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节 水与电(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吹牛者 书名:临高至上
    <---凤舞文学网--->    他对卓天敏没有特别深得印象,记得他有个儿子,曾经到执委会来找过萧子山,要他批条子给吴南海分个鸡蛋给他――给儿子吃的――鸡蛋眼下可是最紧俏的东西,每天只有三四个,一般只供应病号。--凤-舞-文-学-网--^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速度首发\\

    他三十五六岁的模样,穿着沾满石粉和泥土的作训服,指着那个新砌好的压力池,眼睛不看任何人,说:“……按设计图纸:进水室的底板比前室的底板要高。现在却造得一样高了。”

    工程队的人围绕在他边,都不作声。梅晚有点不耐烦:“就几公分的高低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样样都抠设计图纸的话这就是一豆腐渣工程。”

    “那是缺材料搞得代用措施,没法子的事,”卓天敏听他这么说,气不打一处来了,“这压力池的水泥石子黄沙一样都没少用,为什么不按图纸做?”

    “工程队的人对图纸不了解,没注意……”冰风试图打圆场。

    “这更没道理。干活的都是生手,不是专业工人,责任不在他们,这没错。我们都是吃工程建筑饭的,这样的低级错误还好意思说?”周围的人都在交头接耳了。

    几个专业人员都红了脸,梅晚也驳不倒他,只好说:“那你说怎么办?”

    “砸掉了按图纸尺寸重新做。”

    “这样浪费材料不说,还延误工期!”梅晚几乎要跳起来了,“再说你也不是水电专业出,知道为什么池子前后要做成这有高低?图纸上的东西未必就是对的么,这样的事多了。”

    “我的确不知道,不过正因为我们不懂,所以对图纸丝毫也不能含糊。”

    这时有人发现了王洛宾,说:“王委员来了!”

    卓天敏听说王洛宾来了,转一看,王洛宾果然站在人群里,他有礼貌的向王洛宾点点头,不说了。

    “卓工,你继续说呀。”

    “我要说得都说完了,而且我的确也不懂水电建筑。王委员你来决定吧。”卓天敏冷淡的说。他要看看这执委会的委员到底有多少水平。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王洛宾上。

    王洛宾围绕着池子走了一圈,又拿杆尺测量了下各部分的深度。^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检查完了,他向卓天敏征求意见说:“卓工,你看怎么办好?”

    卓天敏说:“不按图纸施工就是质量不合格,唬弄是可以的,就怕以后会出问题。”

    王洛宾转问梅晚:“你看呢?”

    梅晚想了一下,说:“的确是和图纸有出入,但是现在材料少,又得赶期,我看可以将就使用!以后有了条件再改。”

    这个提议得到了一部分建筑组人员的赞同。

    王洛宾点点头,说:“如果重新返工,要浪费一些水泥、钢筋,还会延误发电并网的时间,但是这个事却不能将就。”

    他指了下池子:“压力前池的宽度和深度要比渠道大,是为了水流进入前池之后减慢流速,这样水里的泥沙就会沉淀下来,这是第一步,进水室比前室底部高一些,是为了防止已经沉淀下来的泥沙冲入压力水管。\\速度首发\\保证水轮机的安全运行。”

    梅晚知道这件事上自己又领会错了执委会的意思,修筑公路的经验使他以为执委会主要看工程速度,所以这次就坚持进度优先。眼看着建筑队的人大眼瞪小眼的都看着他,没有好气的挥了下手:

    “别看了,快把有问题的地方都砸掉,返工!”

    建筑队跳下池子拿八磅的锤子敲打着要返工的地方,混凝土块剥落着掉了下来,王洛宾一阵心疼,水泥这东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做出来,远程侦察队正是为了寻找各种资源才被派出去的,现在已经走了快一周了,虽然每天都有无线电联络,但是资源勘探况还没汇报过来……

    卓天敏站在一旁注视着王洛宾,似乎今天才认识王洛宾。平时他对这些执委的印象就是和气而圆滑,萧子山这类就是典型,永远不说一句让你不高兴的话,但是你分辨不出他对某件事的态度,即使是要在某些争端中充当决策者,他也会用一言辞让大家都觉得不伤面子――他很佩服这样的人,但是同时又看不起,觉得这是自没有专业的人才会搞得一种生存手段。

    他何尝不知道自己在建筑工程组里几次发言之后已经成了梅晚的忌讳,但他一点都不在乎――自己不就是为了离开那个虚伪空洞的生活环境才带着儿子来到这里的吗?如果到了另外一个时空还要继续搞那一,那他何必来呢?

