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糊娇妃斗龙塌第5卷 姨娘这么说,你可有不服?

    他想得清楚,十二公主生辰之放行出宫是惯例,只不过秘密而行,走的也是宫外偏门,若要知道则必然与宫内有心之人勾结。

    想到此刻他便心下寒凉,不想这如履薄冰的深宫内院,竟也会有心怀不轨胆大包天的人!!

    他不急……

    只有不急,才能冷静下来思索为何在熙儿与楚晚之间对方绑架的是楚晚,还有,对方是何居心……

    只是他痛,心痛于对方伤的是他心头所!这痛,如抽筋断骨,不可遏制!

    “熙儿不怕……”楚夜阑一点点吻去她小脸上的泪水,深邃如海的清眸里有着一闪而过的辉光,“朕会找到她……也会让他们知道碰朕心尖上的东西,代价是什么……”

    低哑的呢喃带着磁,伴随温柔的抚慰一点点喂进她柔嫩的小口中,小熙儿泪盈眶,只感觉涩涩的小舌被他卷起,她想躲,却被一只温柔的大掌扣紧了后颈,那吻一点点变深,一点点如波涛汹涌的骇浪般。她在剧痛中浑浑噩噩,仅剩的呼吸被吸走,她的神智也在慢慢飘向半空,终于在他湿缠绵的深吻和滚烫温暖的怀抱中,沉沉地昏睡了过去。

    暖帐之内,他尝尽她小口中的苦涩,紧拥着她待她睡熟,这才向宫人嘱咐几句悉心照料,宽大的宫袖便拂开暖帐,眼里含着令人窒息的沉痛,朝外走去。

    ***************

    “晚儿……我的晚儿……”

    “你们放我进去……放开!!”

    喧闹的声音一大早就充盈了整个晨曦,榻上的小熙儿睡得昏沉,睁开眼睛的时候觉得头顶白白的帷帐都在晃,看来高烧还是没退,她歪过小脸,张开干裂的小嘴想说句什么话,却发现嗓子痛得冒烟,哑哑的字不成句。

    一夜。一夜过去了。

    小晚儿你是怎样过的?

    小手艰难地把自己支撑起来,感觉口的骨裂又错开一些,险些刺到肺里面去,小熙儿吸了一口冷气垂下小脑袋,才能将那股痛慢慢地压下去,脑袋晕晕的,包裹着的白色布条下三千青丝泼墨般裹着她白色的亵衣,堂之内没有半个人,想来都是去阻挡外那个咆哮疯癫的声音去了。

    “你们把本宫的晚儿找回来……把她找回来!放开我!!”一个头发凌乱却衣冠雍容华贵的女子在拼命摆脱着宫人的束缚,也不把门口侍卫那两把明晃晃的刀当回事,吭哧一口咬在一个宫女的手上,挣脱开来往里面冲去,“花熙熙我要杀了你!!是你弄丢了本宫的晚儿,你何以相安无事地回宫!我的晚儿呢!!”

    舒兰听了汇报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地走出去,眼见本来该在冷宫里的盈妃冲撞而来时,急得朝侍卫喊道:“都愣着干什么?别让她闯进来!”

    围绕着晨曦整整一队的侍卫拎着刀团团将盈妃围住,肃杀的寒光刺痛了她的眼睛!

    疯癫中的盈妃终于冷静下来一些。

    只是很可怕,她眼睛是赤红赤红的。

    冷宫一,犹如一生。

    小楚晚搬离崇华的那一步三回头,盈妃簌簌颤抖着跪在门口叩谢圣恩,头伏在地上红了眼眶。

    她那时想过自己会失宠败落,在这闭塞清冷的宫中会孤生终老,但只愿楚晚能平安无事!!可这几宫中之事传得沸沸扬扬她隔着院墙都能听到,那消息如惊雷般轰然炸响在脑海,震、颤、心、魄!!

    一缕发丝凌乱地垂下,盈妃抬起头来时眼眶猩红如血,却傲慢如斯,哑声道:“花熙熙呢?本宫要见她!”

    舒兰心下惊颤,却轻吸一口气说:“盈妃娘娘可别踏错了地方,这里可是晨曦,且不说皇上早已下旨令娘娘不许离开崇华半步,如今这晨曦是戒备重地,岂容的你——”

    “放肆!!!”猛然一声寒厉的呵斥炸响在了晨曦的前方,盈妃一挥被宫女扯坏的袖子,盛气凌人。

    一时间晨曦外满满的宫人竟被这声呵斥震颤,哗啦哗啦地跪倒了一地!

