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章 逃兵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梦里看星 书名:极血战士
    <---凤舞文学网--->    李谷爬起来大骂道:“聂星,你地,你怎么出招,你推我的脸做什么,有本事你就出拳头啊,班长不是教我们用拳……”还没说完,又倒了下去。--凤-舞-文-学-网--^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李谷气急败坏,又爬起来,还没站稳,又被聂星一掌推的倒了下去。

    



    一连被推了三次,李谷干脆躺在地上不起来了,阻丧着脸,双眼恨恨地瞪着聂星,骂道:“聂星,班长不是说只用他教过的拳法吗,你那叫什么招式?”

    



    聂星呵呵笑道:“我本来要用拳的,但我一用拳,你那鼻子不就歪了?我只是在试一试,这用掌的感觉怎么样,现在看来,还不错的!”

    



    李谷真是气的晕倒,聂星竟然说他在练掌!

    



    李谷和聂星拉开了架势,刘子俊和李蒙也对干了起来。刘子俊怕把李蒙打成重伤,装作一副菩萨心肠,我佛慈悲的样子,右拳紧握,顺手就向李蒙左肩击去。这一拳未用全力,只想给李蒙一盘开胃菜尝尝!

    



    没想到拳头还未到李蒙肩上,李蒙突然抓住他的手腕,继而拉住他的手臂,一转,用力一顶。^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刘子俊大叫着“哎哎”了几下,就一个翻,被甩在了地上。

    



    李蒙可没有那么好心肠,为了一个老乡节省一点力气,他可是尽了全力。

    



    刘子俊这下摔的不轻,股先着地,只感觉天旋地转,股与大地亲密接触的巨痛不时传来。他恼火不已,骂道:“李蒙,不就练练吗,你出手怎么这么重?”

    



    李蒙憨厚地笑道:“不重啊,我只是练习一下刚刚学到东西!”

    



    刘子俊不服气,忍着痛站了起来,拍了拍双手,叫道:“再来,我就不信我制不了你!”

    



    话刚说完,李蒙就像只猴子似的已经窜到他面前。刘子俊心里大叫:“完了,这家伙不守规距,乱来!”然后又条件反应似的“哎哎”了几声,又被甩在地上。

    



    这下简直都头冒金星了,刘子俊捂着股喘着气指着李蒙道:“李蒙,我现在终于发现了,你大爷的你比我还险,看人不可看表面!”

    



    李蒙嘿嘿地站在旁边,一副非常憨厚的样子。^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王海站在一旁大声指导,可看着面前已经扭打成一团的新兵蛋子们,心里苦笑。这哪里是在练习啊,完全就是一大堆娘们在抢老婆,没有一点男子汉的风范。

    



    聂星不知道5连那个老兵油子怎么样了,那天被打成个大花脸,相信在他班上甚至整个连队造成不小的轰动吧。聂星担心此人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找机会报复的。

    



    每天子过的很充实,但也很辛苦,虽然天气已经转凉,但每次训练下来,每个人上的衣服被汗湿的粘在了体上,累得恨不得爬在地上。如此高强度的训练对这些刚入伍的新兵蛋子们是一个非常严峻的考验。

    



    熄灯号吹响后,一班宿舍的灯熄灭了。

    



    整个宿舍陷入了一片死寂,往常的这个时候这些新兵蛋子们一定会压抑不住心中的兴奋感,大谈特谈一天当中遇到的新鲜事,或者看到哪个战友闹笑话了。^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可现在,没有一个人说话。

    



    刘子俊躺在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而他下面的李蒙已经呼呼大睡,聂星正想着事,老听见刘子俊在上动个不停,小声问道:“刘子俊,你在干嘛,怎么还不睡觉?”

    



    刘子俊探出一个头来,轻声说道:“好累啊,一天到晚就这样训练个不停,很难过!”

    



    聂星笑道:“怎么,你受不了啦?你哥没有告诉你,部队每天都是这样训练的吗?”

    



    刘子俊说道:“我哥是讲过,但我实在没想到训练这么辛苦,最令人郁闷的是,每天都要起那么早,而且还要出跑步。一到中午就要学习叠被,连午休的时间都没有,现在我的被子还叠不成豆腐块!”

    



    聂星说道:“慢慢来嘛,熟能生巧的!”

    



    刘子俊叹了口气:“我现在恨不得离开这个鬼地方,太让人难受了!”

    



    聂星吃了一惊,提醒道:“你可千万别做逃兵啊,那他们一定会把你送上军事法庭,让你接受审判。嘿嘿,回家以后也不能当个体户了,而且三年内都不能帮人打工,永远不能被任何国营或者政府单位录取,你的份证很可能被注销,户口本上那姓名下面永远写着——逃兵。这样一来,你这一辈子就毁了,再也翻不过来了,而且你的一家人都的跟着遭罪!”

    



    刘子俊呵呵一笑:“我只是说说而已,你以为我是傻子啊,训练虽然累了一点,但也好玩的。”

    



    聂星说道:“坚持吧,等这三个月一过,分到连队后就不会有那么多的训练了。你哥那么厉害,我相信你比他差不了!”

    



    刘子俊笑道:“切,他那点本事算什么,等我回去好好和他过一过招,不然他每天把我训的像只猴子似的。好啦,不早了,睡觉吧,明天还要训练呢!”

    



    聂星翻了一下,没睡着,他在想着刘子俊的话,其实有着这样想法的人不止刘子俊一个,全班人恐怕有一半人有着这样的想法,训练太枯燥太无味了。还好这些都是农村兵,吃得了苦,至少会把这种想法藏在心里面。

    



    第二天一起,刘子俊像没事似的,照样跟着出,训练!

    



    下午第二节课是思想政治训练,其实不是训练,充其量只能算是一堂学习课。54个新兵蛋子盘坐在场上,心里都抑制不住兴奋之,部队里还有这样的课程。

    



    上课的是连指导员马振远,不是班长王海,王海盘坐着在他旁,面朝着大家。马振远站着,他用手扶了扶了鼻梁上具有标志的眼镜框,一脸微笑道:“今天就由我来给大家上课,呵呵,是不是有些惊讶,有些激动啊!大家别激动,这三个月的政治思想课都由我来上,谁叫我是指导员呢,指导员就是干这个的!”

    



    大家一声轰笑,王海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马振远接着说道:“为了提一提大家的士气,下面我们来背一背中国人民解放军保密手则,背不出来的就地俯卧撑二十个,怎么样,有没有意见?”

    



    

重要声明:小说《极血战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