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不分是非?

    <---凤舞文学网--->    花熙熙吓呆了。--凤-舞-文-学-网--^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刚刚摔的那一跤,并不痛,她滴小膝盖跪在了团铺上,只是,小指头刚刚弄倒了桌上的砚台……

    小熙儿澄澈滴眼眸眨巴眨巴,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白嫩白嫩滴小指头瞬间染上了浓墨,水润嫣红的小嘴儿微张着,感觉什么的东西从额头上渗下来,腻腻的,凉凉的,澄澈滴眼眸接着往下瞅——

    嗷——!!花熙熙悲愤滴几嗷叫!!呜……袍子,伦家滴袍子……

    眼瞅着那粉色的小锦袍上淌满了浓浓的墨,纯正又浓郁的黑色渗入到里面去,几贴上了她粉嫩粉嫩滴肌肤,她嫣红小嘴儿一咧就哭了,“呜啊”一声,澄澈滴眸子瞬间充盈了滚烫的泪,哭得气回肠。^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盈妃!!”楚夜阑袖子一挥,深邃的眸子散发着戾的寒气,厉声吼道,“你想死是吗?!!”

    盈妃瞬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收回手,双眸里溢满惊诧,纤手捂嘴,看着那被墨水浇得湿湿透透的小东西,退后几步,赶忙俯下去,额头触地:“皇上息怒!臣妾不是故意的!熙儿她猛地就冲过来,臣妾哪知道她都不看路……”

    柔声的歉意,带着惊慌的哭腔,甚是令人心疼。

    楚夜阑飞奔过去,充满怜地抱起那哭得无限悲痛的小人儿,也不管她上沾满了墨水,紧紧揽在怀里。

    “皇上!您的衣服……”盈妃抬起眸子,吟叫一声,声音发颤。

    “给朕闭嘴!!”一声暴吼响彻了晨曦,楚夜阑恶狠狠地盯着那跪在地上的女人,咬牙切齿道,“是谁借你们的胆子,胆敢在朕的面前耍花样?!是你们自己滚出去,还是要朕赶你们出去!”

    盈妃瞬间惶恐,扑在地上哭得稀里哗啦:“皇上圣明,臣妾刚刚真的是不小心,熙儿年岁小,难免跑不利索,皇上您不要不分是非,因为一时的心急,而让这一干的姐妹都跟着含冤伤心啊……”

    她的手指抖啊抖,尽管大胆包天做出这等事来,却也是抵死不能承认的,就算承认,也得变着法儿地喊委屈。

    “不分是非?”膛里暴怒的气息在流窜,楚夜阑却依旧冷静了不少,深邃的眸子一凛,将怀里嫩的人儿揽紧,声音平稳而戾,“那朕,就分一分这是非给你看……”

    “众嫔妃闯入晨曦,扰朕政事,就罚你们每个人足三月不许出门,三个月内,将佛堂的经文抄写百遍,俸禄全无,盈儿,这一次,朕罚的可是轻了?”俊逸悠扬的嗓音,却道出残忍又不失风度的话语,楚夜阑抱着那被墨水淋了一头的小熙儿,为她抽抽搭搭的哭声而心痛,却殊不知,某个小东西是心疼她滴新袍子……

    盈妃心里大骇,眼眸瞪圆了看着眼前威严俊朗的帝王——

    足三月,罚俸禄,还……还抄经文?!

    她那个抖啊,那个悔啊,想要争辩,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皇上说是轻了,谁敢说重?盈妃咬碎了银牙往肚子里吞,俩眼闪着泪光柔声道:“皇上体恤盈儿,盈儿领旨……”

    (呜呜……为毛票票一个都不涨的啊……)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迷糊娇妃斗龙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