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糊娇妃斗龙塌第5卷 主动缠绵

    

    唔……

    是,她的确是笨蛋,要是不笨就不会被人利用,也不会这样在这里进退两难!

    小熙儿脑子嗡嗡响着,又乱七八糟地想起花嫣然威胁恐吓她的那些话,小子不抖起来,连楚夜阑牵起她的小手到他的领口前解开那繁杂的宫廷扣都心不在焉。这样难得调戏美男的机会,如此能让楚夜阑失控与她嬉戏**的机会……啊啊啊啊啊,她恨花嫣然!恨得咬牙切齿,恨得天崩地裂!恨得想要咬死她让那些谋诡计统统滚蛋,告诉她她花熙熙是铁打的凤凰屹立不倒的金主儿,想让她屈服,见鬼去吧!去吧!!!

    “……”

    可是……不行。

    小晚儿此刻还在她和那个所谓的破荆王手里,所以,不行!!!

    吻越来越深,楚夜阑却尝到了她柔软舌尖上的一缕涩意,他深邃的眸睁开凝视她,见她眼角隐隐有泪,一时眸色复杂,轻柔却突兀地咬了她,小熙儿顿时疼得一哆嗦,低吟一声彻底软倒在了他衣襟半敞魅惑四溢的怀中。

    恋恋不舍地放开她柔软的舌,甚至暧昧又邪恶地俯首了一下她甜美嘴角扯出的银丝,低沉的嗓音在耳畔响起:“不专心?”

    小熙儿气喘吁吁。

    迷迷瞪瞪的眼神半晌才反应过来,小脸爆红,摇着头像拨浪鼓,小手又赶忙覆在他的衣扣上创大业:“没有没有,我专心,我好专心的!楚夜阑,你给我,我要的……”

    开玩笑,为那点破事耽误她调戏美男,那素傻子才会做哒!!

    那暧昧至极的绵软腔调,却让楚夜阑眸色黯沉下来,浅笑着握了她的小手,俯首之间将她的双腿也收拢过来彻底紧紧抱在怀中,气息擦过她柔软的刘海低喃道:“熙儿这是心里有事?朕给你……给你什么?”

    小熙儿的脸,“轰”得一声就爆红起来!!!

    嗷嗷嗷嗷嗷……她抓狂,再抓狂,揪头发,拼命揪头发,最终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软声道:“我没有事,我就是……嗯……那个……”

    思。了?

    我靠……你妹啊……

    楚夜阑的笑容却散去一些,继续问:“今在偏,皇后可与你说了什么?”

    小熙儿顿时心里“咯噔”一下,水眸瞪大看向他!

    他知道了?

    他知道了!!!那神小熙儿能读得懂。

    嫣红的小嘴被轻轻咬住,她不语。

    他幽然俯首而下:“要朕亲自去问她?”

    小熙儿顿时吓得三魂掉了两魂半,小脸猛然抬起:“不可以!”

    楚夜阑眉梢一挑。

    小熙儿立马讷讷低头在他前画圈圈:“那个是女人跟女人的事,不跟你讲,你也不要问,好不好?”

    啊呸,的确是女人跟女人的事,可却是她不招惹混蛋,那混蛋却偏要来惹她的事!

    “朕听不得?”

    “嗯。”

    “问不得?”

    “恩。”

    “那就只能偏偏这样看着,你对朕如此心不在焉?”楚夜阑浅笑,深邃的眸里已然藏了危险。

    小熙儿屏息抬眸!她清亮的水眸里藏着几分愧疚,也暗自觉得是自己傻,自己笨,连个心事都瞒不住何以去救出小晚儿?她没胆子拿小楚晚的命开玩笑所以死都不能告诉楚夜阑,可是此刻连伪装,她都学不会。

    她不是真的相信花嫣然,而是除了相信这个女人,她毫无其他的办法。

    她的玲珑血玉是真的不见了。

    小楚晚是真的有可能被关在兽笼里十天之久,生死未卜。

    动辄,整个皇宫似乎都要天崩地裂。

    她说……她要她离开楚夜阑,离开皇宫……去荆国……

    那是哪儿??

    穿越来楚国两年之久她花熙熙连个地图都不会看,逛个御花园的花丛她都能迷路,她不是怕去荆国会有生命危险,不是怕前面有更可怕的谋诡计等着她,她是怕,有一天自己走丢了再也回不来。怕这样的楚夜阑她要是舍得转一次,回头的时候他就再也不在。

    眼泪蒙上泛红的眼眶,花熙熙垂下白皙的小脸,接着小手轻轻缠上了他的脖子。

    “楚夜阑,要是有一天我不见了,你要怎么办?”她在他颈窝里抬起小脑袋,嗓音绵软眼睛湿湿地问。

    “找。”他淡淡给出答案。

    “那要是找不到呢?”她嗓音哑哑的。

    “找。”

    又是一个字,轻描淡写,楚夜阑低垂的眉宇魅惑温暖得让人移不开眼。

    花熙熙的小脑袋轻轻靠在他肩膀上,压着哽咽颤声道:“那要是,死了呢?”

