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6:没有不良反应

    <---凤舞文学网--->    "想哪去了!"雨桑咕哝,"没有,我最近胃口和体都很好,没有不良反应。--凤-舞-文-学-网--^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杏奕辰大手摸着她的肚子,手掌的温度温温的,就连说出的话也温温的:"那愁眉苦脸做什么,嗯?是不是在家被欺负了,嗯?"

    "别乱说。大家都对我很好,你的子学了爸,而爸爸虽然冷冷的,但是对我很关心,爷爷和妈妈也是,我对他们很喜欢。"雨桑有感而发低低地说,"大家都给了我很多以前没有的,比如关怀,我从小和妈妈的感不好,所以很少体会到这种感动。"

    她小巧的子在他臂弯里,呼吸浅浅地喷洒在他精壮的膛上,上还有刚淋浴过的清香,和他贴得近,随着呼吸一点一点一点地碰着他。杏奕辰动容,翻了个,侧着体将她整个子更紧地搂进怀里,两人在冬夜里用各自的体温温暖着对方。

    杏奕辰揉着她腰上软软的,触感极好,他揉得也小力,知道她细皮嫩的,一个不晓得就把皮肤弄乌青了,下巴抵在她额头上,"桑桑,你真是矫,明明对大家很喜欢,为什么不表现出来,欢快些用让你少块吗?你一整天都郁郁不欢的,晚餐在桌前也是,苦着脸,活像个童养媳。"

    雨桑瘪了瘪嘴,腰上的被他揉得痒痒的,但现在心里更痒,想不到她的表现那么明显了,所以他晚上硬拉她出了杏宅,是以为她不开心会不答应么,想到她双手去搂他健硕的膛,脸埋在他膛上,当真是一脸小媳妇模样了,蠕动着唇,"我不喜欢刘新凉"

    杏奕辰也意外她今晚的主动,平时的她虽然也会温顺跟只猫似的,但这么自动又搂他的脖子回应吻,又是搂他的腰说话,不像她平时那淡然薄凉的味儿,原来是这回事,他平躺下了子,两只手臂抓住她的腰,将她小巧的子提起来,放在他上,形成女上男下的方式,这个角度让他很清楚地看到她此时瘪着嘴闷闷不乐的模样,他笑着揶揄,"为什么不喜欢她?"

    你不是知道吗!谁喜欢敌呀,而且是那么chiluo敌!

    她心里腹诽,又敌不过他在腰上挠痒的动作,忍命地说:"就是谈不上喜欢。^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她说要搬到我们隔壁房,可不可以不答应?"

    他挑眉,"为什么不答应,我们隔壁房也空了很久,反正是浪费空间,她要是想住就住。"

    雨桑两行眉瞬时耸拉了下来,忍不住低声呵斥:"那我们家楼下也有很多空房呢,还不是一样浪费空间!"

    此话一出,杏奕辰立刻蹙起了眉,沉声道:"楼下的空房可不行。"

    "为什么呀?"

    "嗯"他拉下她皱成一团的小脸,凑在她耳畔低声地说了件事,她立刻面红耳赤,用双手去捶打他的膛,他失笑,上压着一个她,仍笑得自在自得,膛都因为笑而微微震动,笑得好不帅气,而且妖孽,她脸又燥又地,蹬着两只小脚丫要从他上翻下去,膝盖随着脚丫的动作使了下力,正好蹭到他的小兄弟,她还不觉,两只小手往上扒着。

    杏奕辰笑意连连,却被她的动作弄得停住了笑声,忙了一天他是真的很累,而这会她无意弄到的地方竟有了些反应,他没好气地抓好她的子,沉着脸低斥:"给我安份点!"

    雨桑一惊,也不敢使小动作,瞬时软软地趴在他上。

    "阿辰,不要她搬到我们隔壁房,好不好?"

    化荷花面上下下。"好"他是累了,双眸慢慢合上,神智却清楚地回应她。

    "我帮你按摩,舒解疲劳!"雨桑心里是有些开心的,自告奋勇地伸出两只小手在他肩膀上力度适中地rounie,心里跟抹了mi似的。

    杏奕辰这一觉睡得很沉,细微的呼吸声在宁静的夜里很是清晰。

    雨桑却在他一旁睁眼都半夜,听着他细微的呼吸声,他的手臂还搭在她腰上,俩人的子契合得很天衣无逢。

    她告诉了他,不喜欢刘新凉的事,是信任他的吧?还没说时就笃定了,可她就是忍不住撒气,而晚上那一点小细节,好像有点像女人撒的味儿,她羞涩地打量他的睡脸,她从来不知道自己还会撒

    雨桑不是被刘新凉给唬住了,她知道他是什么人,没人能强迫他做不喜欢的事,刘新凉再怎么逞心计也不过是徒然,决定权在他手上。

    虽然从刘新凉今天强硬的态度看起来像是下定决心了,她不过是和他见了两面,却有这么强硬的决心她心里有些疑问,她不知道哪来的自信,或许是设处地的想这件事,欧子阳,路适,只要她不愿意,任他们花样百试也是刀枪不入。

    她抬眸深深看了眼杏奕辰,心里轻念,阿辰,我也相信你。

    这种,没有经历很多大磨大难,甚至是以极其开放的方式开始的,可是一旦在心里扎了根,长时间拥有阳光的滋润,也就滋生强大,不比任何轰轰烈烈的缺少该有的意成份,平淡的有时候经营起来远比那些走得如火如荼要困难许多,正以为没有许多刻骨铭心的经历,所以漂浮不定,所以缺乏信任。

    这个宁静的夜晚,她对自己说,用自己的努力来经营这段感,再不担心未来会怎么样,只要她相信他。

    凌晨四点半,一只手臂将她往下缩的子拉了上去,拍拍她的脑袋愠斥:"睡觉!"

    她眨了眨眼,立刻悻悻地闭上了眼,在他怀里很快地睡了过去。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诱惑:总裁,无爱不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