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9:你求求我

    <---凤舞文学网--->    半夜的时候,她迷迷糊糊地好像听到一些声响,但累得睁不开眼睛。--凤-舞-文-学-网--^书客居网友自动提供更新 ^www.shuKeju.com^

    而第二天,她醒来以后,房间已经没有杏奕辰的影了,但头却多了张支票,上面签着龙飞凤舞的名字,杏奕辰。她看了眼那名字,心里的恐惧安定不少。

    她忍着酸痛的体,从上下去,签起昨晚散乱在地上的衣服穿回上。

    一个人走出了酒店大门口,对着外面清新的空气,她惬意地呼吸了一下。真好,以后就再也没有负担了,爸爸的病也能治好,她可以安心读书考大学。

    迈着轻快地步伐,她攥手里的零花钱,往公车站走去。

    ※※※※

    一打开病房的门就看到后妈坐在铺上,恼怒的对着躺在上的男人声声指控:"你的女儿现在翅膀长得也真硬了,在外面过夜不说,到现在也没见人影!也不知道眼里还有没有你这个爸爸!"

    雨桑站在门口的影僵了僵,旋即挂上笑容走上前轻声道:"爸,姨。"

    "舍得回来了啊,我说呢怎么打电话催也不理,难道看上人家六十七岁的子了不成,呵"后妈没好气的神在看到雨桑脖颈间的青紫时更是落井下石得有恃无恐,"哎,想不到王员外还对你的胃口啊,看不出六十多岁的老男人竟然还"

    化荷花面上下下。^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雨桑不悦地打断她的话,"姨!"谁知道她接下来还要说出多少让人更难堪的话,"学校已经分配了宿舍下来,所以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回家住了。"

    "住宿也要花上一笔钱吧,看来你还真勾搭上李员外了,想不出你有这能耐啊,我想你爸爸现在听着也为你高兴呢!女儿这么给他长脸!"老男人也对得上眼,哼!

    她呼了口气,幽幽的开口:"姨!这是一百万的支票,你拿去给爸交手术费,剩下的你们留着以后花你也不用那么累"她将手里的支票塞在后妈的手里,最后看了眼躺在上始终不发一语的爸爸,心里倏得也看开了,好吧,让他们两个人从此以后好好生活,再也不用为她一直吵闹不停!雨桑振奋,转走出了病房。

    "叶雨桑,你走了就再也不要回来拖累我们!"后妈的声音在后大吼大叫,"拖油瓶就是拖油瓶,白养了十七年,现在知道利用自己的好处赚了点小钱就给人眼色,和她那个妈一样!"

    雨桑面无表,脚步不曾停滞。她的妈妈,的确如后妈所说,蛇蝎美人。而要是没有后妈,爸爸怕也是毁了,所以大家谁也没有错,是生活的错。

    ※※※※

    回到家收拾好东西后,走进简陋的浴室里站定细看,方形的中小镜子里透着她的脸,微微踮了下脚尖,种满草莓的脖颈暖昧的充满眼瞳,她睁大了眼睛,殊不知他昨晚是如何的残暴,但出乎她意料的是脖颈竟然也这样色彩斑斓,上的T恤是无领的,那今天后妈的反应和路人对她的投来各种不善的异样眼神看来都是受这些吻痕所赐了!

    她到现在也还是感到匪夷所思,他称得上英俊,而且从今天的大手笔来看,也是有钱的主,却偏偏看上了她?

    昨晚他已然索尽了她为女人的所有美好,他温柔地带她做前戏,而后面就算知道她是chunv也没感到任何惊喜,反倒是变得像头凶猛的qinshou,所以他绝对不是因为怜她是第一次,那又是一时对她感兴趣?

    清醒地用清水拍拍脸,雨桑抬头,看着镜子里那张清新的小脸,还好她年轻,所以皮肤就算没有用护肤霜也白嫩腻透,嗯她后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因为她年轻!

    站在门外望着放在桌上的钥匙,雨桑眼眶里不知何时已经盈上一层透明液晶,她不敢眨眼,因为她怕流下一滴泪,然后在心里好不容易巩固起的坚强就会瞬间倒塌,从今天开始她再也不会跟班上的女生一样成天埋怨爸妈每天在她们耳边念叨多吃点菜早点睡了,终于可以逃离这个家了,她却并不如她想象的那么高兴。

    深呼一口气,她涩涩的扯了个笑,小手一拉将门关上!薄唇微抿,她拉着行李箱转毅然地离开

    叶雨桑,一切又是新的开始了!

    ※※※※

    她已经请假了快一周,怀惴着兜里扁扁的几张百元钞,她招了辆租车,想趁天还没黑前赶回学校,就在她正要将手里的行李箱塞进出租车的位置里时,肩膀被轻轻拍了一下,"这位,我们少爷现在有点事,能请你把车让给我们吗?"

    回头望了下,带人额上隐隐挂着冷汗,伸手往后虚指了下‘原因’,雨桑立刻本能地将就要塞进出租车里的行李箱提了出来,往旁边的位置挪两步。

    面前不只一个人,而是五六个人围在一起,隙缝里隐约能看见一个人坐在轮椅上,白衫白色帆裤,那是医院的病服,想到自己这样大大方方地打量人,雨桑尴尬地收回眼神,放下行李箱帮忙把车门拉开,那带头人立刻朝她连声道谢,替代她拉着门。

    雨桑说了声不用谢,然后看着几个大男人怪是小心翼翼地把手把脚扶着轮椅上的男人,就好像对待初生婴儿般,有些手忙脚乱有些滑稽可笑,她温温一笑。

    因为对方人多,也不用她帮忙,她拉过行李箱走往另个地方招辆出租车,后传来一个轻轻柔柔的声音,缓缓的:"谢谢。"

    熟悉的低柔声音徐徐地传到耳廓,这一声,百转千回,亦鬼魅亦梦幻,以至于多年后雨桑就算忘了他的面容,却无论如何也忘不了这个声音。

    她抬起的脚瞬间僵住,傻愣一刻后,待她回过神转过头去,却已经寻不到男人的脸,接着刚才被她招到的出租车直直开向了前方。

    她开始有些莫名的悔,刚才为何不多打量一眼,也许就能看到男人的脸,她抓着行李箱的手略微更紧了些,直到出租车消失在眼前她才重新往前面的出租车扬起手。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诱惑:总裁,无爱不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