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糊娇妃斗龙塌第5卷 哪怕强要,一晌贪欢,她还是会去死

    小熙儿剧烈颤抖了一下,感觉到一阵恶心,在钟离夜继续咬着她吻进去之前,她小手摸索着拔下了头发上固定发髻的一个小簪子,闪烁着细碎的金光很漂亮,尖锐的簪尾猛然抵住了她自己的脖颈,一小抹血珠从被刺破的地方溢了出来。

    “……”钟离夜要撬开了她甜美的齿缝,捞起她的一条腿与自己严密贴合就要攻进去之前,看到了那尖锐簪子散发出的寒光,还有她猛然刺出来的血珠!

    帝王之躯,岿然一震!!

    剧烈的喘息在两人之间蔓延,连气息里都带着剧烈的颤抖,仿佛下一瞬那簪子就会刺进去,用突然停止的呼吸和四溅的鲜血,来终止这一场侵犯。

    “……”钟离夜眼里冒着一丝猩红,僵了片刻,这才缓慢地,极其缓慢地凝向小熙儿惨白却倔强的小脸。

    她在怕。

    是怕到极点的那种怕。

    浑都如同秋的枯叶般簌簌在颤,可唯一不颤的是她的小手,她眼眶泛着一圈红,清美的小脸写满了狠戾与决然。

    指腹轻轻抚摸她的小脸,钟离夜幽幽问道:“早就听闻你在楚国皇宫之中不安分,为太子妃,却与太子和皇帝两人同时勾结,我两年前也都曾亲眼所见。熙儿你该本就是。乱不洁的人,怎么本王想在这里与你行一场鱼水之欢,竟是不许?”

    小熙儿眼眶泛红,滚烫的泪水从眼里冒了出来,剧烈颤抖着就是不落下。

    “……我不是。”她嫣红的小嘴张了张,哑声说。

    她不是。乱宫闱。

    不是同时勾结父子两人,不是谁都可以要她。

    “我只有楚夜阑。”她小声的,却是清晰地辩解着,哪怕嗓音已经哽咽沙哑,却水眸一动不动地跟他说清楚。

    她只有楚夜阑。

    ——要是他现在想碰她,那么她可以毫不犹豫地把簪子从自己颈子里刺进去,她花熙熙不是铁骨铮铮的古人,她怕死,很怕死很怕死,为了活着她可以很卑微很屈辱,可如果真要送命的话,总要有那么一件事,要让她觉得值。

    这一件,就值。

    钟离夜一张俊脸白了白,竟没想到这样的事能得她去寻死,他深邃的紫眸里暗潮涌动,俯首轻柔地将呼吸洒在她清美剔透的小脸上,怜地触摸着她,故意冷下声音道:“你当这样就能迫到本王?死,离本王这么近,想死就能死?”

    她那小手腕,力气不大,他用力捏一下就会碎掉。

    常年持剑之人,反应极迅速,若是他钟离夜想,可当即卸了她手上的利器,之后她哪里还有半点反抗的机会,就算将她抵在池边强。暴了她,这小东西也只能咽泪承欢乖乖接受。

    小熙儿一双水眸却没半点变化,开口说:“是。”

    他说得没错,一点都没错。

    “可我已经决定要死,不管什么时候死,那都是一样。”

    那清脆平静的嗓音,配上她柔美认真的表,当真到了钟离夜心里最柔软的一处,他闻言一僵,浑寒气四溢。

    ——她既决定死,他就再撼动不得,是吗?

    ——哪怕强要了她,释放涌动潮,贪一时之欢,之后她还是会去死,是吗?

    好。

    ……当真,好得很。

    钟离夜垂眸屏息,死死盯着她,臂弯的力道却已松,双臂优雅缓慢地撑在了两边。小熙儿感觉得到,那一瞬,她小脸狠狠地白了白。

    像是从死神和屈辱的獠牙之下,夺回了,也夺回了心。

    没死。

    真好。

    纤长的睫毛垂下,像是很疲惫很疲惫,小熙儿却强撑起意志力,把尖锐的簪子丢到水池里面发出轻微的响动,接着从他怀里出来转到岸边,在后背钟离夜冷若寒冰的表中,小手撑着上,艰难爬了上来。

    岸上有冷风,吹过来冻得人瑟瑟发抖。

    “……”她踉跄了一下,站稳,手脚已经迅速寒冷下来。

    厚厚的貂绒宫装就在一旁,她小小的体晃了一下觉得头晕,可是眨了一下眼睛努力清醒,冒着寒风,连外衣都不穿,就脚步越来越快地,一路跑出了温泉

    *************

    寒意冻人。

    好在后面没有人追,小熙儿就在荆国零下将近几十度的天气里浑湿透地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

    朝着她唯一认识的南方,像是要拼命走,走回楚国。

    寒霜在她的睫毛和眉毛上凝固,都凝结成雪,成冰。

    楚夜阑,我好勇敢的是不是??

