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节 克拉克瓷(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吹牛者 书名:临高至上
    <---凤舞文学网--->    这天晚上,完成了第一次时空之旅的三个人,召开了第一次工作总结会议。--凤-舞-文-学-网--^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速度首发\\按照正式的会议流程做了会议记录。按文德嗣的说法:我们正在创造历史。

    会议上,对穿越中的各项问题进行了总结归纳。结论是:过于轻视古人的智慧,功课没做足,对明代了解太少,想当然的成分居多。

    总体来说,运气不错,相当顺利的找到了一个还算合适的代理人。

    至于下一步的贸易方案,虽然价格低得出乎他们的预料,但是仔细核算下来,利润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低。

    明代的一两白银,合大约37.3克。本时空的白银的收购价虽然有所浮动,但是每克不过3元上下(销售价3.6-3.8元,收购价在2-2.6元的,取稍高一些的价),一两白银可得112元人民币。实际算上“火耗”成本--明代流通的白银许多都是纯度不高的需要从新融炼,收益更低一些。

    一个粉盒能卖十两的话,也就是说大约可得1000元。萧子山拿来的粉盒有200多个,仅此一项,就能收入白银二千两,合二十万元。即使他们要购入这些粉盒,目前的批发价也不过几元一个,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其实我们还可以倒卖一次。”萧子山拿笔涂抹了半天,“我记得明末金银比价大概在一兑十这个范畴内。这二千两银子,我们要求兑成黄金。可得二百两,合计7460克。每克按150元计算,就是一百多万。比卖货还赚。”

    “不过一般来说,社会上的黄金存量是有限的,兑换不到多少的。”王洛宾觉得有些可惜。

    “其实我们可以要另外一样东西作价,比黄金还值钱。”文德嗣说。

    “什么东西?”

    “瓷器。”文德嗣指着报纸上佳士得的拍卖公告,“明代的瓷器,不用我说了吧……”

    当家丁一脸惨白的跑到书房来的时候,高老爷就知道这澳洲的三位又来了。^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这次是深夜,和上次一样,凭空从栈房院子里冒了出来。

    要不是上次他们是白天来的,而且还是在大白天走的,高老爷真要怀疑他们是什么鬼魅妖物了。

    “高大倌人,这些是货物。”

    书房廊下,堆着家丁们从栈房院子里搬来的四五个纸箱子。拿纸做货物箱子,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心里不由得突突乱跳,虽然前些天他已经偷偷的用鸡血淋过那几件货样,隔天再看,这些东西还是好好的,没有化作土块木偶,这才算安心。

    “阎管事,清点造册。”高老爷吩咐手下人。

    “是,老爷。”

    管事领着家丁们把纸箱拆开,一件件货物都包着那种精致的纸盒,码放的整整齐齐。高老爷点了点头,这澳洲商贾行事还真是奢侈--光这包装,恐怕就花了不少钱。

    三人坐在椅子上,看着高府的家丁清点。昏惨惨的烛光下,高老爷那南京缎的袍子微微的闪着光,萧子山莫名其妙的想起了寿衣,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好在他们已经准备了一件特别的礼物,清点结束,双方一一对过数字。文德嗣打开一个盒子,取出一盏煤油灯来。这东西花了他们不少时间才从一个工艺品商店买到,120元,是所有东西里最贵的。只见文德嗣从箱子里拿出一听煤油,倒进去,用手边的蜡烛点着一团火苗,没多久,灯焰渐盛,原来昏暗的书房里顿时大放光明。

    高老爷和家丁管事,莫不目瞪口呆,这些天澳洲海商带来的任何东西,都没有这个给他们留下的印象深刻。

    “此乃煤油灯,聊备一格。”

    “真乃奇物!”高老爷也几步走到跟前,一团白光火焰,亮得刺眼,外面还有全透明的玻璃灯罩。他扭头问道,“此物可是贵处所产,价值几何?”

