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糊娇妃斗龙塌第5卷 可是,我要……你……

    轿门突然打开。

    还没见人,一件厚厚的冬装便从里面往外扔了进来!

    “……”软榻之上,按晶莹剔透的小人儿被捂了个严严实实。

    “起来,带你去见荆王下。”一个清冷的女声传来。

    小熙儿好不容易扒开那冬装,看到的是一个着装诡异的女人。

    说诡异也不诡异,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

    那女人生得极美,发丝泼墨般从背部垂落,一直蜿蜒到脚底,宝蓝色的宫装覆在上,细长的颈与雪白的口竟都袒露着。

    “冷,”小熙儿嫣红的小嘴却吐出一个字,抱着厚厚的冬装清冷说道,“我不想动。”

    女人眉梢一挑。

    接着小熙儿压根没看清发生了什么,只见她长袖一抛,那宝蓝色的袖口猛然束住了自己的腰,接着猛然一个用力,那粉雕玉砌的小人儿便被她狠狠地拉出了马车外,一阵翻转之后“噗通”一声落在了雪地里,雪花飞溅。

    骨裂,碎。

    那小小的人儿还穿着楚国青色的宫装,袖口撩起露出藕般的玉臂,白皙美,这下被摔得痛彻心骨,她却半声不吭地从地上爬起,连满的落雪都不扫,冻得瑟瑟发抖,清澈的水眸却还是清冷无双的。

    女人这下眉心微蹙,冷声道:“还是穿上些,否则万一冻坏了,荆王下可要寻我的不是。”

    小熙儿开口:“可是要带我去见小晚儿?”

    女人蹙眉:“谁?”

    “楚晚!”她清脆的嗓音铿锵有力,“楚国国君膝下十二公主,楚晚!”

    女人眼神诡异,忽而笑了笑,美得堪比雪莲。

    “奴婢不知。”

    一声回绝,将小熙儿的问题堵得严严实实。

    她清澈的水眸顿时虚弱了一下,美白皙的小脸透出一丝哀愁,额头上还在渗血的布条都显得微微刺目,快要被冻僵的小拳头也慢慢攥紧,有雪花在她的手背上消融。

    不能这样。

    说话就得算话。

    不能这样骗了她来,却不给她想要的东西。

    不能。

    女人抽回衣袖,语气寒凉:“走吧……莫要王上等急了。”

    小熙儿也懵懂莽撞地跟着走,可不想路滑,她“噗通”一声又扑倒在了雪地之中。

    这下那女人眼里露出一丝疼惜怜悯来,不走过去将宫装捡起,轻轻披在她上。

    “北塞天寒,不穿上,冻得可是你自己了。”她说。这小人儿再怎么说都是被强掳而来,论万般心思问她,她也该是毫不愿。

    北塞。

    小熙儿小脸抬起凝着她,雪花落在她的纤眉长睫上,美不胜收。她纤长的睫毛缓缓垂下,接着自己爬起来,小手拍了拍弄掉上面的雪,乖乖地将厚厚的荆国宫装穿上。

    北塞。

    楚夜阑……我在北塞。

    *************

    浓密的睫毛微闭,香炉里熏香缭绕,暖意盎然。

    那女人领着小熙儿走进来时他听到了声响,在暖榻上支着头却不肯动,一瞬间小熙儿以为自己看到了谪仙,宛若第一次在擎国中秋宴上看到他时一样,没了那深紫色的异样眸子,他依旧是邪魅无双的谪仙男子,飘逸洒脱,侧卧暖榻。

    纤长的睫毛一颤,垂下,小熙儿暗咬自己嘴唇。

    疼?

    疼就对了。

    便是眼前这个男人叫她这样疼,叫她丢弃自己心的人,远赴北塞来做一场毫无归路的交换。

    “王上……”女人开口。

    钟离夜并未开口,只是那支着头丝毫未动的姿态透露了他的命令,女人一顿,俯作揖,之后便留了小熙儿一个人在上。

    小熙儿一怔,那女人走之后她竟有些紧张。

    狭长魅惑的眸依旧闭着,他的薄唇却轻启,嗓音在梁上缭绕四溢:“香少了,去点上……”

    点上?香??

    这是要拿她当丫头使唤是吗??

