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孤儿团内乱【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茶海芋 书名:凉血
    深夜,尼伯特-圣恩的房间里还亮着光石灯,而尼伯特便坐在书桌前,研究着前些天从罗岩哪里拿到图纸资料。

    “怪异、怪异……这些精神符文明明是无序排列的,弗利萨是利用什么方法将他们串联起来的呢?”尼伯特嘴里嘟囔道。

    尼伯特为一个荣耀级心灵炼金术师,自实力已经达到顶峰,若想再一步,那便是“神”的实力!

    可是这个世上不知道有多少炼金术师卡在荣耀级,绞尽脑汁也不能再进一步,尼伯特虽然自喻天纵之才,但是还没狂妄到能够成为史上第一个神人。

    原本尼伯特就想以荣耀级炼金术师的份安享晚年,然而当他看到从罗岩处所得的璀璨之心研究资料之后,却给了他一个成为神人的希望!

    当然,希望并不在璀璨之心上,而是在罗岩上!

    璀璨之心只是一个死物,然而罗岩却是一个活人,而且是一个天才,这几来,尼伯特反复研究璀璨之心的资料,特别是那些精神符文,可是无论他怎么计算,都无法计算精神符文之间的联系,然而再看罗岩所书写的资料,上面明明确确记录着大量的数据,而且很准确的将一小部分精神符文联系在一起。

    “弗利萨这个小家伙还真不简单,差点就被他糊弄过去,从这数据上来看,他应该是掌握了某种特殊的计算方式……”尼伯特自语道。

    尼伯特忽然起,背着手在卧室里来回独步,脸色忽明忽暗,显然正在做心理斗争,良久之后,尼伯特停在窗前,叹道:“唉,理不清,看不明,算了,有些东西不该属于我,那就不能强求,否则,反而不美。”

    尼伯特想清楚之后,顿时神清气爽,活动了一下肩膀,就准备脱衣睡下,然而就在这时,尼伯特好像若有所感,立刻停止动作,不动声色的放出一道精神力,将整个宅院,宅院四周都扫描了一遍。

    “咦。”尼伯特惊疑一声,随后重新披上外,推开卧室门走了出去。

    ………… ………… …………

    嘭!哗啦!

    罗岩正在卧室里思考着关于破损百草环的事,忽然院子里响起嘈杂声,于是赶忙出门查看,穿过小院,来到正院,借着月色,察看正院里的况,却发现正院里有两个人,一个站着,另一个倒在地上滚动、呻吟,好似非常痛苦,站着的人正是他的准岳父尼伯特,而倒在地上痛苦呻吟的人则是一个不认识的青年。

    “伯父,这个人是?”罗岩疑问道。

    “不清楚,这个人躲在墙外的红松树上,一直监视着院子里的况。”尼伯特回应道。

    “那……这个人要怎么处理?”罗岩迟疑的说道。

    “呵呵,交给我吧,先用痛苦术惩治他一番,然后在审问,最后再决定怎么处理他。”尼伯特淡然的说道。

    痛苦术,一种特殊的心灵炼金术,当然也可以把它当成酷刑,中了痛苦术的人,会陷入最痛苦的幻境,同时口不能言,给人一种强烈的痛苦感和束缚感,如果施法者的精神力足够强,甚至能使被施术者精神崩溃。

    罗岩跟玛蒂娜合作时间很久了,而且玛蒂娜也给罗岩看过一些心灵炼金术资料,所以罗岩对痛苦术有些了解,此时听到尼伯特要对地上的青年施展痛苦术,不有些迟疑的提醒道:“伯父,您看,我们是不是先问问况,万一要是误会呢?”

    尼伯特看了弗利萨一眼,随后笑了笑,对弗利萨说道:“那你就问问吧,你问不出来,我再问。”

    尼伯特说完之后,立刻停止了痛苦术,而地上滚动、痛苦呻吟的青年逐渐缓和下来,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罗岩提高警惕,走到青年的近前,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要监视我们的院子?”

    青年听到罗岩的问话,看了罗岩一眼,随后又心有余悸的看了尼伯特一眼,迟疑了一下,然后说道:“我只是路过的游侠,这是个误会。”

    “靠!骗鬼呢。”罗岩暗骂一声,左脚猛然踢出,一脚踢在青年的右脚腕上!

    啪!

    “啊!”青年惨叫一声,蜷曲着体,双手抚摸着右脚腕,脸上痛苦不堪,脚腕是人体最脆弱的器官之一,也可以说是战士的破绽之一,脚腕被攻击,会产生强烈的剧痛和不适。

    “不要我们使用极端手段,现在开始说实话!告诉我,你是谁?有什么目的?”罗岩冷声说道。

    “我真的只是路过,什么目的也没有。”青年满脸痛苦的说道。

    罗岩皱了皱眉头,叹息一声,随后转向尼伯特说道:“伯父,还是您来吧。”

