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糊娇妃斗龙塌第5卷 给我脱!

    什、什么?

    花嫣然恍惚以为自己听错。

    眼前这小家伙分明还是几年前自己见到的那一个,除了随着岁月洗涤沉淀愈发明艳妩媚倾城倾国之外毫无改变!可为什么她却能从她清澈澄亮的眸子里看出几分寒和自信?

    那小小的却认真的狠劲,居然看了让她都有些毛骨悚然??

    诡异!!

    不远处突然传来列队的脚步声。

    侍卫。

    是侍卫!!

    花嫣然一惊,心知不能再耽搁,美艳的小脸一沉道:“好。我们走了。”

    走了。

    必须走了。快。

    小熙儿咬了咬嫣红的唇,小跑了几步便跟上了花嫣然的脚步。绿色的草丛里踏着她们小巧精致的粉红绣鞋,却是步步朝着危险而去。而且小熙儿也知道,后的军是誓死效忠楚夜阑的军队,可是她却不能回头。

    不能回头,不能求救,不能喊,也不能叫。

    御花园的南门愈走愈深,四周的花藤蔓延上墙头铺散下来,一直走到一个森密闭的小门里,耀眼温暖的阳光被挡得严严实实。

    花嫣然走过去,手握住一小块凸起的石头,用力拧了一下。

    大白天的,那封闭的小门便动了动,“轰”然一声露出了一小丝门缝。

    尘土飞扬。

    小熙儿吓得往后缩了缩。

    花嫣然勾起一抹冷笑,挥袖道:“进去。”

    小熙儿咬牙,瞪她。

    “别想着跟我使什么花样,进去!”花嫣然小脸一沉,扣紧了她的肩膀猛然将她推进了那暗的小门里。

    “……”踉跄一下没踩稳脚下的石头,小熙儿撞到了石壁上,潮湿的墙壁沾了她一手的露水,额角也被碰得很疼像是破皮了。

    花嫣然重新将门关上,冷冷看她一眼说:“顺着这条路走出去便是重阳门,距离宫门半步之遥,到了那儿将面纱戴上什么话都不要说,自有人送你出去,懂了么?”

    小熙儿将手从石壁上拿下来,满手的露水冰凉沁骨,她仰头看了看露水是从缝隙里低落下来,她一下子就想到了距离最近的静鸾宫,门前面假山有活水流淌,想必她们是在假山下的隧道里面——是谁,什么时候挖的这个?

    “你还在等什么?”花嫣然见她不动反而东张西望,脸一沉又要动手。

    “——!”小熙儿这下躲了一下没被她抓到,黑暗中水眸清亮,“你不要碰我,我知道怎么走路,你挡光了。”

    花嫣然咬牙,一看自己果然将隧道口的光线挡住了一些。

    既然有光线能曲折透出来,说明洞口不远。

    或者说,中间必有通往外界的缝隙。

    花嫣然冷笑一声:“那好。那你走前面。”

    走前面?

    小熙儿暗暗咬牙,这个诈的女人!

    走前面,哪怕熟悉了地形方位都不可能做什么记号手脚,只能人为刀俎我为鱼

    没办法她只能往前走。刚刚石头把小手弄破皮了一些,她便攥紧了掌心将那块皮弄掉,疼得小子不停颤抖但是总算弄了点血出来,跟露水一刺晕散开来,待到走到干燥的地方头顶有光,她纤长的睫毛一颤垂下,小手扶过去,端端正正在上面印一个手印,再松开。

    这样等干了,血就印在上面了。

    重阳门,原来要走那么远。

    待到快出去的时候花嫣然冷冷一呵:“停!”

    小熙儿猛然停下。

    后的女人便走上来,对着她冷笑两下,接着伸手开始脱她上的衣服。

    小熙儿大惊,拼命开始躲闪挣扎,却猛然被花嫣然“啪!”得狠狠甩了一个巴掌!!

    “躲什么?”她切齿冷地说着,冷笑,“让你穿着这样奢华的宫装出入宫门被人看到,你当我傻吗?给我脱!!”

    火辣辣的剧痛传来,这一巴掌打懵了她。

    脑子嗡嗡地响着。

    小熙儿隐隐觉得抽痛,嘴角有腥甜的味道泛起,一缕血丝衬得她倾国倾城的小脸愈发楚楚可怜,她拿小手捂住,一边的锦袍已经被扯下来,露出里面略微凌乱的白色内衫。

    疼。

    好疼。

    不管怎么说被人家莫名扒掉衣服都是件羞辱的事,她纤眉微蹙着酸涩上涌,怎样都不可能顺从喜欢,可是此刻她却清楚自己只能忍。是,被别人死死揪着小辫子的感觉糟糕透了,她只能垂下小脸捂住火辣辣剧痛的伤口,告诉自己小不忍则乱大谋,等到救出小晚儿,她才叫她们好看。

    但此时,骤然就想起了楚夜阑。

    许是因为刚从他炙暧昧的怀抱里离去,在悲怆的时候就格外想他。

    人还没走,还没离开。

    可是却已经开始想他了。

    花嫣然见她只是捂着小脸不反抗,不变得更加放肆大胆,冷冷一笑后走过去将那柔媚软的小人儿扯过来,嚣张地扯下了她明艳无双的亮粉色锦袍!

    外面阳光稀疏投进来。

    丝丝缕缕,光线尽数洒下。

    那美丽无双的小人儿静静站在原地,三千墨色青丝垂落下来宛若烟雾笼罩着她,她穿着单薄的亵衣瑟瑟发抖,袖口里的小粉拳却攥得紧紧的,惹人生怜。

    花嫣然看得愈发嫉妒上火。

    ……是。

    论美貌,才德,气质,单单挑出来她都不会比喻小熙差!可偏偏就是这惹人生怜的模样,这宛若雪莲绽放在遥不可及的天山顶般清新脱俗,稚嫩青涩中透着妩媚。惑的味道……

重要声明:小说《迷糊娇妃斗龙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