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糊娇妃斗龙塌第5卷 你不要过来!

    ——怎么能忍心?

    ——都已经结束了,已经要她走了,他却还要杀。

    杀的是无辜,却剑剑都刺在她心上。

    她甚至想蹲下来把那小小的尸体拢住埋在雪里都不许,侍卫的冷剑已经比在了她的颈子上,凉凉的仿佛下一瞬就会削去她的脑袋。

    她在钟离夜冰冷的眼眸里看到了狠绝。

    他不是在玩。

    两只小小的手满是的鲜血,小熙儿握住,被侍卫推搡了一把往前走,经过钟离夜边的时候她苍白的小脸抬起望他,巴掌大的小脸上只有清亮的水眸泛着波光,清晰漂亮,她小声哑哑地说:“钟离夜,总有一天我要代替它们,亲手要你偿命。”

    她一定。

    一定一定,会的。

    钟离夜那一拔颀长的影站在雪中,震了一下,却依旧未动。

    长相粗犷的侍卫明显没空跟她啰嗦,又狠狠推了她一把,将她推离了钟离夜的边。

    这兽苑从此空了。

    空得只剩漫天的灰白与满地的积雪,兽鸣声声,不见来人。

    *************

    小熙儿在暗潮湿的地牢里不知道呆了多久。

    这时她才知道,原来钟离夜之前对她的那些待遇虽然她百般不愿不想,可原来都是极好的待遇。

    比这天牢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冷,干燥,发霉,冻得人手脚生疮。

    她穿得那么厚还打了好多喷嚏,接着就感冒发烧了,手已经冻得冰冰的像个萝卜,长这么大都没有冻过手脚,估计这一次是铁定要被冻。

    她就坐在一堆茅草之上,怀念了好久她的紫貂宝宝。

    人啊,最怕的就是在很小的时候就懂得生死离别,太残忍,可这样也有好处,那就是很多事都不怕了,也很多事都看得开了。

    郁闷了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大概有半天的功夫,她被生生饿醒。

    小嘴干裂泛着苍白,小熙儿站起来小跑到天窗下面,踮脚够了够又跳了跳确定自己够不着,外面天高海阔,可惜她看不着也够不到。

    低头想了想,外面就传来窸窣声。

    送饭。

    肯定是有人送饭。

    她赶紧乖乖过去坐下,眼见一个影从外面走来,很窈窕动人,走近了才看到,是夕颜圣主。

    完了。

    小熙儿垂下小脑袋暗暗道,她还想跟狱卒偷偷个近乎得知点什么消息呢,要是这个破女人那肯定是没戏了。

    妹哦。

    夕颜见她则笑了一下,妩媚动人。

    “饭菜一会儿便冷,快点来吃吧。”

    好吧。

    好汉不吃眼前亏。

    小熙儿想了一下便跑过去,小手要接过托盘来,谁知道夕颜眼睛眨了眨,突然纤手一松,在小熙儿没接住之前松开了托盘,“哗啦”一声脆响托盘掉落在地上,汤汁什么的洒落了她一脚。

    “呀,”夕颜故作惊讶,媚笑道,“真是对不住了妹妹,我手一滑就……”

    小熙儿却冷笑一下,蹲下,把剩下的半碗汤放好,还有没被土沾到的饭菜剥到一处,放进托盘里拿起来,清水般透彻漂亮的眸子看她笑着说:“你不用激我,我现在只想活命,就算你给我倒到地下我还是会吃,人要识时务,这个时候了没什么可以给我挑。”

    说完就转,坐回去开始吃东西。

    夕颜脸色不由一冷。

    半晌后她冷笑:“我一早便告知过你不要与王上结仇,否则有你可受,你这下懂了?”

    懂了。

    坏人不可能变成好人。

    容忍永远不如反抗。

    小熙儿腹诽。

    夕颜眯起眼睛打量了一下她,又幽幽道:“你又能否告诉本圣主,要抓住王上的心到底要做什么?凭什么我留在荆国三年都无法令他倾心半点,你才来不到一个月,就可以让他对你做点残忍事后就心神恍惚?!”