    “呵呵。”尼伯特笑了几声,随后无声无息的向地上的青年使用痛苦术,顿时青年再次在地上痛苦的滚动起来,口不能言,只能“呜呜”的发出鼻音。

    十分钟过后,地上的青年停止滚动,体不停的抽出,显然痛苦术已经让他的体达到了极限,而且双目泛白,神智也濒临崩溃。

    这时尼伯特停止痛苦术,紧接着使用暗示术。

    “你叫什么名字?”尼伯特问道。

    “瑞格拉……瑞格拉-西西特。”虚弱的青年木讷的说道。

    “瑞格拉,你为什么要监视这里?”尼伯特紧接着问道。

    “部长让我来的……让我监视弗利萨……”瑞格拉断断续续的说道。

    “你们部长是谁?什么份?”尼伯特继续问道。

    “我们部长是乌雷,隆太城孤儿团分部的部长。”瑞格拉说道。

    “他为什么让你监视弗利萨,有什么目的?”尼伯特紧接着问道。

    “不知道,我只是来监视,并不知道目的……”瑞格拉气若游丝的说道。

    尼伯特审问完瑞格拉,随后转看向罗岩,说道:“这个人所说的部长乌雷,你认识吗?”

    “见过一次面,不过没说过话。”罗岩说道。

    “那你上有他们想要的东西?”尼伯特问道。

    “没有。”罗岩摇了摇头,不过随后脑中闪过一个念头,然后说道:“我想,我知道他们的目的了,今天我的朋友加文寄来一件物品,而这件物品代表着求救的意思,所以这件事很可能跟我的朋友加文有关。”

    ………… ………… …………

    一个月后,时至九月,夏末。

    胡列克帝国西部,尸骸关重地,人族与妖魔联盟的接壤之地。

    尸骸关军部,列尔福特-弗洛办公室,此时列尔福特正在批阅公文,另外房间里还有另外几个副将,他们同样在批阅公文,近几个月来,妖魔联盟进攻尸骸关的频率越来越频繁,尸骸关的兵将和游侠伤亡越来越惨重,有一种风雨摧的来势。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进来。”列尔福特的副官说道。

    一名亲兵提着一个半人高的木箱子走进房间,然后报告道:“元帅,驻扎隆太公国的大使馆寄来一个邮包。”

    “哦?谁寄来的?”列尔福特抬头问道。

    “署名是一个叫做弗利萨的人,印章是世袭伯爵。”亲兵说道。

    “哦?”列尔福特先是露出诧异的表,随后露出微笑,说道:“把邮包拆开吧,咱们看看,这小天才弗利萨会不会给我们一个惊喜。”

    “是。”亲兵将邮包箱子放在屋子中央,然后半跪在地上拆卸邮包,很快便把邮包拆开,显露出里面的物品,一个精铁打造的四方盒子和一个小木盒,精铁盒子四四方方,长、宽、高大约三十厘米,而且上面刻画着密密麻麻的纹路和符文,显然是一个高级封印结界,而小木盒比较普通,上面并没有封印。

    “把那个小木盒递给我。”列尔福特开口说道。

    “是。”亲兵拿起小木盒,放在列尔福特桌上,然后恭敬的退到一旁。

    列尔福特拿起小木盒,正反看了看,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随后将其打开,只见里面是两封信,将两封信拿出来,查看信封上的字迹,发现这两封信分别是列尔福特本人和托马斯的。

    列尔福特随手撕开罗岩给自己的信封,展开信纸,查阅里面的内容,基本大意是罗岩有些急事想要通知托马斯,所以想要拜托列尔福大元帅帮忙,并将信件和长条小木盒教给托马斯,如果列尔福特短时间内联系不上托马斯,罗岩便请求列尔福特将铁盒子转交给孤儿游侠团的加文-法瑞尔,并且特别嘱咐,一定要派信的过的人把物品交到加文本人的手上,万万不能交给孤儿团的其他人。

    列尔福特看完信件,考虑片刻,然后侧头向一旁的副官问道:“格尔,你知道托马斯最近在什么地方吗?”

    “大帅,托马斯接了狩猎烈焰暴龙的任务,这几天应该已经进山了,没有一、两个月回不来。”副官格尔说道。

    “恩。”列尔福特沉吟片刻,然后向一旁的亲兵说道:“派出信鹰,通知托马斯,让他尽快回来。”

    “是,元帅,我这就去安排。”亲兵回应一声,然后起走出房间。

    亲兵离开之后,列尔福特看着另外一封信,又看了看地上那个加了封印结界的精铁盒子,思考片刻,然后饶有兴趣的向一旁的副官的说道:“格尔,你说这铁盒子里面装的会是什么?”

    “这个……属下猜不到。”副官格尔说道。

    “呵呵呵。”列尔福特笑了几声,然后说道:“格尔,你去把这封信和铁盒子交给卡索,让他弄清信里的内容,还有弄清楚铁盒子里装的是什么。”

    “是,大帅。”副官格尔很干脆的回应一声,接过罗岩给托马斯的信件,提起那个加了封印结界的铁盒子,然后就准备离开。

    “等等。”列尔福特突然说道。

    “大帅,还有什么吩咐?”格尔立刻停下脚步询问道。

    你正在阅读第八章 孤儿团内乱【上】,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

重要声明:小说《凉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