沉思起来,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是好。

    “我非常了解自己的女儿,她有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倔强劲儿,甚至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我真担心她会因对你的感而做出什么出格的傻事……”郑少虹说到此处拧紧了眉头。

    “伯父,我们现在还小,一切会以学业为重,相信涵妮目前还不至于把感问题看得那么重的。”

    “呵呵,你有我了解他吗?她现在已是大姑娘了小子……”

    两人不再说话,都闷头各自喝起了茶。

    “如果涵妮就是非你不嫁,你打算怎么办?”郑少虹品了一阵茶忽然抛出一颗重磅炸弹。

    “伯父,说实话,这个问题我还没考虑。”龙吟知道自己今天是无法回避开这个话题了。

    “你担心什么……我们的家庭背景?涵妮的人品?我们两家的差距——经过这一段时间我对你的了解,我倒真得希望你俩能结为秦晋之好……”

    郑少虹的坦白把龙吟击了个措手不及,他脸一红有些语无伦次地说:“伯父……我……觉得自己配不上她,还是刘东剑合适……”

    “谁合适涵妮最有发言权。你外表不俗志向远大,还说不上谁配不上谁呢?”

    “呵呵伯父……那您的意见呢?”

    “我充分尊重我女儿的选择——如果你愿意,将来你毕业后回天都工作无论是政府部门还是其它部门,这事全包在伯父我上了……”

    郑少虹居然打起了保票。

    “这个……伯父,这个问题非同小可,能否容我考虑些子?但我非常感激您对我的厚!”龙吟抬起头直视着他。

    “你不要有任何压力,即使你拒绝了涵妮我也不会怨你……上次的事处理的你还满意吧?”

    这个问题使龙吟忽然记起一件事,他赶紧起从口袋里把封文的警察证掏出双手递给了郑少虹。

    郑少虹翻开证件看了看脸上白一阵红一阵,他把这本证件往红木桌上一摔愤愤地说:“这些败类!”

    “伯父,恕我直言,中原市的千江派出所在当地百姓中口碑很差呀!”龙吟不失时机地烧了一把火。

    “你放心吧!虽然中原市的警界我没权管辖,但要让这个小子下岗和那个所长受到党纪处分我还是能旁敲侧击办得到的……这件事我管定了!”郑少虹咬牙切齿地说。

    “那我代表千江人民谢谢您了伯父!”

    “不用谢,将这些害群之马剔除去公安队伍也是我们当领导的义不容辞的责任……这样吧,今天咱俩先聊到这里——涵妮好不容易从新加坡回来一趟,我希望你瞅空陪陪她……”

    “好的伯父!”

    说完话两人客气地握手道别。

    虽然郑少虹今天颇具诸葛亮挥泪斩马谡的气概,但龙吟的心底始终对他有一种擦不去的影,他隐约预感到必有一场真正的对决将会于未来的某一天在他俩之间上演。


    

重要声明:小说《商界拳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