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 第七章 飞鸟之血【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茶海芋 书名:凉血
    次,清晨。

    一缕阳光入罗岩的帐篷之中,而这缕阳光正好照在罗岩的脸上,受到阳光的刺激,罗岩下意识的侧转体,然而这一动却将自己从浅睡中弄醒,睁开眼睛,无意识的看着帐篷……

    昨天奔逃了一整天,罗岩累的全都快散架了,而这样疲劳的状态,应该一夜无梦才对,然而罗岩昨天晚上却是梦境片段连绵不断……

    梦到杀人……

    梦到到处都是血液……

    梦到被人追赶……

    梦到被人指责……

    梦到被人杀死……

    整个夜晚,罗岩辗转反侧,睡着、惊醒、再睡着、再惊醒,数次之后,罗岩越来越疲劳,直到快天亮的时候,这才熟睡过去,一直到此刻醒来。

    咕咕咕……咕咕咕……

    罗岩正在看着帐篷布发呆,忽然隐隐约约听到帐篷外面有异声,听起来好似是鸽子的叫声……

    罗岩恍恍惚惚的从发呆中清醒过来,看着帐篷投而入的阳光,估算着现在的时间应该已经七点钟左右,可是今天早上竟然没听到托马斯的噪声,以及玛蒂娜抓狂的声音,这真是很罕见的现象,躺着伸了个大懒腰,随后翻做起来,穿好衣服,钻出帐篷……

    罗岩钻出帐篷,只见玛蒂娜站在不远处逗弄着一只纯白色的鸟,而周围除了他自己的帐篷之外,加文、托马斯和玛蒂娜的正碰已经打包收起,篝火堆也已经熄灭,显然自己起晚了。

    “弗利萨,你起晚了,你看,漂亮吧?”玛蒂娜捧着白色的鸟说道。

    “哦,很漂亮,不过,加文和托马斯去哪了?”罗岩向四周张望着说道。

    “嘻嘻,他们去抓祭品去了。”玛蒂娜嬉笑着说道。

    “祭品?什么祭品?今天过什么节吗?”罗岩疑惑的问道。

    “你等会儿就知道了,嘻嘻嘻……”玛蒂娜表古怪的嬉笑道。

    罗岩无奈的看了玛蒂娜一眼,随后拿起洗漱用品,走到河边洗漱,然而正在洗漱的时候,河里突然……

    “哗啦!”一声,罗岩前两米处突然钻出一个黑影,罗岩还以为是水中凶猛鱼类或者两栖类猛兽袭击,“噌”的一声向后翻滚,远离河岸!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河里传出一阵阵挣扎的拍水声,而站在岸上的罗岩定眼一看,只见托马斯站在河里,而托马斯怀里抱着一只巨大的鳄鱼,此刻鳄鱼正在激烈的挣扎。

    “哈哈哈……被我抓到,你就别想跑了!”托马斯右手掐着鳄鱼的喉咙,左手握拳狠狠的锤了鳄鱼头部两拳,直接将鳄鱼打晕,随后拎着鳄鱼尾巴向岸上走来……

    “嘿,弗利萨,早上好啊。”托马斯大声说道。

    “呃,早上好。”罗岩有些木讷的回应,而目光则投在那头可怜的鳄鱼上,随后问道:“大叔,抓鳄鱼做什么?做皮包吗?”

    “当然是用来做祭品!哈哈哈……”托马斯大笑着说道。

    “呃?祭品?今天到底什么节?我怎么没印象呢?”罗岩迟疑的问道。

    托马斯拖着鳄鱼上岸,抹了把脸上的河水,说道:“谁说今天过节了,这是给你准备的祭品,你在洗漱吗?那就快点,等会儿回去喝血酒!”

    托马斯说完之后,拖着巨大的鳄鱼走了,留下满脸愕然的罗岩,有些搞不清状况的自语道:“给我准备的祭品?喝血酒?这是什么状况?”

    罗岩带着疑惑快速洗漱,随后快步返回营地,却见到一幅很诡异的画面,玛蒂娜依然逗弄着那只白色的鸟,托马斯坐在巨大的鳄鱼头上,而加文在拎着一条几米长的蟒蛇……

    加文看到罗岩走近,随即向罗岩招了招手,说道:“弗利萨,快过来,要准备血祭了,你看,现在有玛蒂娜抓来的白云雕、托马斯抓来的赛米罗河巨鳄,以及我抓来的碧草巨蟒,你准备选择哪一种?”

    罗岩看看加文,看看托马斯,再看看玛蒂娜,最后目光再转向加文,疑惑的问道:“能不能先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恩?你们没告诉他吗?”加文这句话是问向玛蒂娜和托马斯,而玛蒂娜一阵嬉笑,什么也没说,而托马斯无奈的耸了耸肩膀,说道:“别看我了,我也没说,还是由你给他解释吧。”

    “那么,我给解释一下。”加文停顿了一下,措词一番,然后说道:“安神血祭,是游侠界的一种隐秘传统,为游侠,在大陆上闯,免不了要做些不得已而为之的事,就比如……杀人!”

