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四章 一女奸二男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我的圣歌 书名:军统神偷
    <---凤舞文学网--->    查看请访问『.coM』『』  第二天下午,古鹤天在他的房间里,望着小田子,心里象吃了一只苍蝇一样,感到很不舒服。--凤-舞-文-学-网--^名书院网友提供更新 ^www.mingshuyuan.com^( 本章节由<> .Com 网友搜集整理转发 )昨天夜里,古鹤天本来想,乘小田子睡着以后,到上海军统站走一趟的,后来因为他已经遇到马飞。古鹤天把有关况通知了马飞以后,也就觉得没有必要再去了。所以古鹤天从舞厅里回到住处的时候,就想早一点休息了。

    小田子这个本最风的小女人,立即就缠住了古鹤天。一开始,古鹤天确实也对小田子主动的浪劲,觉得十分地够剌激的。当即两个人就完全缠在了一起,真到后来,古鹤天实在是没有劲再继续下去的时候。小田子似乎激越来越高涨,她竟压在古鹤天的上运动起来,当然这让古鹤天感到如仙如醉,好象已经到达了人生快乐世界,好象到达了极乐的天堂。

    渐渐地古鹤天在极度的愉乐之中,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古鹤天这一觉睡太深太沉了,直到天快要亮的时候,古鹤天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他望见有无数的女人,在脱着她们的衣服,古鹤天也在焦急等待她们赶快把她们的自已衣服脱去,可是奇怪的是,她们似乎有脱不完的衣服,这让古鹤天十分地着急。那些女人还在脱着,就在这个时候,古鹤天突然看见有一个本特高课的男人走了过来,古鹤天顿时有了一种说不清的异样的感觉,而那些女人却一下子不见了她们的踪影。

    古鹤天大叫一声,他终于把自已惊醒了,他醒后,发现自已的上出了一冷汗。原来自已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古鹤天猛然有一种奇特的感觉,这个感觉并不是什么好兆头。古鹤天让自已静下来,可以当他发现小田子不知是在什么时候,早已不在这个房间里了,他立即站起来,在里外两间找了一下,还是没有。

    古鹤天这才想起,昨天晚上,这个小田子在和自已的时候,竟是不要命地疯狂,怕是她早有预谋,就是想让我彻地沉睡过去。您正在浏览的网站是<>,请记住我们的网站域名{http://www..com}好让她去干什么事?古鹤天乘天还没有完全亮,立即闪进这十六号大园子里,古鹤天迅速地到处寻找着,其实古鹤天这会儿心里,也是非常矛盾的,这个小田子算什么呢?最多充其量只能算作古鹤天的人吧。而且她还是本人呢?何必要为她担心什么,或者可以说,随她去做什么,与我古鹤天又有什么干系呢?不过,这一会儿的古鹤天只是有一点不服气,他向来是不想被人蒙骗的。何况这个小田子在半夜里离开我,说不不定就有什么不可告诉我古鹤天的秘密的。因此古鹤天此时,就是想要搞一个明白,这小田子为什么要让自已沉睡过去,她在究竟想干什么呢?

    古鹤天几乎把眼前这个大园子快要搜了一遍了,还是没有发现小田子的影子。难道小田子会飞吗?过了一会儿,古鹤天听见大门外响起一辆小吉普的声音。古鹤天急忙躲闪一边,只见那辆小吉普迅速开进一个假山石的后面,不一会只见小田子和小野仁分别从小吉普里走了出来。古鹤天此时突然想起,姿四七郎对他说过,小田子与小野仁本来就认识的,原来他们的老相好。古鹤天也知道,这个小田子过去有过的历史。怪不到,昨天晚上,这个风小女人,拚命地要和我玩得彻底的,原来她是要会这个小野仁。古鹤天心里立即升腾起一腔要呕心的感觉。此刻小野仁又和小田子紧紧地抱在一起,他们两个人亲了又亲,如果古鹤天不是有任务在,古鹤天是不会饶过他们的。

    过了一会儿,小野仁和小田子分手了,小野仁朝他自已的办公室走去,小田子也朝他和古鹤天的临时住处走来。^书客居网友自动提供更新 ^www.shuKeju.com^古鹤天一看不好,我暂时还是不能让他们过早知道我发现了他们的秘密,否则这对我今后的工作不利。古鹤天迅速向前移动,但是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小田子已经走到离他们的住处不到十米的距离了。古鹤天只好又运起轻功,象风儿一样地,整个人迅速地飘到屋子的后面。查看请访问 [ .Com ] 随接古鹤天打开后窗,跃进了他们的内室,又迅速地钻进被子里。

    恰好就在这个时候,小田子的脚步声也经到了。古鹤天听到小田子进了屋子,又听到小田子在脱衣服的声音,不一会儿,小田子整个人,竟一丝不挂地钻进了古鹤天的被子里。古鹤天立即感到一个冰冷的体靠近了他。古鹤天假装是刚被她弄醒的样子,说道,你的体怎么这样的冷呀?