    楚夜阑轻轻抬眸,薄唇泛白,眸子里带着宠疼惜的纵容,哑声淡淡问:“死去哪儿?”

    她一愣,腔里心脏被吊起,似有什么东西快要爆开。

    修长的手指梳理着她柔软如泼墨般的青丝,薄唇低声吐字:“死去哪儿?朕随你去……”

    朕,随你去。

    一时间仿佛有腾空的烟花在脑海里爆开,轰然响成一片,她眼底的泪水不受控制地涌出来,模糊了眼前的一切。花熙熙不知是不是穿得太厚太,她小手里都浸满了汗,粉雕玉琢的小脸上满是狼藉。她其实知道自己长得算很大了,不能再这样如此不顾形象地嚎啕大哭了,可是这一刻突然控制不住,她把自己最狼狈最丑的一面都生生哭出来了。

    车辇还在行进,只是渐趋渐慢,楚夜阑深邃的眸凝着怀里哭成泪人不停颤抖的人儿,有那么一瞬,薄唇泛白,心如刀割。

    嘴角却勾起了一抹魅惑横生的浅笑,修长的手指抚上她满是泪水的小脸,哑声低喃:“还要哭么……我们到了。”

    不哭。

    当然不哭了。

    她花熙熙当然不傻,正事要紧。

    车辇停下,花熙熙小手赶忙搂住楚夜阑将哭花的小脸埋入,不做声。那帝王沉稳了一下,也被她刚刚的问题弄得心神溃散,不由顺势拥住她柔若无骨的脊背,抱起那一小抹绽开的梨花白挥袖下了车辇。

    他的确是被她那绵软嗓音里的寥寥几个字就弄得心神动不假,可她人儿此刻在他怀中,掌下柔软的曲线惹得他悸动心痒,汹涌的。潮疯狂涌来,他倒是不信她会走,更不信,她会死。

    他疼着,宠着,护着……哪怕她那方小小的天空塌下来,也有他楚夜阑撑着。

    狭长深邃的眸中闪过一丝亮光,璀璨如夜空中的繁星,楚夜阑打横抱起那柔若无骨的小人儿走向皓月淡淡笼罩下的晨曦,屋檐上翘的砖瓦透着妖娆诡秘的味道,花熙熙柔软的双臂紧紧缠绕着那帝王的脖颈,滚烫的呼吸都喷洒在他体里。

    舒兰小心翼翼提着宫裙走在后面,浑沁出薄汗,抬起螓首对守夜的宫人轻声道:“灯。”

    将中燃着的灯,统统熄灭。

    一盏,一盏,那帝王颀长拔的影走过之处,灯火尽灭。

    幽香缭绕。

    那帘幔深处,光蔓延。

    花熙熙感觉到自己正被楚夜阑慢慢放在龙榻上,柔软的手臂猛然收紧,一双晶莹剔透的美眸在黑暗中凝视着他,饱满的樱唇泛着迷离的蜜光,她不放,硬要缠着他。

    楚夜阑勾起一抹浅笑。

    魅惑四散。

    ——这是连他宽衣解带的机会都不给,是么?

    薄唇带着浴的滚烫度印上她的眉心,。软的肌肤如三月绒花般在他薄唇下盛放,花熙熙被那滚烫的吻激得浑发颤,小手虚软着想要松开却被一丝清醒揪住,她抬起迷糊中烧得滚烫的小脸,端端正正地轻柔咬上楚夜阑的魅惑的薄唇。

    楚夜阑浑一震!!

    “楚夜阑……”她软的嗓音突然叫道,因为亲着他的唇而模糊不清。

    “……嗯?”他沉稳的气息有些错乱。

    “下来。”花熙熙声乞求。

    下来。

    撑在她侧的健硕臂膀有些颤,楚夜阑不懂她的意思,却沁了浑的薄汗被撩。拨得心神微颤,决定还是从了她这一次,绣着金丝纹龙的黑色锦袍骤然挥开,丝丝缕缕的温柔收拢入怀,大掌抄起她软的后背,缓缓缓缓地倾下来。

    除了不压住她外,体各处,无一不密切相贴,气息交融。

    

重要声明:小说《迷糊娇妃斗龙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