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糊娇妃斗龙塌第5卷 鱼死网破

    荣妃的脚步很快踏进来。

    一屋子的暖之气,不知怎么她进来便寒气四溢,那厉眸始终盯着已经苏醒的小熙儿,看都没看夕颜一眼,冷笑着说:“不是说拖延不了几,命数将尽吗?怎么还这般活泛?”

    小熙儿此刻是一句话都不想跟她多说,苍白清冷的小脸歪过去,对旁边的宫女说:“我要喝茶。”

    小宫女得令,端了茶来喂给她喝。

    荣妃一惊,随即道:“哟,这是不能自己动手吗?手腕怎么了,来给本宫瞧瞧……”

    小熙儿不说话,只是水眸冷冷抬起,只一眼,就瞧得那荣妃猛然一颤,不知为何心里竟怕了一下!

    轻轻呼了一口杯子上的水汽,她说:“我是阶下囚,是牢犯,是亡命徒,我们那儿有个说法,宁可得罪说理的人,不要得罪连命都敢豁出去的人。荣妃娘娘,你没听说过吗?”

    荣妃冷笑:“得罪?”

    “如今你在这皇宫里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囚犯,你开口问问,哪怕是夕颜圣主,她可敢包容你半分?!难不成本宫还怕得罪了你??”

    “来啊!”她大喊了一声。

    几个侍卫又跑进来跪下。

    荣妃冷冷一眼扫过去:“这丫头违抗圣意被责入狱,如今又冲撞本宫罪无可赦,你们给我把她的衣服扒了,烙上‘丑’字,给我晾在城门之上九,待她冻成人干之时方可放她下来!即刻执行!!”

    这残酷的刑罚在荆国,名为“霜冻”。

    小熙儿脸色依旧如常,喝了口茶暖暖子,那小宫女端茶的手却晃了,滴在她新换的衣服上。

    原来有些人为了要你死,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

    侍卫们都吓着了,还在犹豫。

    小熙儿清冷一眼扫向她的肚子:“你宝宝多大了?”

    荣妃一噎!

    小熙儿走下慢慢靠近她尚未隆起的肚子,轻声说:“你娘亲要杀我,要把我扒光了吊起来冻成人干,你说她怀着你时都尚且没有半分菩萨心肠,等生完了,岂不是要如地狱落差,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荣妃震惊至极,只觉得浑冷汗往外冒,拂袖道:“花熙熙你给本宫闭嘴!本宫所生的王子岂可是你这条命能跟其对话的!”

    一丝厉色闪过水眸,小熙儿的眼眶里沁了猩红的血丝,慢慢抬头:“你算老几?”

    “连生了我的爸妈都没说过我命,花丞相夫妇哪怕再瞧不起我这个庶女都没说过我命!……你算老几,敢这么说我?”

    荣妃生生被吓得脸色苍白,不知这惧怕之意从何而来,哑声说:“本宫说了如何?瞧瞧你整在兽苑里摆弄那些肮脏的兽,还为了那些畜生跟荆王顶撞,你,那些畜生的命更!!”

    小熙儿心口刺痛,只觉得此生以来,都没曾这样怒过。

    她清浅一笑,倾国倾城,道:“那你记好了……就是我这条命,送你上、西、天、的!”

    说完她猛然用依然剧痛的手腕攥紧了荣妃的一头长发,荣妃始料未及尖叫一声,一把锋利的剪刀就已经对准了她的脖颈!!

    内大乱。

    尖叫声几乎要刺破人的耳膜,端茶的宫女心慌之下将杯盏都摔烂,惊慌逃窜,门口的侍卫听见了之后拔剑便往里面冲,却不想那被劫持的人竟然是已经怀有三月孕的荣妃!!

    夕颜圣主脸色尽失,跌撞在榻边上,险些叫那熏香炉里面的星点烫伤了手。

    尖锐的剪刀本是抵着她脆弱的喉管,可她尖叫起来竟快要冲破屋檐,小熙儿被腕上的剧痛折磨得小脸苍白冷若冰霜,忍着剧痛攥紧了剪刀狠狠地戳破了她颈上细嫩的肌肤!