    风很大,枝条柔软的树木起劲的摇晃着,百仞滩这里的植被保持的比其他地方要好,附近连绵的矮丘陵上的树林茂密,随着风传来一阵阵的树涛。风忽然变大,天气也沉下来,有点要下雨的样子。返工的部分砸掉之后,梅晚立刻重新组织了力量,亲自带领工程队抢修,浇注的混凝土的工作要抢在降雨以前完成。王洛宾也在工地协助清理残渣,他边干边思索,正如文总在私下里和他谈得一样,团体里的事并不象想像的那么简单,从这些天他组织安排施工的前后来看,建筑组内部显然已经有了裂痕。

    重新浇注完混凝土之后,马上开始安装水轮机。水轮机安装要求比较高,要测水平,最好是一次吊装到位,梅晚调来了那台汽吊,经过一下午的折腾,终于把水轮机吊装到位。发电机房因为没有砖瓦可用,暂时就先搭建了一个棚子作为遮盖。

    工程队冒着细雨清理干净工地上碎石和垃圾,安装好引水渠闸门,最后将取水口的土石完全挖开。弧形木闸门发挥了它的作用,水没有涌入,现在就等混凝土完全干透即可发电。

    这座水头20米,水流量每秒两立方米的小水电站,可以为基地提供200KW的电力。未来的远景规划是达到5台机组1000KW的发电功率。

    因为即将有二台发电机同时发电,原先简单的拉电线供电的模式就要有所改变。常凯恩计划建立起新的电网系统。系统是成采购的,这个电力网将采用110千伏电压高压送电,用电则采用工业380伏和民用220伏,这都是本时空现成的电压标准,也符合他们带来的各种机械设备的用电需求。

    电网的输电线路梅晚为了安全起见原打算都安装在地下,但是没有合适的耐腐蚀的电缆管,所以继续采用电线杆架空输电,好在从水电区到主城区的线路全长才100米,完全在视线范围之内。如果有必要,可以用城墙把两个区域之间连接起来,不过暂时还没这个必要。

    有了电,接下来的项目是供水系统。文澜河的水质主要是受到上游县城居民区和农田的废水废物的污染,故而有机质含量比较高,水藻较多,泥沙含量反而很小。对于这样的水质,仅仅依靠传统的泥沙沉淀、消毒的方法是不够的,水藻会带来难闻的臭味,连氯气的味道都掩盖不了,太湖无锡段的蓝藻大爆发的时候,当时自来水厂出厂的水质在理化标准上完全合格,但是臭味却始终不能消除。

    田九九作为给排水的专业人士,在查堪过水文地形后,决定采取渗滤式取水口――河水通过河边土壤的渗滤再进入到蓄水池,这种形式取到的水通常不受污染,不需要太多的处理。

    最简单的模式是挖掘渗滤井。不过田九九考虑到要供应的人口数量多,现代人的生活习惯用水量也较大。所以采用的是比较复杂一些的渗滤廊道给水系统。

    首先在沿河15米的地方,平行着河岸开挖一条集水管沟,集水沟的的开挖深度要低于最低水位线1米,管沟内是由多层不同规格的砂、砾石和小碎石组成的滤,滤中间埋设集水管道,这种管道在现代一般是用50~100mm直径的打孔PVC塑料管,田九九没这种PVC塑料管,所以采用了混凝土管,用200mm圆径的圆木作为内模,用砾石、细纱和水泥混合后现场浇注成型。这种管道不需要太密实,而是要求疏松多孔,管道接口的地方也不用密封――以便到进入集水沟里的地下水能渗透进管道里去。整个管沟用不少于30mm厚度的泥土进行覆盖。

    最后,在管沟的北面尽头,地势最低处,用混凝土砂浆砌石修筑清水井,渗入集水管的清水最终被流淌到这里沉淀。建筑工程组为这个水井做了一个钢筋混凝土盖子。沉淀后的清水用泵泵入高架水塔。水塔的基座是用石块和水泥砂浆砌起来的,上面安装了一个从船上拆下来的十吨水箱,水箱外面涂上了一层用作防水防锈的水泥砂浆。水塔外安装有一个臭氧发生器。这个装置用高频电子装置产生臭氧用于杀菌。臭氧杀菌效果并不比氯气差,而且不需要复杂的电解装置和管道,对人体也没有很大危害。在电解食盐装置没有上马前,这个东西能顶很长时间。

    为了防备台风,整个高塔水箱用粗大的船用缆绳牢牢斜拉在地面上。通往主城区的主输水管道是PVC材质的,因为建筑组规模宏大的地下市政暗沟工程还没开工,这条输水管道暂时埋设在浅沟里。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临高至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