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糊娇妃斗龙塌第5卷 已经决定,鱼死网破

    藏蓝色奢华的锦袍被小楚晚的手死死揪着摇晃,钟离夜却颀长拔的一站在原地,薄唇淡淡抿成一条线。小楚晚的嗓音逐渐变得尖锐嘶哑,甚至扑过去要把笼子摇开将花熙熙放出来!

    小熙儿小脸已经彻底惨白。

    老虎的低吼声就在后,顺着她的头皮一阵阵发麻地冒着寒风,眼见小晚儿过来,她才惊醒,猛然握住她的小手往外掰。

    “别过来……”她嫣红的小嘴上血色褪尽,伸手出去将小楚晚往外推,“你快点走开咬到你了,别过来……”

    侍卫得令,也走过去将楚晚拉开。

    “不……”

    “我不……”

    挣扎中小楚晚的指头终于离开了笼子。

    小楚晚已经尖叫嘶喊起来,腿脚都扑腾起来蹬踹挣扎着,哭着喊着骂道:“你这个混蛋,我父皇不会放过你的!!你敢动她,你知不知道她是谁,你敢动她一下我父皇都会叫你死无全尸的!!”

    “不可以……”

    “不可以啊……”撕裂般的痛楚在心底炸开,小楚晚发了疯一样嘶喊起来,宛若看到了世界末的模样。

    小熙儿把她的小手用力推出去。

    那一瞬间,竟然心下一松。

    澄澈的水眸里透着晶莹闪烁的光亮,倾国倾城的小脸泛着苍白,却那么庆幸。

    还好,小晚儿没事。

    她没事。

    那清澈动人的一眼,看向了钟离夜。

    后的老虎猛然兽大发,趴在地上朝她大吼了一声。

    雪花飞扬,纷纷落在她的头上肩上,笼着她小的子,小熙儿不想就这样背对着被吃掉,已经被冻得冰凉的小手颤抖着松开,转,仰起小脑袋面对着它。

    “……”老虎呲牙低吼,眼睛里露出嗜血的凶光。

    它毛发上抖落的雪花还落在她小巧清透的鼻尖上。

    它……要吃掉她了吗?

    要死了吗?

    在北国,在这样恢弘的美丽雪景下,死吗?

    ……如此这样,却好像一点都不怕。

    小熙儿仰起头,在雪白貂绒中藏着的小手伸出,一点点接着从天而降的雪花,快要伸到老虎的鼻端。

    她好像不怕死。

    因为,有比死更怕的东西。

    她从楚国的皇宫出来的时候,心里最担忧最记挂的那些事。比如再也不能见到楚夜阑,不能接小晚儿回家……不能亲眼看着边疆战事结束之时,墨殇一俊逸的戎装,凯旋而归。

    如果这些都不能见到,那会有多可怕??

    人都是会死的。

    可她偏偏不想这一刻死。

    小熙儿仰起清美的小脸,澄澈的眸子里有着对生存最清澈动人的渴望,小手接着雪花,轻声开口问:“老虎,你怕吗?”

    要你现在死的话,你怕不不怕?

    你还有没有什么遗憾的事没有做,有没有什么想见的人,没有箭。

    老虎又面露凶光地嘶吼一声,爪子扒着地面后退了一步。

    那清美的小人儿眼睛里干净清澈的光,威慑到了它。

    它鼻翼剧烈颤抖着,呼吸急促,呲着的牙泛着寒光,似乎能与她精神相通,它低低地呜咽哀鸣,时而恨恨地嘶鸣一声!

    小熙儿吓得小脸泛白,脚僵硬地退了一步。

    一旁的钟离夜屏息凝神地看着,一双深紫色的眸如利剑般死死盯着那个柔美动人的小人儿,似乎看到了当年在楚国的一幕再现于眼前。可老虎不比猎狗,兽更强更猛,且受训不易。

    她愣愣的,看了看自己的小手。

    雪化在手心了。

    脚下踩着的是白色的貂绒靴子,厚重得像个小企鹅,她慢慢走过去,竟是忍不住的,小手摸上了老虎头上的那个“王”字,那里毛发柔软但是冰冷,有着威慑四方的霸气却被囚在笼子里。