    小田子立即抱住古鹤天说道,女人的子就是要靠男人的来暧和的呀。说着小田子哈欠连天,古鹤天也不愿意再和小田子调什么了,也就不再理小田子了,不一会儿小田子开始呼呼大睡起起。一直到下午,当小野仁的手下请古鹤天过去商谈事的时候,这个小田子还是没有醒来。古鹤天知道这个本鸡一定是风流了一夜。

    古鹤天来到小野仁的办公室,小野仁笑地说道,昨天晚上听说,你和小田子好风流呀。古鹤天听了这话后,恨不得立即冲过去,将小野仁宰掉。古鹤天也知道,小野仁说这话,并不是要激恕古鹤天,而且想讨好古鹤天的,他是相让古鹤天知道本人的女人是多么地温柔而风流,这是他们本人看重古鹤天,而将小田子赏给他的。他那里知道,古鹤天已经知道了他小野仁和小田子的苟且之事。

    古鹤天笑着对小野仁说道,课长有什么任务,你就说吧。

    小野仁说道,昨天晚上我们已经拿到了大雅聚酒吧的各处的进出通道,特别是我们已经发现了,在四楼上第三个房间特别地可疑,因为我们的人在进入这个房间的时候,竟碰到报警器。这个房间可能就是他们的档案室。

    古鹤天说道,现在这个问题有点搞砸了。

    小野仁立即紧张起说道,这怎么讲?

    古鹤天说道,你有没有想一想,如果这个房间真是军统上海站的档案室,那你们昨天晚上的已经触动了他们的警报系统。『』网友为您提供本书最新章节『http://www..com』他们一定会有所警觉的,他们一定会将文件转移的。

    小野仁听了古鹤天这一句话后,立即说道,这个问题,我估计不存在。因为我们昨天派了那个人,我们交待他二个任务,除了摸清档案室的位置,同时要他偷一点钱,如果事败露的话,别人一般以为是小偷光顾的行为了。他们总不会因为一个小偷,而要把一个好不空易建立起来的站点丢弃呀。他们这个站有一个生意火红的酒吧作掩护,要想重新开一个什么,也不是一早一夕的事

    古鹤天说道,你们办事果然很想得周全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放心了。

    接着,小野仁就把大雅聚酒吧的图纸拿给古鹤天看,古鹤天接这张图后,看了一会儿说道,好吧,今晚上我是不会触动他们的什么警报器的。

    小野仁说道,你需要什么武器,需不需要人配合你一下。

    古鹤天说道,我什么都不需要,到时候你准备向东京发电报就行了。

    小野仁听了古鹤天的这句话后十分地高兴,他马上打开一瓶德国葡萄酒,分别倒了两杯,递给古鹤天一杯,脸上挂满笑容地说道,为你的神功,为你的胜利干杯。

    古鹤天说道,为我们的成功的合作干杯。两个人在充满激地碰过酒杯后,一饮而尽。

    小野仁说道,我不耽搁你的时间了,你到小田子那里再休息一会儿吧,我等你成功后再见。

    直到这一会儿,古鹤天从小野仁那里回来后,小田子还在迷迷糊糊中,说着一些什么梦话。古鹤天坐在房间里,一言不发,也不去叫醒小田子,他在静静地等待着夜晚的降临。又过了一会儿,小田子慢慢地醒来了,古鹤天还是一言不发。

    小田子一醒来就叫古鹤天,你怎么起得这么早呀。

    古鹤天说道,你说什么呀,你看一下,这会儿已经几点钟了?小田子望着墙上的时钟已指向下午五点了,小田子自知说了错话,她在心里也非常后悔,自已怎么到这个时候才醒来的呀。查看请访问 [ .Com ] 她这一会儿仿佛觉得又回到了她过去在红灯区的生活了。

    小田子此刻看到古鹤天的脸色不太好看,她立即感到古鹤天好象对自已不感兴趣了。小田子她观察男人的内心世界,揣摩男人的绪的变化是十分敏感的。她今天醒得这么晚,似乎给古鹤天的感觉是有点儿不正常了。但是小田子此刻的内心世界是非常复杂的,其实她是真心着古鹤天的。不管从表面来看,她似乎是受特高课的委派,专门来监视古鹤天的,或者是说是专门用美色来惑古鹤天的。其实,当小田子和古鹤天真正地接触后,小田子感到古鹤在是真正的男子汉,无论是从古鹤天的精神气质上,还是从古鹤天的健美的体质上,都深深地打动了小田子的芳心,小田子是真心上了古鹤天的。每当小田子和古鹤天激地的时候,小田子曾无数次在内心深处真诚地发誓,今生今世,一定要跟定古鹤天,一定要嫁给古鹤天。如果那一天中战争结束了,她会不顾一切地和古鹤天永远在一起的。但是此刻小田子发现古鹤天心不好,她有点儿担忧,是不是昨天晚上,她和小野仁约会的事被古鹤天发现了?可是昨天晚上她是把古鹤天搞得精疲力竭之后,等他沉睡之后才离开他的呀,而且今天一清早,她乘古鹤天还没有起来就回到他的边的呀。