    话里带着恨意。

    小熙儿停下了动作,清冷的水眸也看向她。

    小手放下托盘后拍了拍走过去说:“那不然我们换换?让他也对你做些残忍的事,看你伤心了他就会对你好?他在我面前叫人杀了我的紫貂宝宝,他心神恍惚算什么?你们都说他我,那我要他拿命来换,你问他肯不肯?!!”

    夕颜闻言后大震,退后一步浑颤抖,颤声道:“你放肆!竟敢这样说王上!!”

    小熙儿也怔了怔,苍白的小脸透出几分不屑。

    白她一眼走回去,嘀咕出四个字:“不可理喻。”

    她跟会说话的人讲话,跟懂道理的人讲道理,可这种脑残,她才懒得理。

    夕颜冷冷瞪她一眼,不打算再取经转便走。

    “等一下——”

    小熙儿叫住了她。

    “你们王上要我明下午去荆歌轩找她,我现在在牢里不方便,你去告诉他我没空!”她胡诌。

    夕颜脸色一变:“什么?”

    “呵……你想拿这个骗我?怕你还是不知道王上此刻便已经准备挥师南下,连大军都已经蓄势启程,我眼睛瞎的吗?还要听你在这里胡言乱语?!”

    现在??

    小熙儿小脸一白,背对着她继续胡诌:“我才没有胡言乱语,你们这荆国皇宫里混入了我们楚国的人,钟离夜要全宫肃整追击逃犯,他怎么可能现在走?”

    夕颜冷笑:“国之危矣,还会在别国皇宫作乱?待我挥师南下后围困整个皇宫,他便插翅难飞!连一国之君都葬他国,花熙熙,看你还如何嚣张得起来!”

    是这样。

    钟离夜走之后,皇宫便会瞬间肃清绞杀楚夜阑。

    小手慢慢在侧握紧,她紧张起来,但是庆幸自己的小脑子不算笨,在这个傻乎乎的女人口中来了消息。

    “哼,就当你说得对吧,”那粉雕玉砌的小人儿跪坐了下来,哪怕在寒潮湿的地牢里也有着妩媚妖娆的美,嫣红的小嘴脆声吐字,“现在赶快走,看见你就烦。”

    小手抓起馒头来,啃了一口。

    夕颜呼吸一窒,接着漂亮的小脸浮起一抹得意的笑,雍容地收拢了袖子在前缓声道:“你当王上走了之后你就会好过吗?花熙熙,这宫里肃清人之时,便也是你的死期。这宫里谁人不知王上对你心存眷恋,为了保护你才将你囚入天牢外人不可探视?可你等着,待王上走之后哪怕我肯放过你,那三宫六院的姐姐们可不会放过你……”

    混蛋。

    小手将馒头攥得很紧,小熙儿清冷纯美的小脸有点暗。

    原来这帮女人打的都是这样的主意。

    等钟离夜一走,朝中大臣与皇室必然要肃清整个经过诛杀楚夜阑他们,而她在这后宫之中因为妒妇太多也难逃魔手。

    你妹。

    你妹的钟离夜。

    劫我、掳我、欺我、害我、还杀我心之物,走之前还留下这样一对祸患对付我!

    保护?

    我花熙熙真谢谢你的保护。

    小手扬起来摆了摆,那意思只有四个字——“好走不送”!