    血。

    猩红的鲜血。汩汩淌出。

    许是感觉到那利刃已经嵌入了血之中,如若再喊,再叫,接下来便是血管、动脉,整个剪刀的寒光利刃都将刺入进去。

    荣妃瞪大一双眸子眼球凸显,面如死灰地颤抖着,尖叫声变得嘶哑,颤抖,越来越小声,最后竟叫不出来了。

    “你怕吗?”小熙儿凑近她的耳朵轻声问。

    荣妃被吓得肝胆俱裂,说不出话来了。

    “你是觉得我会手起刀落,剪子刺进去捅死你,这样就算了,是么?”小脸苍白而灵动,水眸里的意味那样云淡风轻,说出的话却惊骇心肺,“我才不。天下万物皆有灵气,容不得你骂,容不得你说谁轻。你夫君杀我灵宠、毁我兽苑,今就由你来报,我要你被疯马乱蹄踩死,死无全尸。”

    这是她第一次杀人。

    曾经穿越来那么久,即使前有盈妃待她刻薄,后有岑妃撩拨生事,她都没想过要动手杀一个人,而在这荆国,这丧尽天良冷血无的荆国,她要她死,必死无疑。

    荣妃张了张嘴,想说什么,那剪刀却更埋入了半寸,汩汩的鲜血流淌进了她的衣衫,湿了大半个子。

    “叫他们退后,跟我出去。”小熙儿冷冷抬眸命令道。

    荣妃不敢说话,眼里冒着求死的绝望光芒,直起体哑声说着:“退……”

    “都退下……”她还不想死。不想死!!

    夕颜圣主此刻才反应过来,许是刚刚的惊骇震颤到了她,她只觉得浑冰冷,嘴唇都是苍白发颤的,扶住案台说:“花熙熙你这是造反……你就算杀了荣妃又如何?这荆国皇城你逃不出去,反而会死得更快更惨!”

    小熙儿脑子狠狠晕眩了一下,闭眸缓和那股劲儿,小手将剪刀攥得更紧,腕上的殷红鲜血渗透了厚厚的纱布溢出来,她几乎能听到里面因为用力过重而传来的骨裂声。

    可她已经被到绝路。

    别无他法。

    今鱼死网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前面的侍卫已经起退后,门口的那些却还犹豫,拔剑不放。

    小熙儿冷冷抬起柔的下颚,拔出颈上的剪刀,狠戾地一挥重重扎下去,接着耳畔就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声,杀猪一般,伴随着飞溅出的几丈鲜血,荣妃的手掌被横切成两半,四指齐落在地上,血喷涌而出染满了夕颜圣主的整个寝宫。

    宫人大骇!!!

    “荣妃娘娘!!!”宫女们尖声嘶喊哭泣着,齐齐跪下。

    小熙儿把剪刀重新抵回去,冷眸轻抬,轻声道:“我说退开。”

    不管她曾经说话多么没有分量,这一刻,她花熙熙说一不二。

    整个寝宫的人全数跪在地上,连夕颜圣主都隐约觉得她疯了,简直疯了!!腿一软也整个人跌撞着覆在了榻上,只知道花熙熙此刻神经极度紧绷,哪怕她功夫再好也不可能快过那刚磨出来的锋利剪刀。

    寒峰毕现。

    一条通道随着齐刷刷的下跪声让了出来。

    外面天高雪停,寒气人。

    小熙儿锢住荣妃慢慢往外走,跨出门槛时她被外面亮色的雪光刺痛了一下眼睛,接着才能慢慢适应。这到底不是她们楚国的暖和天色,依旧灰白冰冷,她呼一口气迅速凝结成水雾,抵着荣妃往兽苑的方向走去。

    整座皇城都被惊动。

    她看到了。

    连整座宫城的卫军都惊动了,在城楼顶上齐刷刷地拿了弓箭对准着她,她在雪里踩出一串小脚印,即使上四分五裂的剧痛快要将她折磨致死,可她死死咬牙撑着,清醒无比,一双水眸只冷冷盯着剪刀,只要稍微听见利箭破空而来的声音,就立马让荣妃跟她们荆王的孩子一起上西天。

    她在赌。

    豪赌。

    赌这一次她能活,赌最后的一搏能让她起死回生。

    楚夜阑。

    我是想等到你挥师凯旋的那一天,可是这仗势凌弱的寒风刮得太猛太快,再这么妥协下去很快就死了。可我又不愿死在荆国,等你来寻我时,自刎于我前,相拥雪中。

    你那么好,我怎么舍得让你陪我一起死?

    所以我想活。

    想活着跟你在一起。

    ——兽苑,就在前方。

    她从兽苑出来那一钟离夜就下令封了兽苑,任由里面的生灵自生自灭,到今大概三四有余,它们想必怕了、饿了、慌了、隐隐都能听见地面捶动的声音,兽鸣声声。

    小熙儿脸上的苍白缓和了一些,似乎看到生机就在眼前。

    可是——

    突如其来的破空而声从左上方袭来,她冷眸一凛,眼角扫见了那一抹从城楼地上出来的暗箭,攥紧了荣妃的肩膀,倏然一下猛然躲开!那利箭便狠狠刺在了厚厚积雪覆盖的石板之上!!

