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节 奇怪的胜利(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吹牛者 书名:临高至上
    <---凤舞文学网--->    然后他立刻切换到公共频道,向全体工作、扯皮、或是偷懒的人员发出战斗警报,要求所有人员立刻撤回,内卫部队給大家发枪发弹药。--凤-舞-文-学-网--^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速度首发\\让正在指导军训的席亚洲立刻解散编队,所有新军人员按战斗编制重新组合,领枪支弹药。

    除了关键的电力、通讯等部门服务的人,所有能动弹的男穿越者按宿舍组合成战斗小组,内卫部队瞬间由20人扩展到400人。分别占领预案中的防御阵地。碉堡内的人员增加一倍。同时派一个内卫排去河边保护电站和水源。席亚洲到百仞城的城墙指挥所上具体指导作战。

    马千瞩要绍宗接通了博铺的通话频道,博铺虽然有海军的舰队拱卫,又新修筑了几个炮台,但是到底只有一个连的人,陆军只有少量的炮兵在那里。对方发动水陆联合进攻的话,百仞这边恐怕一时半会也提供不了支援。

    “我是明秋。”接电话的居然是海军的顾问。

    “我是马千瞩。陈海阳呢?”

    “报告马总长!陈队长去捕鱼巡逻了。”

    还捕鱼巡逻。马千瞩脑袋上滴下了汗:“快赶快通知他,敌人已经从陆路发动进攻了,博铺地区进入戒备。”

    “明白。”

    马千瞩接着又打电话給独孤求婚,要他立即疏散东门市的人群和摊位。給工商所的人发霰弹枪,由派出所组成的冷兵器组在市场内巡逻,如有内应或趁乱抢劫的,立刻正法。

    定了定神,俺冷静下来。其实现在百仞城有300多支现代步枪,还有300多人的新军和十来们滑膛炮,依托城墙和炮楼防御,并不怕这几百名没有炮的敌人。何况还有1-2小时准备,他这才想起来目前所有的战斗的预定目的都是全歼敌人和捉俘虏,消极防御是不成的,刚才真是被自己吓着了。冷静,要冷静。

    马千瞩换了个频道,要通车库,要他们把农用车加上油,从内务部队抽调四个小组,带霰弹枪和,防冷兵器上车,把车开到东门外待命。东北方向是平坦的河滩。穿越着没有骑兵,只有靠这个东西防守反击了。过了一会在吴南海的强烈要求下,他又派了一个班的内卫部队过去协助防守农场的田地。

    这时候马千瞩发现了一个问题,北炜的侦察队应该有个以叶孟言为首的三人小组在东北方向负责远距离警戒的,怎么没发出警报?难道他们已经不测?――不过现在已经顾不上了。他只是庆幸敌人没有骑兵。

    这些都布置好了,还要让吴南海赶紧作饭,把快餐送到城头,所有有击经验的人不能再下来吃饭了。^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还有医疗组,时刻准备着准备收治伤员,邬德把公社民兵队召集起来,发给冷兵器,充当预备队,劳工们则组织好了随时待命抬担架送弹药。

    最后,通知北炜的侦察队安排几个手,带上狙击步枪、无线电和摩托车,去前进的道路进行潜伏,准备狙杀敌人的主要头目。

    一切安排妥当,敌人的队列终于出现在地平线上。席亚洲估量了下,敌人最多也就400人,这点人够干什么的?诸彩老的俘虏在俘虏营里待了几天,看到的东西应该不少,他们很清楚穿越众连劳工有几千人的规模,又有很好的火器,就算要来兴师报仇,不来个二三千人不等于白给?

    越想越疑惑,赶紧給在通信中心的马千瞩打电话:他怀疑敌人还有另外几路人马,这路只不过是佯动兵力。

    “嗯,很有可能,我和老何商量一下。”马千瞩到现在已经没了主意,他毕竟没当过军人,临阵有点慌乱了。

    “没事。”何鸣看了下地图,“内卫部队有足够的火力控制要点,敌人一时半会突破不了。让席营长先打掉这一路好了。我们在机动能力上有绝对的优势。”

    “好,把炮兵也集中給教导营。”

    敌人渐渐近了,行进路线没有改变,基本是向东门市而来。前面有七八骑松散的拉开横队,似乎是侦察兵,后面徒步的人分成4队。前队百来人的队列还齐整些,有人打着几面旗帜,似乎是“诸”的姓氏旗,后面那2队就凌乱多了。从望远镜里看,都是些肤色黝黑,粗手大脚的普通百姓一般的人物,手里拿着各式各样的大刀片和长长短短的带尖的武器,有的人手里拿着粗糙的藤牌,也有的干脆拿着根削尖的竹竿――这是准备来打仗得吗?席亚洲越看越其疑,再看最后一队,有五六十人,手里一色钢刀,走得很齐整,倒有点象督战队。

    席亚洲几乎可以断定他们将直接攻击东门市――这倒也有可原,毕竟在外人来看,东门市这个商贸中心才是最主要的财富聚集地。看来“一切尽在****掌握”,穿越集团可以迅速补充几百俘虏了。就在这时,敌人在1公里外停了下来,似乎在商议什么。马千瞩建议趁机开饭,这一打起来,没有几个小时完不了,打赢了后面的善后工作也得忙上好久,先給大家吃顿菜。

    食堂用不锈钢饭盒給内卫部队送来了快餐,席亚洲的教导营没饭盒可用,临战条件下也不便拿着大锅来分饭。吴南海就因地制宜的用附近的竹筒做了一顿竹筒饭,每个竹筒里除了米和盐,他还额外加了些猪油,让当兵的吃得饱一点才能打仗。

    吃完饭,敌人还在那里磨蹭什么,望远镜里看得出有人在队伍里来来回回的跑动,有的人坐在地上啃干粮,还有人扎堆说话,看起来不象要来打仗,倒象是来游的。

    “他娘的,这里面有谋。”席亚洲咕哝了一句。命令道:“列队!”

