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糊娇妃斗龙塌第5卷 好好疼疼我的太子妃

    楚夜阑……

    他父皇的名讳,这小东西唤得是越发亲密无间了。此刻的楚国还处于危难之中,若他此刻就这样抱着她回到楚国,被父皇撞见,又会是怎样的一副场景呢??

    楚歌嘴角勾起浅浅的笑来,几月未见,思念满怀。

    此刻楚国应该天色未变,她依旧是他的太子妃,只是是否他能救国救民,却救不了,她似乎从未对他存在过的……呢??

    楚军急行。只留了几辆马车和上百骠骑,护送什么重要的东西在最后。

    小熙儿苏醒时,只觉得不对劲,她曾经以为自己会在马上,飞驰回楚国,楚歌怎可容忍大军行进如此之慢??

    软的小体轻微一动,背后的人便也跟着醒了,冷眸睁开,凝着怀里的小东西,在她爬起的瞬间将她的纤腰揽住,“嗵!”得一声抱回自己怀里来,温香软玉满怀,她浑除了清新的体香之外还有药香。

    小熙儿“唔”了一声,疼得纤眉微蹙,在这个怀抱里扑腾了两下木有扑腾开,又被困倦疲惫狠狠席卷。

    楚歌轻叹一声,深眸如璀璨的星辰般散发着耀眼的光芒,长指抬起,轻柔顺过了她的侧脸。

    伤真多。

    他检查过了,除却腕上几乎伤筋错骨般的红肿擦伤,还有上大大小小的碰撞,满是青紫,尽管军医给她上药时足够小心,他冷眸凝着那小东西半个小的背都暴露在空中,却还是一时暴怒掀翻了桌子,吓得满帐的军医都跪倒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楚歌只觉得太阳的位置突突跳着,青筋暴起,半晌后终于哑声遣退了军医,自己动手,替她上药。

    凉凉的药膏擦过她的肌肤表面,柔嫩微痛,她小小的手便往后面抓去,在睡梦中迷迷糊糊地攥紧了他的拇指。楚歌眉倏然一跳!有些心动晃神地不知她想要做什么,却见她小小的体蜷缩起来,抱住了他略微粗糙的大掌,在梦里饿得张开嫣红粉嫩的小嘴,一口含住了他的拇指,轻柔咬住。

    楚歌霎时哭笑不得。

    她是饿了。

    可那小小的舌撩拨得他心神恍惚,湿润而人,他眸色黯了黯竟然舍不得抽出,一时忍不住俯裹住那一抹嫩柔软的玲珑,长指往她温的小嘴中轻柔刺了刺,小东西满足得喟叹,之后松开,抱住他的手柔声道:“楚夜阑……”

    那一瞬,楚歌骤然清醒!

    冷眸睁开,他清眸里一片清明凝视着花熙熙,回想起曾经在皇城中的点点滴滴,冷眉一蹙,倏然抽回了长指,挥开戎装轻轻靠在马车壁上,冷冽霸气。

    “熙儿。”他轻叫。她不醒。

    楚歌冷笑,轻柔俯下去,抄起她软的小子裹在怀里低哑道:“若是我不肯放你……你与父皇,想奈我何?”

    别忘了,此刻她依旧是他的太子妃。

    此番破敌制胜,北退蛮族,南败荆国,他战功赫赫,他的父皇难不成还会功过不分,毁了他跟她之间两年前就曾有的婚约吗??

    他是这楚国最野心勃勃的太子,当年储位之争他没有败过,此刻为了自己心的人儿,他,又何曾想败?

    马蹄声得得得地穿越过原野。

    楚歌眉梢一挑,抄起那柔弱无骨的小子覆在自己上,在睡梦中大胆地将薄唇印上她嫣红得带着药香的唇瓣,将整整几个月的想念统统爆发出来,狠狠地蹂躏起她软的唇,扣紧了她的下颚,强迫齿缝张开,迎接他的深吻。

    “……”花熙熙睡梦中迷迷糊糊感觉被人咬,纤眉微蹙,小手汗湿着停在一副精壮的躯腰侧,百般不舒服。

    一开始以为是楚夜阑。

    可那霸气狠戾的感觉却不像,楚夜阑是温柔的,哪怕霸道也是从缓到快,一点点掀起惊涛骇浪,而不是一上来就这么粗暴。

    咬个……毛啊……

    她小小的呼吸都被剥夺,喘息不过来,小脸都因为缺氧涨得通红。

    楚歌逐渐不满足,舌在她齿缝上流连来去,那小小如贝壳般紧俏的齿缝就是撬不开,他冷眉一紧,大掌扣紧了她的下颚骨想让她疼得松口,花熙熙却在迷迷糊糊中醒了,疼醒的,她家楚夜阑不会这样的啦……