    溅起的雪花,染到了她清透苍白冰冷的小脸上。

    此人大胆。

    那楼顶上的人也是倒吸一口凉气,冷眸却看透了小熙儿的把戏,知道了她是想借着荣妃做要挟,虽说砍了荣妃的半面手掌弄得她半死不活,可如果没了荣妃这个要挟也是白搭。

    他冷冷举手,让弓箭手准备,待她不注意之时几百只箭齐发,看她是否能躲得过来!

    小熙儿冷冷一眼扫过去,眼里已是绝望。

    她还妄想走到兽苑前自己能平安,却没想到竟被识破。

    生机渺茫。

    被冻得已经通红微僵的小手死死攥紧剪刀,凝了那士兵一眼,突然执起刀柄来狠狠地刺进了荣妃的脖子!!荣妃猝不及防,只来得及瞪大眼睛闷哼一声,脖间就已经鲜血喷薄而出,溅满地面,随着那只沾满血的小手狠狠抽出,“唰!”得一声厉响,荣妃抽搐的子已经倒在了雪地上。

    若没希望逃出去,我绝不,绝不会,让你们好过!

    那士兵大震,整个面如死灰,城楼上一众将士轰然跪倒下来:“荣妃娘娘!!”

    她……她竟就这样残忍地杀了人质!!

    鲜血溅了满袖口,暖和了她已经冻得发疼的小手,剪刀还在手中剧烈颤抖着,她一双清澈如水的眸子里布满猩红的血丝,绝望与超然的气质凝于眼角,肃然而立!!

    这下,她没了半分屏障。

    那将士已经被得眼睛通红,保护荣妃及皇嗣不当,必是死罪,此刻他只有杀了眼前这个人犯,才能在荆王面前讨得一分活的胜算,颤抖着握紧了弓,起大喊道:“来啊!!杀了这个人,才有资格向荆王请求将功补过……备箭——!!”

    看来一切。要来了。

    那纤小的影倾国倾城地站在血中,虽被鲜血染了大半个体,虽脆弱得仿佛随时都能倒下,满伤口,满剧痛,可她轻轻笑起来,温暖如,美不胜收。

    轻轻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将剪刀轻柔丢在雪中,张开双臂。

    来吧。

    楚夜阑……

    我在黄泉等你……

    可耳中听着那一声利箭破空而来,齐刷刷的百张弓箭都出了利箭,却被另一边破空而来的箭挡下,接着上千张的弓在皇城宫的顶上冒出来,朝着那放箭的将士“嗖嗖”地过去。南国之箭虽没有北国锋利,却韧十足,加上北国寒冷时的冰冻与寒气沁体,穿透力极强,弓箭队招招毙命,弓箭在她边落了一地,空中兵刃相接,却没有一根能伤得到她。

    小熙儿心中大震。

    闭眸听着这声音更是惊心动魄,她不知发生了什么,只是听得那新来的箭声心口那么温暖,她轻轻张开眼眸,面前一片箭雨,在漫天的雪景之下,荆国的将士们纷纷从楼顶上跌落下来坠入雪中,上带着箭,而那箭上的翎羽是孔雀毛,唯有她们楚国的弓箭,才会大范围地配这样稀有且贵气十足的羽毛。

    楚国……

    这是楚国的军队……

    小熙儿猛然抬头!整个人像做梦一样,水眸瞪大,眼睁睁盯着那宫房顶后面像雨后笋般冒出来的楚国士兵戎装,那么熟悉,曾经楚歌率领大军启程的当天,她偷偷趴在城楼一角,跟舒兰看了个一清二楚,说我楚国的军队就是这样意气风发,一看就是胜军之势。

    楚歌……

    那她放出的鹰儿带着她写的血书不知道去了哪儿,北塞那么大,她甚至不知道能否准确地送到楚歌的手里,可是如今,她竟看到了楚国的大军出现在荆国的皇城之中,不知何时潜伏,神出鬼没,当真是像梦一般!!!

    “……”小熙儿整个人都颤抖起来,是激动的,亢奋的,在箭雨将枝头屋檐的落雪都挥洒得漫天都是的场景下大声喊,“楚歌……楚歌!!!”

    她知道的。

    她知道一定是楚歌来了!

    她知道的!!!

    心头的感动与亢奋交织成口中似哭似笑的声音,伴随着漫天的雪花降落下来,如同银铃,动听地透过箭雨传至城门的方向。

    城门口也是一片激烈的打斗声,沉重的木门被狠狠撞开的瞬间,箭雨之中一个肃杀刚毅的影牵扯着一匹枣红色的高头大马进来,一戎装,眉眼间藏着冷冽邪魅的狂肆与不羁,踩着厚厚的深雪进来。

    ……他听见了。

    听见她叫他了……

重要声明:小说《迷糊娇妃斗龙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