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8:你胆子很大

    <---凤舞文学网--->    不是亲眼所见,.她不会相信镜子里那张脸是自己的。--凤-舞-文-学-网--^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红能滴出水般嫩,皮肤很好,就算没有化妆,看上去也是赏心悦耳的,面颊的红,淡淡的,却格外显眼。

    .浴缸很大,放好水进去洗的时候,脑袋联想到了些事,她脸又是腾得一红。

    在他房间,.她不敢拖拉,麻利地擦了薄荷味的淋浴ru,很快地洗好。

    头发湿嗒嗒地垂.着,她抓过干的毛巾往头上简单地蹭几下,手习惯往衣架处伸去,忽得一空,她惊住,自己根本没有换洗的衣服啊!

    浴室只有两.条浴巾,她囧了下,总不能就这样围着出去吧,可是低头看那早湿透了的衣服,她有些无力,只能拿了浴巾包住体,决定出去再跟他要衣服穿。

    脸色微红地,赤.着脚走出浴室,手紧紧攥着浴巾。

    相比她的磨蹭.速度,杏奕辰已经洗好,同她一般只围着浴巾,坐在靠窗的沙发,漫不经心地吸着烟,听到声音,慵慵地吸了口烟,才慢条斯理地转过眸,好整以瑕地看着不远处那片景色。

    淋浴过后的她双.颊微微泛红,像是抹了一层胭脂,益发光彩夺目了

    .她瘦小,浴巾围在上像条长长的礼服,两条细白的胳膊露在外面,上面的皮肤一片xue bai地遗露在空气中,若有似无的刺激着视线,他勾了勾唇,调侃道:"桑桑,你没有穿nei yi。"

    雨桑只觉脑.袋涌上一阵火,瞬时蔓延全,烧得脸蛋更红了。^名书院网友提供更新 ^Www.mingshuyuan.com^

    她艰难地咽了咽.口水,不到一会就感觉到口干舌燥,呼吸困难。

    "我没有带.换洗的衣服,你找衣服给我吧......"

    努力地不去在意.他投来的视线,掩饰地伪装松的开口。可仍挡不住屋内的暖昧度数越渐升高,她手一再地攥紧浴巾的一角,喉咙干涩得说不出话。

    气氛暖昧,掺.杂着女孩子的尴尬,男孩子淋浴后的阳刚不羁。

    杏奕辰狠狠吸了.口烟,在空气中呼出,吐出的白烟模糊了他俊美的脸庞。对她的羞涩视而不见,有些不可置信,只是看着那张小脸红的模样,他就有......反应了。

    .他也问过自己,她到底是哪点好,纵横场数年。经历过的chu nv不只她一个,可独独抱着她生涩的子感受她在怀里轻轻颤粟着时,其它的就已经不重要了。

    尽管她的.体,他已经不止一次地碰过了,可几乎是奇迹般地,眸子一旦触到她便隐隐生出火的光,自小腹升起一股火流,带动着全的血液,不停沸腾...

    雨桑仍然红着一.张能滴出血般的脸,他不说话,她也不好再说些什么。

    尴尬地赤脚.站着,处境很别扭,她觉得现在比晚上的遭遇还尴尬。

    化下花荷面下上。因为面对的男人.是他——

    最专业的纯站,言小說吧

    一度过于紧张.,不知不觉地唇破了皮,她仍不觉,低着头看白净的脚趾头。

    "不用换衣服了.。"他抿灭了烟,洗好澡的模样,清爽帅气,三两步走到了她面前,动作优雅儒雅,手指挑起她的下巴,语气有些痞痞地说。

    .抬眸,她撞进那墨黑邪恶的眸子,有些疑惑,怔怔地问:"为什么?"没听过围着浴巾睡觉的,那也太骇人了,她不敢想像。

    他淡淡一笑.,手指抚过她那片被咬破了点皮的唇,"反正也是要脱掉,省点力气也好。"

    反正也是要脱掉.,雨桑细细地嚼着那暖昧的字眼。

    他的手指带.着温度,有些温暖,她却忍不住斥道:"流氓!"

    "嗯哼!"他不.置可否地轻哼一声。

    雨桑怒了,真.是前有狼后有虎,而且这头还是只喂不饱的恶狼。

    她拍掉他在下巴.的手,转就要走,没好气地说:"我去把衣服换回来!"

    .他将她子拉了回来,轻而易已,手臂一伸圈住了她的腰肢,在她发飚前俯首在她耳畔,低喃出声:"别闹了,会着凉的。"

    耳边传来他.难得的低声低气,带着微微的叹息,带电般地将电流由耳垂传至全

    她一下安份了,.僵着体没有动作,听他在耳边火的呼吸声。

    雨桑的体.被一具坚硬的膛抵在墙上,杏奕辰上的温度贯常的滚烫温,是她所熟悉又害怕的,还有丝若有若无的怒气又是她不解的。他的手揉着她的耳垂,由轻至重,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轻轻地摩擦着耳垂那点嫩,声音低沉:"桑桑,你胆子很大。"

    雨桑不解,抬眸.勇敢地去直视他火的眸。他探又去揉她的头发:"半夜去酒吧玩,还挑那么偏僻的地方,有些人就专挑你这种笨蛋下手,你怎么学不乖。"

    雨桑哼哼唧唧.,出奇地想不出半句话顶他。本就无懈可击的话,何必再抢词多理。

    杏奕辰勾着唇角.满意地看着乖巧的雨桑,是个有天份值得调教的乖女孩,继而温雅地说:"他碰你哪里了,告诉我,嗯?"

    .雨桑体本能地一僵,对于难于启齿的事不想说,翻了个白眼:"都过去了,我也没有记住。"

    她是没有多.少印象了,只知道那几个男人在扯她的衣服的同时,区秦阳就赶了过来,一声厉喝将男人们给骇住,她上的衣裳正是那时被扯掉,可以说男人们还没来得及什么有什么不良的动作,除了......

    杏奕辰自是知道.她的羞涩,脸上的笑容不变,不动神色挑开浴巾的一点边缘,从上面探了进去,声音磁感带着沙哑地说:"这里,给碰到没有?"

    說专說小。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诱惑:总裁,无爱不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