    “不论什么原因,不论什么理由,但凡是杀过人的人,心理上都会出现某些困扰,恐血、晕血、嗜血……等等,这些症状都会多多少少的改变一个人的格,有些人因为恐血、晕血放弃游侠生涯,有些人因为嗜血而变得残忍嗜杀……”

    “安神血祭,便是抑制这些症状的一种方法,当游侠杀人之后,如果罪恶感难以自控,那么便可以找一种猛兽,亲手杀掉,饮下猛兽的血液,再在上纹上所杀猛兽的纹,这便是安神血祭。”

    “这……有效吗?”罗岩迟疑的问道。

    加文无奈的耸了耸肩膀,说道:“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效,安神血祭只是一种心理作用,实际上并不产生什么神秘效果。”

    “……那你们也做过安神血祭?”罗岩再次问道。

    加文直接撸起坐袖,只见左臂上纹着一直黑纹豹子,说道:“我第一次杀人,杀的是一名游侠,我们双方做同一个任务,抢同一个任务物品!我杀了他!之后我抓到一只黑纹豹,喝的黑纹豹的血,纹上黑纹豹的纹。”

    “我也做过安神血祭,当时在军队里面,第一次参加战斗,真是太惨烈了,死了好多人,哈哈哈……”托马斯苍凉的大笑几声,随后扯开前的衣服,在他左心脏的位置,纹着一直迅猛龙的图像,随后托马斯接着说道:“我喝的是迅猛龙的血,本来在军队里是没办法做安神血祭,不过……嘿嘿,我和几个战友去骑兵营偷了一只迅猛龙骑兽,悄悄的宰杀做了安神血祭,而且还吃了一顿迅猛龙烤!结果还被团长给发现了,那一顿皮鞭,真疼啊!”

    托马斯的光荣历史,让众人一阵无语,托马斯完全就是反面教材,谁要是跟托马斯学,肯定是被人一顿狠抽!

    “嘻嘻……我也做过安神血祭,十岁的时候,杀掉一个人口贩子,该死的人口贩子,总想绑架我们族里的姐妹,太可恶了!”玛蒂娜说着撩起单薄上衣,露出白皙嫩的肚皮,平滑的腹部左侧纹着一只可的小鹿,随后炫耀似的说道:“我喝的是梅花鹿的血,看我的纹,很可吧。”

    “好了,闲聊就到这里,先给弗利萨做安神血祭。”加文向托马斯和玛蒂娜说了一声,随后目光投向罗岩,说道:“弗利萨,怎么样?你准备选什么做安神血祭?”

    “我选……”罗岩听了加文的话,先看看加文手中的巨蟒,再看看托马斯股下面的巨鳄,接着望向在玛蒂娜四周飞来飞去的白云雕……

    “弗利萨,男人就应该选个威猛的血祭!比如我这只巨鳄!”托马斯说道。

    “切,鳄鱼一点都不威猛,好丑!”玛蒂娜说道。

    “不要干扰弗利萨,让他自己选。”加文说道。

    罗岩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考虑的片刻,最后目光锁定了那只在玛蒂娜四周乱飞的白云雕……

    “我就选白云雕吧”罗岩说道。

    …………

    加文准备好一个杯子,倒上半杯清酒,而那只白云雕被玛蒂娜控制着飞到罗岩面前,罗岩左手抓住白云雕的翅膀,右手拿着一把短剑,横在白云雕的脖子上……

    “我将背负你的罪恶……”罗岩说完之后,挥动了手上的短剑,白云雕的脖子被斩断,血液四溢,而白云雕的子剧烈挣扎,此时罗岩心里真的害怕极了,然而却死死的抓住白云雕的翅膀,此刻罗岩从没这么清晰的体会到生命原来这么脆弱……

    挣扎的白云雕体逐渐停歇,加文将白云雕的体拿了过去,将白云雕的血液混入酒杯里少许,随后将白云雕的尸体丢掉,然后向罗岩说道:“弗利萨,人生有很多无奈,公平、公正、平等,这些都太虚幻,我们无力去改正什么,能做的只能是竭尽全力去奋斗,让自己站在巅峰,届时,不公平、不公正、不平等,这些自然会退避三舍!”

    加文说着将混有白云雕血液的清酒递给罗岩,接着说道:“世间弱强食,游侠界更是残酷,杀人或者被杀,无论正义也好,邪恶也好,都是为了让自己站在巅峰,让不公平、不公正、不平等远离自己!喝了这杯血酒,正视自己的所作所为,以死的觉悟,带着满罪恶继续奋斗,直到死亡的那一刻!”

    罗岩盯着手上的酒杯,杯中鲜红的血酒倒映着他的面容,片刻之后,罗岩抬头看了看因为任务冲突而杀人加文,再看了看战场上杀人的托马斯,接着看了看幼年杀掉人口贩子的玛蒂娜……

    “以死的觉悟!”罗岩扬起手中酒杯,将血酒倾倒入自己口中……

重要声明:小说《凉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