    你在哪儿呢?

    接过回去吧……

    突然,旁边伸过一只手来,猛然拽住了那拼命在冰天雪地下行走的小人儿,用力一把将她拽到了亭廊墙垣的另一端!!

    “……”小熙儿始料未及,怔怔地看向了来人。

    她刚刚还在愤慨。

    愤慨钟离夜从她呆得好好的兽苑拎出来,让她往这温泉池跑一趟,竟然就只是为了看她最近乖不乖,乖的话再好好陪陪他,给他“消消火”,她小小的心脏里,脑海里,铺天盖地的就想到两个字——

    男。

    好男。

    她被羞辱,被强迫,被得哪怕委屈都不能吭半声,被惹得无比想念楚国和楚夜阑都不能回去……这冰天雪地倒恰好应景,她唯有这样自虐一把才能散散心底的憋屈和火气。

    可竟没想到,突然被人拉到这里来。

    “……”小熙儿纤长的睫毛被霜雪冻结,簌簌颤着,上的气散成雾在空气中升腾,白雾在她小口的呼吸中来去。

    这人……是谁?

    这么冷的荆国,“他”竟然就只穿了一件很大的藏蓝色斗篷,连头都一起盖住,只露出脸的下半部分,看都看不清楚。

    这样奇奇怪怪的人出现在荆国皇宫,没人管吗?

    “……”小熙儿嫣红的小嘴一张就要说话,却猛然被那人一个动作止住,手轻轻捂在了她嘴上,这下小熙儿瞪大眼睛,只觉得这一只手柔滑细腻,软得不可思议。

    “他”……他他他他他……

    斗篷下的脸一沉,猛然扯出怀中一抹厚重的冬衣斗篷覆在了她上将她牢牢裹住,她上的水早就冻结成冰了,这小东西当真不怕冷不怕死吗?!!

    在她上不停捯饬的那双纤纤玉手,因为心疼都在发抖。

    小熙儿看看领口的扣结又看看她,“你是谁啊……”

    “嘘——”那人比出一根手指在唇上,连唇都是胭脂般的红色,惑动人。

    小熙儿一惊,竟突兀地萌生出一个想法,踮脚猛然掀起了“他”头上的斗篷!

    “他”啊了一声,漫天的雪花便落在了头上。

    小熙儿倒吸一口凉气,在看到那人的面容时睁大了眼睛!!!

    那人却惊慌无比,赶紧将斗篷重新盖在头上,连声念着:“我的小祖宗……我的天真服了你了,你胆子可真不是一般的大,这可是人家荆国的皇宫!!”

    气。

    简直气急败坏,又担忧又心疼!

    小熙儿瞪大的眼睛却移不开,一时间腔里充盈着膨胀的绪,翻涌四散,她浑都因为激动和震撼颤抖起来,滚烫的眼泪从眼眶溢出,想哭,但是想笑,那么那么地想笑!!

    “……”她含着泪笑起来,手脚无措。

    “嘘!”那人虎着脸吓她,“不是让您别笑?”接着探头看了看后面,“您刚从那里出来,过半晌肯定有荆王的人过来寻你再跟你回兽苑,这衣服你可以披一会,但是记住下次可不许这样,这若是给皇上看见,您小心奴婢的脑袋啊!!”

    声呵斥,里面带着满满的疼惜和宠溺。

    小熙儿简直要泪奔了。

    她捂住小嘴才忍住。

    没想到。

    她怎么也没想到。

    刚刚斗篷掀开的瞬间她看到的竟然是舒兰,舒兰,是舒兰!!那一张脸在荆国天地之下竟冻得鼻子耳朵都通红,可那脸上担忧焦急的神,却十几年如一半,从未曾变!!

重要声明:小说《迷糊娇妃斗龙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