    萧子山不由得慨叹人类对光明的渴望。他们自以为古人会惊讶的东西,都没引起太大的波澜,反倒是这个已经淘汰出现代社会的煤油灯震动了他们――只不过是因为比蜡烛和油灯都要亮得多。如果高老爷能看到电灯?!萧子山对未来的穿越计划顿时充满了信心。

    “确系我国所产,”文德嗣笑得很商,“二百两足矣。”

    “奇物,奇物!”高老爷着迷的围着这灯看了又看,又学着文德嗣的样子把调节火焰大小的旋钮旋转,见光芒要亮就亮要暗便暗,随心所。心中暗暗称奇。他知道这东西虽然造型古怪,又有一个昂贵的玻璃罩子,实则就是寒门小户人家用得灯盏油台之类的东西,然而光芒却胜过十倍以上,即无油臭又没有烟,明暗还能调节,澳洲的巧匠难道都是鲁班复生?

    忽然想起一事,又问:“此灯用得油--嗯,煤油,也是澳洲产的么?”

    萧子山点头,这高老爷真是聪明人,一眼便能见到关键之处。

    “正是。”

    “油价?”

    “十两一瓶。”一瓶其实就是一公升而已。眼下他们并不打算大搞煤油贸易,所以卖得贵些也罢,为以后留出一定的空间。(8.5元/升上海灯用煤油报价)

    “灯是好灯,不过油……”高老爷面露遗憾之色。

    “一瓶油,也能点十多个时辰,一个月,也不过一二十两银子,不算太贵。”

    “若油能便宜些,此物我就能大卖……”高老爷心有不甘。

    萧子山只打哈哈,不接他的话茬。高老爷知道这伙澳洲海商是不肯松口了。不过平白得了这个灯,还有附赠的十二瓶煤油,也算落了极大的好处了。他想,也许换成菜油也能用呢,赶明试试看。

    当下萧子山把拆装、保养、装油的方法都演示了一遍。高举命一个小厮在旁看了学了,又照着做了几次,见都无错,便按单核价。

    货款按他们谈好的价格,结算下来,共得白银三千多两,萧子山要求其中一千五两用黄金折算,高老爷连连摇头,说夜里没地方去兑金子,他自己手里也只有五六十两黄金。最后是用六十两金子顶替了六百两白银。

    萧子山又提出要买瓷器,这倒未出乎高老爷的预料,海外商人都喜欢收买瓷器。也不烦难,他的栈房里堆得多了。便命人取了出口用的瓷器几篓过来。

    拆开草绳包,取出几件察看,凭萧子山突击看过的几本瓷器书,他辨认出这就是所谓的“克拉克瓷”,是晚明有代表的外销瓷器品种。

    这个瓷器现在能卖多少钱?普通的一个盘子也不会少于几千人民币。2005年12月10由瑞典人StenSjostrand从南海海域打捞上来,在中国嘉德“明万历号、清迪沙如号海捞陶瓷”专场上拍卖的214件克拉克瓷器。虽然因为长时间在水下浸泡,瓷器釉面严重腐蚀,甚至剥落,还是取得了成交率92%,总成交额272.7万元的业绩。其中一件明万历青花莲瓣形开光花鸟盘拍出了5.5万元。

    此刻,全新的克拉克瓷在他们眼前就有满满的几大篓!

    买下这些瓷器,花了不到二十两银子。萧子山他们心中都叫便宜,高老爷则暗笑这几个海商不领行。双方都觉得自己捡了大便宜。

    临走之前,文德嗣留下二百两银子,要高老爷在临近购置一所房屋,用作他们落脚之用。按计划,虫洞在本时空的出口将暂时安排在那里。高老爷一一诺。

    澳洲海商走了之后,高老爷一个人在书房里想了很久,连请他来安歇的小妾也给赶了出去。买房,以他的能力,自然不算什么,但是这些人一直份不明,还是让他有些担心。转了几个圈子之后,把管事的叫来,吩咐澳洲海商的事不许走漏出去。又叫他把知晓此事的家丁、小厮和丫环都列了单子拿进来,走漏了风声就严查重责。

    注:克拉克瓷的知识来自马未都先生的书。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临高至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