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皇上家穷得跟煎饼铺似的

    <---凤舞文学网--->    众宫女一愣。--凤-舞-文-学-网--^书客居网友自动提供更新 ^www.shUkeju.com^

    拿着锦袍的宫女瞧着她小指头所指的方向,小脸儿一垮,赔笑道:“额……是啊,熙主子,这是您的……”

    花熙熙这才觉得自己唐突了,澄澈的眸子眨巴两下,小指头一缩,不好意思地问道:“那……乃要拿做什么?”

    宫女笑得善意而体谅:“扔掉啊,这锦袍已经脏了,奴婢马上告诉衣伺馆,叫她们再做一过来……”

    花熙熙馨香柔嫩的小子,瞬间僵在了澡盆里。

    许久,她终于华丽丽地反应过来鸟……

    吼!!小熙儿瞬间委屈满怀,几乎是一个激灵扑过去,用小指头紧紧拽住了那粉色滴锦袍!!水盆里,水花四溅……众宫女脸上瞬间湿润滴仿佛下过雨一般,就剩俩眼儿眨巴眨巴,瞅着那一个狗刨姿势拽住衣服滴主子。^名书院网友提供更新 ^wWw.mingshuyuan.com^

    “不!”小东西忽而拔高的声音,带着哭腔,澄澈滴眸子闪烁着委屈的柔光,“呜……不给扔!那是伦家的,乃松开……”

    宫女一脸的水湿,嘴角几抽搐,无奈地跟她扒扯着,“可是……可是已经脏了嘛……”

    “呜……不脏!干净的!宫女姐姐,乃不要跟伦家抢,伦家米有衣服穿了……”小家伙哭得脸上乌漆抹黑,小指头胡乱地扒扯着,就差把水里的脚丫都扒到浴盆上来,死死拽着,就不撒手!

    众宫女瞬间华丽丽滴石化了……敢儿在她们熙主子滴心里,皇上家穷得跟煎饼铺似的么?

    哦呵呵……众宫女集体哭无泪,主子啊,皇上咋虐待您的啊,连衣服都不给您穿新的啊……

    这微微喧闹的动静,终是透过屏风,缓缓飘入了外室。

    谁也没有听到那缓慢的脚步声在靠近屏风,带着慑人的寒气,宫女们左哄,右哄,就差把自己的衣服扒下来也送给花熙熙,她个小祖宗就是咧着嘴儿哭,楚夜阑分明听到了她稚嫩的嗓音,膛里瞬间燃起火焰,袖子一挥从桌上坐起,大步跨入了屏风内,戾的声音炸响在内室:“你们在做什么?”

    众宫女吓得差点软倒在浴盆里,抬眼一瞧,那威严俊逸的帝王正冷冷地盯着她们,众宫女悲催得几哭天抢地,赶紧撒手,“噗通”一声纷纷跪倒在地上,凄哀道:“奴婢参见皇上!!”

    深邃的眸子溢满寒气,一个恍惚间抬眼,瞧见那浴盆里旖旎的景象,楚夜阑瞬间呼吸一滞——

    偌大的浴盆,水雾升腾,一个柔然白嫩的小人儿狼狈地泡在里面,澄澈的双眸里溢满闪烁的晶莹,乌润黑亮,泼墨般的长发湿漉漉地包裹着莹白的小子,还残留着泡沫,她水润柔美的小脸儿满是委屈,见米有人跟她抢了,小指头赶紧将锦袍扒扯进怀里,楚楚可怜地瞅着那威严的帝王。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迷糊娇妃斗龙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