    没想到莫名其妙的一幕发生了,还没等各连连长传达命令,1公里之外的海盗们忽然一起发动了毫无章法的乱哄哄冲击,什么前后队列,完全都没有了,一群人挥舞着刀枪棍棒,一个劲道的往前冲,灰褐色的人群簇拥在一起,似乎是滚动着向前跑来。

    “妈的,这是猪突?”席亚洲赶紧命令,“准备战斗!”

    各连连长赶紧整顿队伍,正在这时候,战场上传来了Saiga-308步枪的声音,这是狙击小组在击了,马千瞩在城墙上看得直跺脚,这乱糟糟的一片,个个灰头土脸的,到底哪些人才是头目啊?

    狙击小组倒是十分清楚,骑马的肯定份比徒步的高。一阵枪响之后,骑马的人就全部被击倒了,但是后面的海盗还是乱哄哄的继续跑来。

    不对。观战的马千瞩越想越不对劲,哪有这么打仗的?就算这里一枪不放,步兵跑步1公里过来都气喘吁吁了,还打什么仗啊?诸彩老虽然是个海盗,到底也是纵横闽粤十来年,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他赶紧給各处打电话:有没有可疑的动向?

    回答是一致的:“没有可疑现象”、“一切正常”、“海上未见可疑船只”……

    马千瞩愈发不能理解诸彩老这次进攻的思维方式,难道他派这几百人来送死吗?

    狙击手的步枪连续的击着,海盗们不断的有人倒下去,但是这并没有让他们转逃跑,3支Saiga-308步枪的威力毕竟是有限的,再者这些狙击手们也没水平做到抢枪夺命。

    忽然他们全体向城东转去,目标似乎是几个狙击手潜伏的那座小山。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发现的。那里一共只有6个人,而且子弹不多,他们的任务是消灭头目而不是打击敌人主力。随着敌人狂奔到山脚,马千瞩只得让他们撤退。

    轰鸣的摩托车吓了敌人一跳,海盗没有试图追赶,而是到了山脚下就止步了,有十几个人上山东张西望,接着他们开始砍树,堆石头,难道想扎营?看样子最多带了几天干粮,又没有辎重车……

    “炮兵把敌人的寨子摧毁,他们决战。”席亚洲下达命令。显然,这群海盗的目的是“拖”。

    炮连立刻忙碌起来,步兵横队前面,一字排开了12门山地榴,藤条编成的跑垒筐里也填满了土。

    “距离380米!”测距手用尺迅速报出了小山的直线距离。

    “目标380米,实心弹1发装填!”应愈发出口令。他只有两种炮弹可用:实心弹和霰弹。这个距离上没法打霰弹,就用最可靠的实心铁球好了。其实海盗们猬集到小山周围对炮击倒是件好事,如果他们分散在那些已经收割完的水田上,炮弹打在湿润的泥土里就没有跳效果了。

    “开火!”应愈发出口令。

    12门山地榴弹炮同时喷吐出来的浓烟和火舌,即使那些参加了百图远征的士兵都觉得地动山摇。黑乎乎的铁球飞过400米距离,略带弧形的砸进人群,犹如铁犁犁过,血和人的肢体随着炮弹的轨迹在空中飞舞。小山上略略板结的地面使得落地的炮弹又跳跃起来,夺去了更多的人头颅、大腿和躯。

    大地在震动,海盗们到处乱窜,第二轮炮弹又如同死神一般呼啸而至,在灰褐色的人群中砸出一个个血的花朵,垂死的惨叫声和恐惧的哭叫声响彻云霄。海盗们四散奔逃。山地榴弹炮不停的发出吼叫,炮弹在初冬板结的土地上跳跃,迅速的收割着人命。

    战斗,就这样毫无技巧和战术的结束了。海盗们在留下满地的尸体之后仓促的向东溃逃而去。席亚洲命令一连二连追击,三连在原地保持队形。

    战斗场面变成了赶鸭子,一面漫山遍野的追,一面撒脚丫子猛跑。教导营吃饱了养精蓄锐,海盗刚才折腾了半天,赛跑起来自然不是对手,没多久就一个个瘫倒在地只有喘气的份了。好在席亚洲下了命令,要多抓俘虏,抓多了有赏,这群兵才没用刺刀乱捅人。

    只有二十几个跑的快,几乎要接近东面的山地了,跑就跑吧,反正也不少十几个人使唤。

    这时候,大家勉强可以看到西面林地里闪出三个手持步枪的人,横拦在路上,雄赳赳的一个排,就把跑的最快几个人放倒,余下早就被大炮吓破了胆,见前有阻截,也不管来者几人,全都跪地投降,连叫“饶命”!原来这就是侦察队失去联系的负责东面远程遮断的叶孟言小组,他们在巡逻走错了方向,返回时恰好碰上敌人逃窜,这个失误使整个战斗完美的结束。穿越军方损失为0,敌人非死即降。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临高至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