    其实小田子和小野仁的关系存在,是处于一种无可奈何的状态。小野仁的父亲是特高课总部的高参,也就是他当初看中了小田子,他凭着他的手中的权力,将小田子调到特高课进行了特别地培训。当然从那以后,妙龄小田子成了六十多岁的小野仁父亲的人。小田子一开始还是有点感激他的父亲的,毕竟是他改变了她的人生。可是时间长了,小田子过去和那些客过惯了翻云覆雨的激生活,她和六十多岁的人在一起,显然是不能满她的生理需求的。所以她有一段时间,表面强作兴奋,内心却十发地痛苦。

    终于有一天,就是在小野仁的父亲的家里,当她偶然遇到小野仁的时候,她的目光和小野仁的目光几乎是同时定格了。英俊潇洒的小野仁让小田子芳心颤动着,媚态万千的小田子让小野仁的心智感一下子就彻底融化了。好象他们今生今世原来等待着的就是眼前这一位。终于小田子当她和小野仁第一次在野地里体有了激的体验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再也分不开了。当他们的偷的事败露后,小野仁和他的父亲决裂了,小野仁一气之下,便来到了上海。小田子这一次被特高课总部临时调到重庆专门来惑古鹤天,她又跟随古鹤天来到了上海。其实,小田子虽然与小野仁在一起,确实也有过激,但这种激,由于参杂了小野仁父的影子,小田子心里一直象有一个东西阻塞住一样,很不快乐。

    自从她遇到了古鹤天之后,小田子好象得到彻底的解脱,她可以尽地,畅快地和古鹤天品尝着男女之间的快乐。可是当她随着古鹤天来到小野仁的边的时候,小野仁再一次对她提出了的要求。小田子一时无法拒绝,因为她知道,小野仁对她还是十分着的,而且古鹤天还不过是中国人,小野仁有着生杀大权。她可不能因为古鹤天而得罪了小野仁,如果她不答应小野仁的要求,那古鹤天的命是十分难保的。所以,小田子在没有办法的况下,当天夜里,她为了能和小野仁在一起,而这又不能让古鹤天知道,所以她只好反反复复,一次又一次和古鹤天交欢,直到古鹤天彻底地疲劳沉沉睡去。

    其实在当时小田子也是非常地精疲力竭了。当小田子半夜被小野仁接走,来小野仁的住处后,小田子再也没有精力对付小野仁疯狂的冲动了,当时小野仁有点气愤,因为他知道,小田子刚刚和古鹤天干过。作为一个大本帝国的真正的男子汉,竟受此羞辱。如果要是在平时,他小野仁早已和古鹤天决战了,或者干脆让古鹤天直接送命。可是小野仁也知道,这个古鹤天担负着特高课总部的特殊使命,他也没有办法来治古鹤天。他只是不服这一口气,所以他在白天,就和小田子约定在今夜,要小田子一定要和他过一夜的人的激的生活。

    此刻,小野仁见小田子已经精疲力竭了。小野仁用生气的眼光看着小田子,并说道,小田子,你难道把我妄记了吗?

    小田子听了小野仁的这一句话,竟然流下了眼泪。当然小田子的流下的这个眼泪,小野仁并没有真正地理解,小野仁还以为小田子还是真心地着他呢?于是小野仁立即将小田子紧紧地搂在自已的怀里,并激地用手抚摸着小田子的全。小田子这时也说道,我随你吧。小田子说这一句话是一种暗示,以往小田子和小野仁在一起的时候,有时当小野仁力不从心的时候,小野仁要求小田子和他自已都吃一点催药,小田子总是含脉脉地说,我随你吧。此刻小野仁听小田子这句话后,立即拿出催药,把药粉倒进茶杯里,用水迅速地冲开。小野仁用嘴吹了又吹还冒着气的催药,让它稍微冷却一下后,立即送到小田子的嘴边,亲自喂小田子喝下一半的催药,然后,小野仁自已将剩余的药,一饮而尽,全部喝下去了。

    不一会儿,小野仁和小田子全皮肤显现玫瑰红色,两人都觉得灵魂深处,深处,象有一团火一样,熊熊燃烧起来。小野仁立即象一只发了疯的野兽一样,小田子尽管有了药物的剌激,但终究只是有体内的渴望,而没有体力的支持,她象一堆瘫痪了的一样,只能是在小野仁的推动下,机械地反弹着。一夜过去,这对于小田子来说,一切是在无奈中进行的。

    这一会儿,当她终于醒来的时候,这一切的不愉快,重新又回到她的心头。当她发现古鹤天的绪有了变化的时候,她也有一种不祥的预兆,在她的感深处起着一些烦人的化学生理变化。她轻轻走到古鹤天前面,捧起古鹤天的脸说道,你放心,我会真诚地你的,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况,我的心是属于你的。

    古鹤天说道,小田子可能你也有你的难处,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古鹤天等小田子打扮结束后,说道,我们一起出去吃晚饭吧?

    小田子说道,好吧。我们今天晚上找一个酒店,好好地享受一下。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请访问『.coM』『』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军统神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