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糊娇妃斗龙塌第5卷 楚夜阑他好……禽……兽!

    楚夜阑不知道一整晚的时间占据了她多久,只感觉淋漓的汗水将整个单都打湿,他似乎做不够,怎样都不够,以各种能想到的姿势折磨着她,她又偏偏该死地迎合,一次次将他拉入沉沦的地狱,又推向绚烂的高峰!

    怀中躯。

    柔酥入骨。

    整夜的缠绵……将两人的气力与激,尽数榨干……

    *********

    险误早朝。

    清晨的清醒是个太过艰难的过程,楚夜阑在凌晨的迷蒙中感觉到怀里人儿的蠢蠢动,他长臂捞回,手抄入她下细细地揉她的私。处,她便嘤咛一声又乖乖拱入他的膛细细颤抖。那疲惫可的模样惹他怜心疼,长臂拥得更紧。

    一夜暖怀。

    清晨醒来时,那小小的一抹梨花白果然俯卧在他怀中,如连体婴般攀附着他的腰和腿,小小的脚踝可地勾着他的膝弯,缠得紧紧得不放。

    楚夜阑眸色一沉,只觉得残余的激。中隐隐泛着头痛。

    蛊。

    她简直像是给他下了蛊。

    否则为何一夜会那样耗尽心神地与她缠绵,不计后果也不遗余力?

    这小东西……

    昨晚……真是主动得让人想将她一口一口咬了吃下肚去……

    小太监隔着帘幔颤声催促:“皇上……早朝时间……”

    楚夜阑微微惊醒。

    微痛的太阳在隐隐跳动。

    他俊逸的脸垂落下来,俯首在她甜美的睡颜上亲昵一吻,这才挥袖起,掀开帘幔走下龙榻,竟整夜的疑惑与复杂的心绪抛在脑后。

    龙袍加

    楚夜阑扫一眼那层层叠叠的帘幔,眸色深深。

    他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亮光,挥袖背手,缓缓踏出了门。

    淤青紫红,遍布全

    花熙熙倒吸了一口凉气,嫣红的小嘴咬住,才没有嘤咛出声,纤细的小眉头却紧紧蹙起来,体里的快。慰激还未散去。

    舒兰一惊,吓得小手猛缩回!!

    “那个……咳,那个啥,主子您疼??”她涨红了小脸吞吞吐吐地问。

    妹哦这种淤青伤痕,她能怎么问啊喂!

    小熙儿同学也纠结致死,噗通一头倒在团蒲上,后悔百般。

    她是想对楚夜阑主动一次没错。

    可她不知道!

    后果会这么可怕!!

    楚夜阑是头狼。

    会吃人,吃了还不吐皮,不吐骨头,还让人百般舒服百般爽,却也百般羞愤致死的狼!!!啊啊啊啊啊啊!!!!

    “额……”舒兰见她如此模样倒是看开了些,好心提醒,“那个,下面好像也有……”

    “……”小熙儿的爪子抓紧了团蒲攥紧。

    “还有腿上……”她看到了。

    “出去!”小熙儿猛然抬起小脸,羞愤说道。

    呀?舒兰讶然。

    小熙儿抓起团蒲来往脸上捂,脸红憋到了极致:“姐姐你出去……”

    求你啊出去啊啊啊啊啊……

    舒兰立马领悟。

    “哦哦哦,好,”她忙不迭地从龙案旁起,把叮叮咣咣的小药瓶们都凑成一堆推到她面前,“这个消炎止痛那个消肿的,剩下的美容养颜,主子您收好……”

    说完蹦着跳着忍着笑跑出去了。

    过了好久,小熙儿才慢慢地将脸上的团蒲拿下来,一头微微凌乱的发凝视着内室被关好的门。

    唔。

    走了。

    纤长的睫毛轻颤了两下,她把团蒲抓在怀里抱了一会,感受了一下满楚夜阑留下来的痕迹和味道,接着掀开被子起,三千青丝垂落下来如蚕茧般将她包裹住。

    嘶——

    她小小的眉头蹙起扶住龙榻边缘,疼得一时没缓过来。

    楚夜阑他……好……禽。兽……

    忍了半晌那双。腿之间的酸涩抽痛才减弱一些,小熙儿扶着龙榻边缘走,小手够过自己的亵衣和内衫来穿,动作很迅速像是提前计划好的一样。不过也的确是提前计划好的,只是浑这么痛这么酸这么累得想长睡不醒,倒不在她的计划内。

    一切都穿戴好,她甚至没有叫舒兰进来帮她梳理发髻,自己搞了个最简单的样式,洗了把脸就跑到后门窗台处——

    小手拉开支架推开窗,晨曦后面一片明媚光。

    嗯。好。

    宫人们果然都在前院打扫,这个时段没有人。

    小熙儿搬了个凳子过来,踩上去刚好够高,从窗子里爬出去。

    爬之前,她却犹豫了一下。

    水眸颤得厉害,她小手慢慢地扒住窗子往回看,这个角度能将整个晨曦内室囊括其中,这个温馨奢华的小地方是她最初时候就在的,也是她最后想要回来的。

    走。

    要走。就再也没有回头路。

    小熙儿嫣红的小嘴狠狠咬住,定定凝着房间里的一切,还有昨晚跟楚夜阑翻云覆雨的龙榻。盯着看了好久。

    酸涩与心痛一**涌上来,刺激得她鼻头一阵酸。她又狠狠咬了自己一下保持清醒,小脑袋看向窗外的满园色,用力爬上去然后一翻,整个人就从窗台上掉了下来,“噗通”“啪!”得一声。

    “噗通!”——是她软的小子跌在地上发出的声响。

    “啪!”——是她下来时不小心碰到了支架,支架收起窗户猛然碰上的声音!

    “……”小熙儿忍痛从地上爬起来,还跑过去用小手再想扳开窗子看看,可是支架是从里面抵住,开也开不了了。

重要声明:小说《迷糊娇妃斗龙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