    果然。

    唔。果然。

    睁开水眸的瞬间花熙熙似乎就懂了,这清隽俊逸的眉眼虽然跟楚夜阑是同一个模子雕刻出来的,却全然不同,楚歌此刻也睁开了冷眸近距离地凝视着她,清澈的瞳孔中倒影着她小小的影,无措的,慌张的,害怕的,小脸涨得红扑扑的……花熙熙被汗水浸湿的小手撑住他健硕的臂膀想要起来,却被他不可抗拒地一揽便“嗵”得一声又跌回他的怀抱里面。

    嘴角牵扯出一丝轻笑,楚歌起,揉着她后脑柔软的发丝,强迫她抬起涨红的小脸,沉沉俯首下去近了她的呼吸。

    “不给亲?”他的指腹轻柔摩挲过她的唇瓣,魅惑地哑声轻问。

    那小东西的一张小脸,腾地一下子就红了。

    不是木有给人调戏过,而是跟楚歌分别就了,突然一见面就猛然来这样激的动作她她她……更何况……花熙熙垂下滚烫的小脸想了想,觉得小嘴之间有些涩,小声哑哑道:“我刚刚咬了什么呀……”

    楚歌浅笑,有一丝冷意,指腹又在她嫣红的唇瓣上带着压迫力轻轻碾了一下。

    纤长的睫毛一颤,花熙熙一抖,几乎一下子就懂了。

    该死哦。

    她闭眸小声骂了自己一下,许是这些天来被压迫太久,猛然一放松就啥都不知道了,而此刻,她竟然还在楚歌怀里,被他像抱小宠物一样抱着摸着头发,她小手无措地挥动起来,七手八脚地退开想从他怀里爬出。

    可这马车太小,缩不得,他的怀抱又锢得太紧,他冷眸一凛,大掌猛然施巧力让她重新一个跪不稳跌倒在他怀里,这下抱得紧紧的,发丝柔柔地贴着他的下颚和唇瓣,她嫣红的小嘴亲吻了他颈间的肌肤。

    “楚歌……”花熙熙颤声叫他,浑紧张冒汗,小手巴拉着想退开。

    “大战归来,许久未见……我想好好疼疼我的太子妃,有错没有?”楚歌薄唇轻柔抵着她的额,柔声蛊惑着问道。

    他肩膀健硕宽阔,推抵不开,花熙熙手腕本就疼得没力气,这下更是被他吃的死死的,小小的一团抱在怀里舒服得不得了,她额上渗出薄汗,小声颤抖着说:“可前面在开战,楚夜阑独自领着卫军在守城,我们却走得这样慢……”

    “你怎知我没有命令大军急行?”楚歌冷眸抬起扫她一眼,“副将现已在前线与荆国交锋,战书三个时辰内便有一次急报……不过是你伤得太重,受不了急行的颠簸,我才走得这样慢。”

    花熙熙慢慢停止了挣扎,迷迷瞪瞪地看向楚歌,知是自己误会了,有点不好意思,小脸滚烫地埋进他的肩窝,小手也乖乖搂住了他的脖子。

    原来是,这样。

    那小东西眼巴巴地窝在他怀里,醒悟过来之后是想要哄他让他别生气的,可仔细凑过去嗅,楚歌上还有北塞的严寒之气和战场拼杀后的血腥味,花熙熙清澈透明的水眸抬起近距离对着他,嫣红的小嘴诚恳地吐出两个字:“谢谢。”

    “楚歌……”小小软软的一声在怀中浓蜜意地漾开来,钻进他暖烘烘的颈窝怀抱里,她银色的小牙之间吐出的字撩拨着他的心弦,“谢谢你……”

    那亲昵的软语透着疼惜依赖的意味,让楚歌眼眸里坚冰般的冷冽霎时崩塌,一瞬间半点霸气和寒冽都不复存在,大掌轻柔探过去触到她柔软的发丝,扣紧她闷哼一声磨蹭着往怀里心里揉去,小丫头,你这话说得可算见外,想要我,怎么罚你??嗯??