    好。

    那小小的人儿便走过去,小手打开熏香香炉的盖子,里面香的确是少了,她纤长微卷的睫毛颤了颤,踮脚拿了紫檀木柜子上的香盒,用小铲子挖了一大块就往里倒,把那点火星全然覆上,不一会,浓烈到微微呛鼻的香味儿便从里面溢了出来。

    过犹不及。

    她故意的。

    小手把香炉盖子盖上,小熙儿幸灾乐祸,个死荆王,叫你莫名其妙绑架小晚儿,还囚她伤她,我呛死你,呛死你呛死你呛死你……

    她捧着香炉想离他近点儿,呛不死他,却不想猛一起被撞上后一个高大的影,钟离夜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她后,她小手一抖怀里的香炉便“哗啦”一声摔碎在了地上!!!

    “……”小熙儿吓得猛地闭眼捂耳。

    碎了。

    碎得彻彻底底的,满屋满的浓烈香气,四散开来。

    钟离夜眯眸在她背后背手而立,本是想好好瞧瞧她刁钻邪恶的小把戏,却不想瞧见了这样的一幕,此刻她猛然一转瞪大眼睛看着他,那模样活像是见鬼了一样。

    她大约是惊到了,小脸泛白,不知他何时到的她后。

    小脚讷讷后退,却踩到满地的香炉碎片,割破了她的绣花鞋。

    “……”小熙儿眼睫一颤垂下,感觉到了疼。

    来北塞她尚且没换上厚厚的棉靴,穿的还是擎国小巧精致的绣花鞋,这下足底受创,割破了微微疼得厉害,钟离夜脸色变骤然一变,忍不住挥袖倾抱住她,带着她来到了他的暖榻之上。

    小熙儿反应过来,蓦地开始挣扎,小手拼命推搡着他靠近的膛和脸颊,钟离夜眸色微微变冷,却碍于面不想发作,松开了她的双腿让她倒在自己的暖榻上。

    “……”小熙儿起,没被占到便宜但是她好像摸到了,钟离夜并不似她这样穿得厚厚得想个企鹅,相反他穿得很少,却无半点受冻之气——

    怎么回事?

    钟离夜嘴角浮起一抹颠倒众生的魅惑浅笑,幽幽问她:“恼了?”

    小熙儿一怔,反应过来:“我要找小晚儿!”

    时隔两年。

    他倒是以为她第一句话会对他说些什么,原来,竟是这么一句。

    钟离夜笑意未散:“很急?”

    “是。”

    “你可知在这里我是王上。”

    “知道,所以才问你要。”

    “你要,我便给?”

    “……”

    这一句句的问,句句都轻描淡写,但却将人入绝境。

    小熙儿小手揪紧下的毯子,清亮的水眸里泛着点点波光,很快便反应过来:“是你先绑架掳走小晚儿不对,凭什么还不许我问你要!”

    “两年前本王也同样是救了十二公主楚晚,擎王承诺给本王回报,本王要你他却又不肯给……还不是一样?”

    什么?!!!

    小熙儿小脸一阵红一阵白,可算是想起来了,两年前宴会上钟离夜的确是跟楚夜阑提过此话,为了逃避这些,楚夜阑甚至还要封她为妃,以躲过此劫。

    不想后面的一切竟会那样不可收拾。

    记仇。

    此刻,小熙儿心里只有这两个字。

    这个男人……好记仇。

    纤长的睫毛垂下,掩着清亮水眸里的心虚和无理,小手将毯子揪得死紧,嫣红的小嘴也被皓齿咬得快要出血。

    钟离夜却抬起修长的手指,柔柔地充满霸占地抚上她的小脸再扣紧她的下巴,黯哑道:“非但不给……他还当真独占了你,全然不顾你已是擎国太子妃的份……嗯?”

    她的小脸嫣红滴。

    艰难地抬头,小熙儿凝着他吐出四个字:“不关你事。”

    钟离夜一顿。

    他深紫色的眸子宛若神秘的旋涡般翻涌着巨浪,待到平息之时早已风云变幻,他浅笑,宛若盛开到荼蘼的花朵般沁着媚毒般的芬芳,哑声低低道:“可是……我要……”

    我要…………

    你。

重要声明:小说《迷糊娇妃斗龙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