    夕颜这一趟被气得已经够呛,此刻努力将自己的手在袖子中攥紧,挥袖离开,再不理她。

    ……

    等那女人走了之后,小熙儿彻底没了食

    她在这牢里面半点力都使不上,也不知道楚夜阑他们在外面怎么样,钟离夜的确是设了一道好屏障给她,让她出不去也看不到,要帮忙也帮不上。

    外面。

    地面震动。

    隐约还能听来号角声,似是大军启程。

    她跑过去,小手扶在冰冷的墙面上贴着耳朵听,这声音很熟悉,因为听过楚歌带领大军启程的声音,这声音也听得她心澎湃,可却是恐惧的澎湃声。

    她原本是钟离夜抓来配合这场战争的一把利刃,可却被从天而降的楚夜阑破坏,一切都沦为泡影。

    可现在,她也回不去了。

    楚夜阑……

    你在哪儿?

    这声音好让人害怕,就像那天钟离夜非要我在兽苑看他们同类厮杀般一样可怕。

    你那么聪明,那么神勇。

    你的决定都那么长远和云淡风轻。

    你来告诉我。

    这场战争不会生灵涂炭。

    因为……

    天,佑我楚国。

    ***************

    风云,翻涌。

    牢狱门口传来一两声窸窣响动的时候,小熙儿没有注意。

    她还贴着墙在听号角声。

    时至夜晚——

    晚餐果然就没有那么丰盛,只是冷菜冷饭,吃了会闹肚子的那种。

    明一早大军便行动,只剩一晚就陷入危险之中了,小熙儿也没有心思吃东西,蹲着托腮想了很久都没有想到好办法,她反而更担心楚夜阑和墨晚他们。

    就这样迷迷糊糊睡着,盖了稻草倒也不会冷。

    凌晨之时。

    一切悄然异样……

    打斗声响起之时,小熙儿还在梦中。

    她莫名梦到那年楚夜阑打自己的一白鞭,很痛,却不知他心里一样痛,哪怕他不说后来她也知道为帝王有许多的无奈,在国难与儿女私之间,他若抉择便一定是对的。

    梦里很痛,心也一样,迷蒙睁开眼睛时,那火光已经烧到了牢狱门口

    怎么了?

    小熙儿掀开稻草时就被寒气冻了一个哆嗦,彻底醒了,这时打斗声距离更近,像是要生生割断了铁栏冲进来,杀气凛然。

    睡了一整晚冻得手脚都开始僵硬,小熙儿扒掉自己上厚重的稻草跑去牢笼前,看到那火光已经将狱卒都烧起来,惨叫和混乱声将整个凌晨的沉寂都撕裂,也几乎让小熙儿瞬间就明白了,天牢门外到底是什么人!

    楚夜阑……

    在这偌大的荆国,大军启程之际,能够冒着被天罗地网活捉生擒的危险来冲闯地牢的人,除了楚夜阑,她想不到第二个!

    “……”小小的嗓子里像是被烟尘堵了,水眸里冒着泪光却颤抖着半句话都说不出来。小熙儿小手攥紧了铁栏,浑战栗。

    “楚夜阑……”三个字终于从她嫣红的小嘴里吐出来。

    膛里像是撞开了一个缺口,小熙儿跑到距离天牢门口最近的铁栏边上大喊:“楚夜阑!!!”

    “你不要管我呀……”她把小手圈起来在嘴边用最大的力气喊着,“快走!!钟离夜那个混蛋要肃清整个皇宫来抓你,你走啊快走啊不要给他抓到!!楚夜阑!!!!”

    那稚嫩颤抖的嗓音,带着焦灼和心痛冲破了火光微弱地透出来,可外面厮杀声,兵器刀剑声响成一片,她一丁点都不确定自己的声音他能听到,一点都不确定。

    她只有大喊。

    再大声喊。

    那熊熊的大火照亮了天色,几乎将整个皇宫的军都惊动!

    天牢之外。血流成河。

    她忘了说,忘了跟楚夜阑说这里已经被钟离夜派兵重重守住,因为这偌大的荆国想要藏容易,可若想要有所动作却不难被发觉,而钟离夜怎么可能猜不到,楚夜阑最想做的事,是什么?!

    所以不能……

    他死都不能来……

重要声明:小说《迷糊娇妃斗龙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