    小熙儿讷讷地低头,仔细看它的眼睛。

    “你想出去?”突然地,她小声问出这一句。

    老虎猛然张开血盆大口嘶吼了一声!地动山摇。

    所有人都惊得拔剑四顾,紧张到满渗汗地盯着老虎的囚笼,只怕下一瞬看到血溅当场的残忍景象,却不想那柔美的小人儿却只是被老虎头顶了个趔趄,抱着它的头又站稳了。

    “……”小熙儿耳朵像是被震聋了,嗡嗡地在回响。

    “你……你不用……这么大声……”她嘴角抽搐着说道,抱紧它,“我听得到啊……”

    不过。

    奇怪。

    它竟然……不吃她。

    小熙儿满眸疑惑地低头看它,却感觉它的头摇摆起来像是要摆脱她的束缚,她两只小手赶忙松开,老虎站起甩了甩头将满的雪花甩掉,接着慢悠悠地走到了小熙儿旁边卧下来,凑她很近。

    “……”小熙儿惊得倒退两步,还险些踩到它的尾巴。

    周围的人此刻已经嘶嘶地倒吸起凉气来,没想到如此惊骇人的景象竟真的能见到。

    那个貂绒披肩的佩剑男子眼眸微眯,淡淡开口道:“王上,这就是您一直都在找的,有万兽统领之力的人?”

    ——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一个晶莹剔透倾国倾城的小丫头。

    钟离夜薄唇淡淡地抿紧,背着手,却攥紧成拳。

    是。

    就是她了。

    当年他在楚国看到那一幕的时候还以为是巧合与错觉,今这一场证实,却验证了他脑中,对她,所有的幻想。

    并不理会属下的揣测与疑惑,钟离夜魅惑无双的深眸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愫,藏青色的宫装袖袍一挥,拂开落在眼前的雪花,示意侍卫将她带出来。

    几个侍卫得令,又抬起了隔板从囚笼中间再次插进去,在老虎没反应过来之前又将隔板挡在了他们中间!

    “咣当”一声响动惊醒了老虎,侍卫们赶紧落下沉重的大锁,老虎却已经急了,猛然扑腾着攀上隔板的空隙要到小熙儿的那边去。

    同样惊呆的,还有小熙儿本人。

    “……”她不明白钟离夜到底是在搞什么,只是看着老虎那样心急咆哮,红着眼睛上蹿下跳像是要吃人的模样隐隐心疼。

    她靠近牢笼隔板,老虎便蹿下来,用头拱着她的部位像是要极力拱开。

    她忙摸摸它,急声道:“你不要拱啦,疼……”

    门口的锁却哐当一声打开,侍卫走了进来。

    来不及再说什么,她纤细的手腕已经被扣住,宛若一片即将消融的美丽雪花一样被翩然拽了出来!

    那小小的人儿,在漫天越下越大的雪中显得晶莹剔透纤尘不染,明明刚从那样污秽可怕的地方出来,却一点尘俗之气都不染,她上,到底是什么地方吸引万兽,听她的号召??

    小熙儿眼眶却微微泛红。

    她知道此刻自己在这里没有说话的分量,嫣红的小嘴却还是张了张,压着哽咽说:“你关它太久了,偶尔,也放它出来一下,它闷。”

    钟离夜嘴角瞬间勾起魅惑的浅笑,清眸扫了一眼老虎,俯垂首,青丝黑发便靠近了她,他低低道:“放它出来,你来陪它?”

    小熙儿脸色一白。

    钟离夜眸子微眯,像是疑惑,修长的手指伸出去轻轻勾起她柔嫩的下巴,感受她柔滑细嫩的肌肤,他曾经以为是玲珑血玉的缘故使得她不具兽,统领玩物,可没想到楚晚也佩戴着玲珑血玉却完全没有功效,这神奇的气息与异能……似乎只有她才有。

    “你可知,我为何要放你进去?”他低声幽幽问。

    小熙儿呼吸一窒,轻轻咬唇。

    钟离夜笑得邪魅动人,哑声道:“本王不过想验证一下传闻真假,看你是否真的有那个灵力使兽归从……现在看来,传闻不假。”

    灵力?

    灵……灵个什么力?

    小熙儿听他说得那么玄乎,一下子几乎要以为自己是穿越来的事实要被人看透戳破了,这世界之大,到现在还没有人知道她是穿越时空而来的呢,可这个灵力,又是个什么东西?

    “我不管,”她清脆的声音说,水眸看着他,“现在我人已经在荆国了,我要你遵守承诺放小晚儿回去,至于我……我……任你处置!”

    她已经决定,鱼死网破。

重要声明:小说《迷糊娇妃斗龙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