    这样亲昵地磨蹭缠绵了一会,楚歌的唇带着灼的温度印上了她的脸颊。

    长指轻柔扳起她的小下巴,湿的吻向下蔓延。

    腰上的力道也渐次变大,揉着她松垮的绸缎锦袍,像是要揉碎了她的腰后一口口将她吃入腹中般……

    花熙熙纤小的眉心一蹙,察觉到了那异样的酥麻感。

    小手在他的口巴拉了好几下才轻轻躲过那酥痒到快要受不了的吻,小小地哑声道:“也谢谢你能及时回到荆国救我,还有能如此快得班师回朝解救楚国于水火。”

    这文绉绉的词她以前向来不会说,可如今说出来却勾着楚歌的心弦,这小东西,长大的过程让人心疼。

    “不必言谢,别忘记我是楚国的将军,护我子民是皇室一族该做的事。”楚歌缓声说道,对上她清澈透亮般的眼眸时才恍惚明白过来,她想要谢的恐怕不是他救了楚国子民,而是能挥师回朝为楚夜阑排忧解难,瞧瞧,她巴掌大的小脸上什么东西都写了,明明伤口剧痛浑倦怠,她那点小担心却昭然若揭,此刻低着小脑袋把玩着他腰上的镂空纹龙白玉,也不过是因为楚夜阑腰上佩戴的帝王玉图案与之相同,不过是材质的区别而已。

    楚歌眸色复又冷淡下来,长指轻轻勾起她的小下巴,冷笑一声问道:“是不是想要立刻长出翅膀飞回楚国去,瞧瞧我父皇是否安好?”

    是啊。

    那小丫头迷迷糊糊中几乎都要脱口而出,话溜到了舌尖却咬住,愣愣地反应过来了,nnd,乃这是耍诈吗?不带这样话的。

    楚歌眸色迷离,笑意复杂:“你可想好了,等我回去可是还有一场硬仗要打,时间还够,足以让你想清楚到底要跟谁,否则等战事结束论功行赏,本下有战功在前,想要什么如果父皇不给,这天下人可都是不答应的。熙儿,你懂???”

    懂??

    花熙熙这下小脸彻底刷白,张了张嘴,还没等问什么楚歌就幽然收回锦袍袖口,挥了一下支着头在暖塌上闭上眼睛缓缓睡着,那模样有些欠揍,可却抛了最尖锐可怕的问题给她。她恼了,却又不能拿他怎么样。

    那小小的一团粉嫩的影不甘心地爬起来,摇他:“楚歌……”

    “楚歌你起来呀……”

    “我现在就可以说,我想要……唔……”

    “嗵”得一声闷响那小的一团粉红就踉跄着扑倒在了楚歌怀里,仔细一看是他的长臂毫不留地探出来搂住她的纤腰将她兀自搂到怀里来再不许她出声动弹,而那眼眸虽然紧闭着但是寒冽尽显,楚歌冷冷地想,没想到她当真敢说。

    “大战在即,对本将军说任何话都算是扰乱军心,”他冷冷睁开眼寒声道,“花熙熙,你掂量清楚。”

    吓??

    扰乱军心??

    那他刚刚叫她想,叫她思考,那还思考个啊我靠,那小小的一团不甘心地在他话里扑腾捶打,要爬起来,楚歌却偏不让,冷哼一声扣紧了她的小脑袋把她闷在口,保持着不让她憋到也不让她出声说话。

    其实的确如此,如果她敢说出半句让他撕心裂肺的话,他不保证不会一个失手就掐死她。

    当初出征时便是心下寒冽,如今归来,这小东西竟还是不让他有半刻安宁,该死的,他知道她的选择,从一而终都没有变过,她非要这么早就说出来赌他是么?该死!!

    许久之后那小东西终于算是扑腾累了,浑汗津津地被他搂在怀里,小脑袋沉甸甸地垂下来喘着气,只觉得他当将军回来练了一的臭毛病,看看,看看!以前他哪里有这么霸道不听人话过!

    “臭楚歌……”嫣红的小嘴里吐出这几个字,也老实了,乖乖闭上眼睛先睡觉。

    她还是懂的。

    扰乱军心的事,她不会做。

    因为前方正兵刃相接,血流满城,楚国的存亡,还在未卜之中……

    数十万将士宫城,七未下,第八终于攻破城门的瞬间听闻后方急报说有楚军归来,并伴随着虎狼之师。

重要声明:小说《迷糊娇妃斗龙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