    舒兰也是一个错愕,脊背顿时变得汗津津的。

    “你说的倒是没错,皇上的确下旨令我不许踏出门半步,可是却一没降我的宫妃品阶二没削我在后宫的权利。如今,倒轮到你这个卑的小奴婢对我这个后妃指手画脚!!”

    这气势当真震得人心颤,饶是舒兰在楚夜阑边呆了两年都汗水淋漓,不住呵斥也跪下来,忍着巨大的压力清脆道:“拜见盈妃娘娘!”

    想来也知道是宫里人走漏了消息,十二公主被劫持失踪,传到其生母耳中哪能不是一场腥风血雨?

    “但——”舒兰抬起小脸,戒备地说道,“娘娘,熙主子受了重伤在里面休养,还望盈妃娘娘不要挑事端……”

    猛然“啪!”得一声厉响!火辣辣的剧痛便在耳边蔓延开来,整个人都被打懵。

    从龙榻之上艰难趴下的小熙儿听到这个声音浑一颤!苍白的小脸堪堪抬起,一双清澈的水眸带着心痛焦灼与担忧凝着外的方向,她是不会听错的,那么响亮的巴掌声……而在巴掌声之前,她还能清楚听到舒兰姐姐跟人说话的声音……

    肋骨断裂的剧痛折磨着她,豆大的汗水从额上沁出来,她一步一步靠着墙艰难朝门外走,想死也要爬过去……

    “丢的女儿是本宫的……是本宫怀胎十月历经苦难生下的……”盈妃宛若地狱罗刹般死死盯着舒兰,刚刚几个箭步冲上来扫她耳光的肃杀气场蔓延在四周,“皇上此刻倒怪我这个生母亲挑唆事端了是么??”

    泛红的眼眶里透着绝望的杀气,撕裂般的心痛早就充盈了她的五脏六腑。

    舒兰被打得半边脸都红肿起来,火辣剧痛,却瑟缩地看着她,不敢躲,甚至连摸一下都不敢!

    “本宫告诉你,论宫妃品级我永远高她花熙熙一等,论伦理纲常她还要跟太子一样还我一声额娘!今她害我女儿被杀手劫持生死不明,我哪怕是将她打残打废,也有那个权力!”

    突然“吱呀”一声沉重的雕花大门响,一抹小莹白的影虚弱地出现在门口,气势恢宏的堂衬得她愈发可怜,仿佛一阵风过去便能吹散。

    小熙儿怔怔凝视着外面的况,口一阵阵断骨般的刺痛,蝶翼般的睫毛从盈妃美丽却失魂的脸移到跪着的舒兰上,心里猛然一堵,汹涌的酸涩便袭上小小的腔。

    她从来都那么奉行自己小小的原则,在这动辄粉碎骨的深宫之中,打她不要紧,羞辱她也不要紧,只是不要,动她心头的那块,那些人。

    见她出现,晨曦里的宫人们瞬间脸色变得煞白,轰然朝着她唤道:“太子妃!!”

    苍白脆弱的小人儿走过去,在舒兰惊诧慌乱的目光里将她扶起来,对上盈妃那猛然变得赤红含恨的目光,轻轻吸一口气忍住肋骨在口的剧痛哑声软软道:“这件事是我不对,盈姨娘你找我就好,我来赔偿你的委屈和心痛,你不要碰我边的人,好不好?”

    迷离的光晕伴随着细碎的阳光散落在那美丽脆弱的小丫头上,仿佛下一瞬间就会消失。

    一切都是我的不对。

    小晚儿的事,还有这一场劫持,哪怕承担不起她还是想要承担。

    只是她想说……她心里也好疼……

    疼得恨不得失踪被劫走的人是她……恨不得以再也见不到墨璟离的代价,来换小晚儿相安无事!

    盈妃脸色苍白如纸,死死盯着她哑声道:“熙儿,姨娘两年都未曾见你,初始你刚进宫服侍皇上所以忌惮你三分,可如今你贵为太子妃,却无端勾。引皇上。乱宫闱!这么说你可有不服?”

    心头狠狠一震!!强烈的酸涩伴随着羞辱袭满了腔,那小小的影颤着站稳,水眸虚弱得凝着她艰难摇摇头。

    没有。

    她服。她都服。

    盈妃冷笑一声,丧女的剧痛让她直了傲骨:“你随事十二公主摆驾出宫,路遇匪徒却护她不利,以致她受伤失踪生死未卜,你可有不服?!”

    这近乎残忍的问带了寒冽的杀意和刺痛,舒兰听得鼻尖渗汗失口辩解:“不是这样……”

    猛然一双小手紧紧攥住了她的胳膊——

重要声明:小说《迷糊娇妃斗龙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